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疫情下全球经济下半场:经济衰退乘电梯、恢复爬楼梯

 海外市场波动,下半年怎么投?来新浪理财大学,来新浪理财大学,听蒋先威《每周全球市场洞察》,起航你的财富之路! 

2020年已经进入下半年,世界经济仍在被新冠疫情的严重拖累下艰难前行。综合各国际权威研究机构的预测看,全球经济在今年年内全面复苏几乎不太可能,甚至2021年的复苏也要指望各种事项进展顺利

今年年初时,没有人预测会出现这种情况,当时大多数经济学家都认为今年经济仍然处于增长阶段,而国际贸易形势趋向稳定也给企业和投资者信心打一剂强心针。 但是,新冠疫情大流行迫使全球大量人口陷入居家封锁状态。 各国央行和政府拿出了数万亿美元史无前例的资金支持以防止市场崩溃,让被迫休假的员工和陷入困境的公司在病毒消失之前继续生存。

即使采取了这些救援措施,世界仍在遭受自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 尽管一些衡量主要经济体制造业和零售销售的指标显示出改善,但对V型反弹的希望已破灭,随着美国多州延缓或取消经济重开指令,企业重新开放的前景看起来摇摇欲坠,而失业可能从暂时性转为永久性。

里士满联邦储备银行行长托马斯·巴金把这种经济轨迹比作“经济衰退乘电梯,经济恢复爬楼梯”

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卡门•莱因哈特(Carmen Reinhart)在6月23日的彭博投资全球会议上表示:“将反弹与复苏混淆的危险确实存在。真正的复苏意味着,你至少和危机开始前一样,我认为,我们离这个目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动荡时刻

全球经济的复苏在很大程度上要取决于新冠疫情的传播,而目前这种病毒的疫苗仍在研发之中。 世界卫生组织警告说,疫情最严重的时候还在后面,目前疫情的病例已经超过1000万,死亡人数已经超过50万。即使是在病毒似乎受到控制的国家,二次爆发也很频繁。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估计,到今年年底,将有170个国家(约占全球的90%)的人均收入下降。这与1月份的预测正好相反,当时该组织预测,今年年底,160个国家的经济规模将扩大,人均收入将出现正增长。

汇丰控股以珍妮特•亨利(Janet Henry)为首的经济学家说,目前来看,到2021年底,全球GDP在很多情况下仍将低于2019年底的水平。

全球央行官员们仍保持警惕,准备采取更多行动。 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Jerome Powell)警告称,经济前景“非常不确定”,欧洲央行行长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表示,“有节制的”复苏将永久改变经济的某些领域。

经济学家观点

  六个月前,任何人都没有注意到新冠病毒。三个月前,人们还希望能够遏制疫情。 现在,大流行似乎吞噬了一切。 持续较长时间的封锁、接触密集型行业的活动上限、高失业率的创伤性影响,以及在世界一些重要地区达不到要求的刺激措施,都对经济前景构成压力。

彭博下调了其对2020年全球经济增长的预期,并预计2021年全球经济复苏将更为疲弱。 ——彭博首席经济学家汤姆·奥尔利克

可以肯定的是,有些地区的复苏可能会获得动力。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经济学家坚持V型复苏的预期,指出近期经济数据出人意料,尤其是美国和欧元区的数据。

在全球市场上,押注于V型复苏的投资者和预期将出现严重混乱的投资者分成两派。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全球股票指数较3月份低点上涨近40%,但今年以来仍下跌约6%,因投资者押注全球各地的政策刺激将缓解疫情对经济的影响。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今年已下跌逾100个基点,至0.67%左右。

人们从亚洲吸取了有关复苏的经验教训,在那里,病毒已得到控制,但反弹的过程也有好有坏。 几个月前,韩国的感染曲线已经趋平,但新感染病例的出现让购物者感到寒意。 

中国欧盟商会(EU Chamber of Commerce in China)主席伍德克(Joerg Wuttke)说,这种令人担忧的前景意味着企业正在黑暗中摸索。他预计这种不确定性还将持续几年。

“锯齿型”复苏

他说:“复苏不是V型,也不是W型,而是‘锯齿型’的。上上下下,上上下下,一路痛苦。”

这还意味着,快速扩张的新兴经济体将不再像过去那样成为全球增长引擎,世界银行(World Bank)预计这些国家将收缩2.5%,这是自1960年开始的数据中表现最差的一次。

拉丁美洲现在处于该病毒的第一线。在病毒得到控制之前,全面恢复到危机前的水平似乎是不可能的——对于旅游、交通和娱乐等预计仍将受到限制的行业来说,情况尤其如此。

根据国际劳工组织(International Labour Organization)的数据,劳动力市场受到的打击比最初估计的更严重,即使按照最乐观的设想,也不可能在2020年下半年恢复。它上周估计,第二季度的工作时间比病毒爆发前减少了14%,相当于损失了4亿个全职职位。

尽管美国企业6月新增480万就业人口,但失业人口中只有三成恢复就业,初请失业金人数仍在上升。6月份,280多万美国人永远失去了工作。

债务担忧

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全球经济顾问约阿希姆•费尔斯(Joachim Fels)表示:“尽管短期内经济活动可能会因放松管制措施而出现机械反弹,但我们预计随后的攀升将是漫长而艰难的。”

近期以来各国疫情启动了近11万亿美元财政刺激计划,但创纪录的债务水平将限制政府能推出的额外支持力度。各国政府正在努力解决如何延长或终止成本高昂的短期措施,以支付工资和维持企业生存,同时为推动复苏的长期刺激措施做准备。

Natixis SA的首席亚太经济学家艾丽西亚•加西亚•埃雷罗(Alicia Garcia Herrero)说,这种紧急贷款当然会有副作用,比如为“僵尸企业”持续输血。

“如果无法清理债务,回到危机前的水平将需要更长的时间,” Garcia Herrero说。 与此同时,各国央行已将利率降至新低,其中一些央行的借款成本为负。 为了给市场利率设定上限,央行们购买了多种类型的资产,政策制定者继续调整他们的工具箱,暗示还会有更多创新。

摩根士丹利预计,到2021年底,美国、欧盟、日本和英国四国央行的资产负债表将累计扩张13万亿美元。

曾在日本央行负责货币政策的Kazuo Momma说,即使采取了这些措施,现在就断定这些措施已经足够还为时过早。“危机远未结束,”他说。(新浪美股 林克)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