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领袖 正文

颜色:2021年中国经济将回归潜在增长水平

颜色
2021-03-03 09:00:41

  意见领袖丨颜色(方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2021年仍应当设置GDP增长目标,但无需追求过高的目标,预计全年经济增长可能会回到5.5%的潜在增长率水平。”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副教授、北京大学经济政策研究所副所长颜色分析,宏观经济政策调整应当遵循连续性、稳定性、可持续性原则,逆周期调节政策应适当延长。在今年有望取消特别国债发行后,财政赤字率和专项债规模不宜过度压缩。

  货币政策方面,颜色表示,中央明确要求货币政策不急转弯,因而政策性利率、准备金不宜上调;同时,应进一步丰富货币政策工具期限种类,创立更长期MLF,并增加面向中小银行的货币政策工具,将基础货币的投放更加均衡地面向中小银行;考虑现行的通胀度量存在一定的局限性,未来的货币政策应该关注广义通胀,综合考虑CPI、PPI、房地产价格、金融资产价格四个维度的广义通胀,才能更好地确定货币政策的走向。

  01

  完全取消GDP目标并不现实

  受疫情影响,2020年一季度,GDP同比下降了6.8%,是1992年中国采用国民账户核算体系以来的首次负增长。由于基数低,2021年一季度GDP同比增速相对较高。

  从现实状况来看,春节期间的“就地过年”政策增加了工作日,使得一季度的工业生产和出口有望显著超预期增长。今年除夕至正月初六,全国重点零售和餐饮企业实现销售额约8210亿元,比2020年春节黄金周增长28.7%,比2019年春节黄金周增长4.9%。

  至于2021年全年的经济增长形势,颜色认为,可能是逐季回落、前高后低,预计下半年出口本身会遇到一些阻力,所以经济增长可能会回到5.5%的潜在增长率水平。全年GDP增速或能达到8%以上,其中约3%由低基数效应贡献。

  谈及全年经济增长目标,颜色指出,首先要认识到今年各项数据有特殊性,原因是疫情冲击下去年同季度数据有很大的异常,即产生基数效应。因此,今年的同比数据不能真实反映经济状况,更重要的是看环比。

  颜色认为,去年四季度GDP环比增长2.6%,在疫情之前季度环比一般是1-1.5%,这表明我们的经济增长正处于一个比较强劲的修复期。

  出口依然是经济增长最大的驱动力。颜色称,工业增加值、固定资产投资等经济增长的具体指标,从去年年底开始就非常强劲,主要的驱动因素还是出口。“别的国家需求依然存在,但供给遇到了问题,而我们的供应链非常完整。”颜色介绍,2020年11月、12月,中国的出口同比增速分别达到了21%、18%。

  对于未来出口的预期,颜色认为,现阶段集装箱一箱难求,出口运价暴涨,不管从PMI(采购经理指数)还是集装箱运价指数来看,中国的出口还会持续强劲一段时间,不过从今年下半年开始可能会遇到较大挑战。

  颜色提醒,由于基数效应,今年的经济增长数据会比较高,但目标不宜定得太高,要保持灵活性,一方面兼顾未来的增长,另一方面考虑到今年前高后低,所以也不能完全以8%作为一个经济增长的目标。

  对于有观点认为应完全取消GDP目标,颜色表示当前并不现实。“当前GDP仍是宏观经济政策决策的基础,地方政府会以GDP做相应规划。当前完全取消GDP目标是不现实的,但可以丰富经济增长的内涵。聚焦高质量发展要考虑到收入分配、就业、环保、碳达峰等,不应将GDP定位成一个约束,应把它当做对未来的预测和预期,要以潜在增长率为锚,这对于未来的增长是非常有意义的。”颜色称。

  02

  逆周期调节政策应适当延长

  颜色认为,去年有些宏观经济政策是应急性政策,有些则属于正常的逆周期调节政策。在今年的经济修复阶段,前者应该逐步退出,后者则适当延长。宏观经济政策调整应当遵循连续性、稳定性、可持续性原则。

  “未来的复苏节奏可能比我们想象中要慢,我们不宜过早过急退出逆周期政策。”他说,逆周期调节政策应该提质增效、精准滴灌,服务国家长远战略决策和国计民生等基本保障。

  具体到财政政策方面,颜色表示,为抗疫所出台的特别国债、税收与社保优惠政策应逐步回归常态化,但不必固守3%的赤字率红线。同时,专项债的规模也不宜过度压缩。

  他认为,专项债是重要的财政工具,应扩大专项债使用范围,同时适当降低专项债收益率要求,提高使用效率。另外,还可以将专项债用于补充中小型银行资本金,化解地方城投隐性债务等问题,发挥专项债在防范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方面的作用。

  货币政策方面,颜色表示,货币政策自去年6月起就已发生转向,但中央明确要求货币政策不急转弯,因而政策性利率、准备金不宜上调。

  央行于2018年建立起中长期以MLF为主,短期以逆回购为主的货币政策新框架,二者成为市场利率的定价基础。但MLF最长期限仅为1年期,对于国债指导作用有限;同时,货币投放覆盖银行的范围有限,会导致银行的分层,使中小银行更加处于竞争不利局面。

  为此,颜色建议,应进一步丰富货币政策工具期限种类,创立更长期MLF,并增加面向中小银行的货币政策工具,将基础货币的投放更加均衡地面向中小银行。

  颜色也提到,现行的通胀度量存在一定的局限性,未来的货币政策应该关注广义通胀,综合考虑CPI、PPI、房地产价格、金融资产价格四个维度的广义通胀,才能更好地确定货币政策的走向。

(本文作者介绍: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应用经济系副教授。)

分享文章到
说说你的看法...
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