意见领袖 正文

空手套高手江河纸业,一个带病闯关IPO的经典

李德林
2022-01-17 16:45:14

文/意见领袖专栏作家 李德林

20年前,姜丰伟开始了人生最重要的一场冒险游戏。20年后的今天,他统帅着江河纸业冲向A股市场。面对当年30万撬动数亿国资,无真实交易背景票据融资28亿等系列的空手套游戏,谁会批准江河纸业进入A股?

那是一个听上去很久远的故事。河南武陟县在1993年到1994年花了3.35亿进口多国设备,搞红麻造纸厂。可是技术问题,设备一直趴着没法用。

到了2002年7月13日,武陟投资、武陟绿宇、姜丰伟、李荫培签订《合作合同》,决定共同投资设立江河纸业,使命是通过租赁设备的方式来盘活红麻造纸厂的资产。其中,姜丰伟出资166万元,持股20.75%。

第一个空手套游戏开始了。姜丰伟实际出资只有30万元,其中136万元是武陟投资赠予的。武陟县觉得姜丰伟是高端人才,赠送17%的股份就是想盘活3个多亿的国有资产。

可是江河纸业成立一年,红麻造纸厂没有起死回生,武陟县决定在2003年9月将资产变卖给江河纸业。政府文件显示,当时转让给江河纸业的红麻造纸厂资产为9661.4万,江河纸业要承担红麻造纸厂的银行债务9301.96万。而差额359.45万元,也全免掉了。

第二个更为蹊跷的游戏,在红麻造纸厂卖身6个月后。2003年,江河纸业营收1.33亿,盈利452万。可是到了2004年3月,作为持股31.555%的国资武陟投资决定退出江河纸业,转让款为409.54万,其中21.445%转让给姜丰伟。当年,江河纸业营收2.15亿,利润1084万。

2004年2月1日,国家就开始实施国有产权转让需要评估、挂牌交易。可是姜丰伟没有按照游戏规则,就廉价买下了国资股份,而之前他已经增资100万。在2004年3月后,姜丰伟持股比例提高到51%,成为江河纸业的实际控制人。

如果不是江河纸业想IPO,第三个令人大开眼界的游戏还不为人知。只有13.03亿净资产的江河纸业想募集19.75亿资金,一半用于扩张产能,一半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18年前,江河纸业净利润超过千万,18年后平均在1.8亿左右。急于IPO是因为公司已经出现流动性风险。从2018年开始,江河纸业的营收就开始江河日下,从41.67亿,一路下滑到2020年的33.87亿。利润也开始从同期的1.9亿下滑到1.78亿。

提交IPO申请时,江河纸业39.88亿总资产,流动资产20.85亿,负债26.85亿,其中流动负债高达25.18亿。其中,短期的流动负债超过12亿,2022年3月之前是还款的高峰期,对于货币资金只有5.03亿的江河纸业来说,偿债压力巨大。

从2018年开始到2021年一季度,江河纸业的流动比率,一直低于1。这意味着,江河纸业一直都面临着巨大的偿债压力,且偿债能力很弱。

江河纸业玩儿了一个大开眼界的游戏:无真实交易背景票据融资。公开数据显示,2018年江河纸业通过向银行存入保证金,向银行开具承兑汇票,并通过关联方进行票据贴现获取资金11.35亿,2019年10.64亿,2020年7.32亿。同期,江河纸业还玩儿转贷融资,这种融资也存在无真实业务支持的情况,2018年转贷5.37亿,2019年7.49亿,2020年5250万。

不难发现,江河纸业在银行的空手套游戏能力越来越弱,因为按照《票据法》的规定,无真实贸易背景支持的票据融资是违法的。可是江河纸业的偿债压力很大,怎么办呢?

在向实际控制人及其家属、职工拆借资金后,于2020年3个月内进行了5次增资扩股,引入8名股东。新进来的股东有对赌,如果在2022年12月31日之前,江河纸业不能上市,将面临回购赔钱的压力。

江河纸业犹如一个饥渴的人,现在急需要通过IPO融资,解决对赌跟偿还债务的压力。可是当年涉嫌国有资产流失的悬案未决,大规模的无真实贸易背景融资的问题,谁敢批准这样的企业到A股来呢?

资本市场是资源优化配置的枢纽,但绝对不是圈钱的游乐场。面对江河纸业带病闯关IPO,也许,老百姓会说,他们那都是癞疙宝吃豇豆,悬吊吊的哟。

(本文作者介绍:著名财经作家、《德林爆语》主持人。三分钟财经脱口秀,每天一个资本真相,微信公众号:delinshe)

分享文章到
说说你的看法...
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