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美股

意外滞留武汉的他们:辗转几个旅店 吃了十几箱方便面

第一财经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意外滞留武汉的他们: 在希望中踏上回家的路

吴绵强

[ “从4月8日零时起,武汉解除离汉离鄂通道管控措施,有序恢复对外交通,离汉人员凭湖北健康码‘绿码’安全有序流动。”对于这段时间滞留在武汉的外地民众而言,这则公告中的这短短几十个字意味深长,希望和忐忑的情绪混杂许久,直到武汉真正“解封”之时。 ]

[ 为了这一天,于露独自一人在武汉待了70余天,度过了漫长的“疫区”生活。 ]

[ 在外旅游多日后,于露1月22日抵达武汉转乘,封城当天欲买票回家,没想到却滞留至今。 ]

[ 睡了一觉突遭武汉封城,滞留期间辗转几个旅店,吃了十几箱方便面后,于露终于可以踏上归家旅途了。 ]

睡了一觉突遭武汉封城,滞留期间辗转几个旅店,吃了十几箱方便面后,于露终于可以踏上归家旅途了。

“马上可以回家了,我要赶紧回去上班,不然要负债累累了。”滞留在武汉洪山区雄楚大道青旅酒店的宜昌青年于露对第一财经记者说。

8日上午,于露拎着行李箱、背着双肩包,早早地来到汉口火车站候车大厅。看着大厅内屏幕上闪烁着的车次滚动信息,这位旅游“达人”内心十分激动。

于露乘坐的是上午12点汉口站到宜昌东的动车。在于露抵达之前的早上6点25分,从汉口站开往荆州的D9301次动车组已发车,据中国铁路武汉局集团公司相关部门负责人介绍,这是当日湖北省内的首趟始发列车。

上述负责人介绍,当日开往湖北省外的首趟始发列车是7点06分从武汉站始发开往南宁东的G431次。从车票预售情况看,4月8日预计有5.5万余名旅客乘坐火车离汉,其中去往珠三角地区的旅客较为集中,占离汉旅客总量四成左右。

4月8日上午,第一财经记者在武汉火车站站外广场上看到,许多旅客保持间距,依次排队进站,有的旅客还身着防护服。现场工作人员在此值守,引导旅客遵守秩序。

这一张张回家的高铁票,终于让于露们一扫过去日子的“酸辣生活”。

等待归途

“从4月8日零时起,武汉解除离汉离鄂通道管控措施,有序恢复对外交通,离汉人员凭湖北健康码‘绿码’安全有序流动。”对于这段时间滞留在武汉的外地民众而言,这则公告中的这短短几十个字意味深长,希望和忐忑的情绪混杂许久,直到武汉真正“解封”之时。

为了这一天,于露独自一人在武汉待了70余天,度过了漫长的“疫区”生活。

今年35岁的于露系宜昌一名室内装修设计师。在外旅游多日后,于露1月22日抵达武汉转乘,封城当天欲买票回家,没想到却滞留至今。

1月中旬,她早早地交接了工作,开始了年度旅行,足迹遍布云南等地。在外面玩了一周左右时间后,1月22日晚,于露回到湖北,抵达武汉火车站,入住了车站附近的一家酒店,准备买第二天的高铁票回宜昌。

作为省会城市的武汉,与省内的黄冈、宜昌、荆州等城市来往频繁,一般城际高铁、动车半小时左右一班,有时无需提前购票。于露准备睡一晚,第二天(1月23日)上午或者下午买票乘车回宜昌。

一天舟车劳顿,深夜疲惫感袭来,于露很快进入梦乡,直到23日上午10点钟才醒来。她习惯性地打开手机微信,刷朋友圈却发现武汉封城了。

23日凌晨2时许,武汉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通报宣布,23日10时起,武汉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暂停运营;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暂时关闭。

蜗居在十几平方米的安静的房间里,两眼看着天花板,于露无法想象突如其来的交通封城,意味着超千万人口的九省通衢之地,已在事实上进入“非常时期”。

“在回武汉之前,我只是在手机上看新闻说武汉有新冠肺炎,但感染人数并不多,高铁上大家也很正常,根本没有紧张的气氛。我当时觉得这些应该跟我没关系,很快就会过去。”于露对第一财经记者说。

现在回不去了,于露决定暂住一晚,随即给酒店前台打电话决定续住,“先看看情况再说,说不定马上就过去了呢。”可是到了第二天,于露就觉得气氛有点不对。

1月23日,继武汉宣布交通“封城”后,截至当晚24时,鄂州、黄冈、赤壁、仙桃、枝江、潜江等7座城市宣布暂时关闭(部分)公共交通。此外,湖北省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通告,明确要求湖北全省学校推迟开学时间、旅行社暂停经营、党政机关出差取消。

彼时,全国各地持续有感染病例披露出来。于露觉得这次封城应该要持续一段时间了,现在住的酒店房费较高,每晚要268元,要搬到一个便宜点的地方住。

她马上打开手机APP搜索,可是很多酒店已歇业。终于,在联系了很多家公寓后,于露找到了位于光谷的一家公寓,通过线下联系上公寓老板,对方才肯收留。这是一座公寓,由老板改造后作为日租房挂在网上,房费是100元/天。

由于公共交通暂停,私家车也不允许上路。光谷的公寓在东湖高新区,于露在青山区,两地相隔有20余公里,没有交通工具,她只能靠双脚步行。好在行李并不多,仅有一个登机箱和双肩包,“我当时步行花了五六个小时,一路上人特别少,封城后偌大的繁华都市,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于露说。

“长期的单身生活,培养了我独立的习性。当时也没觉得有多惨,自己也并不是很害怕。”于露说。

刚开始以为疫情很快会过去,于露仅给公寓老板转了一个星期的房费。可是,很快就到期了,她又续住了一周。

在滞留武汉这段时间,于露天天想着早点回到宜昌。她每天关注着手机,看到病例数字一天天下降,同时还在关注滞留在汉人员离汉离鄂政策,翘首以盼地等待着离开的那一天。

与于露一样,当时很多人员滞留在汉。据第一财经记者采访获悉,17岁的重庆小伙王刚(化名)来武汉找同学玩,1月23日一早睡过了头,封城之后滞留下来。

此外,孝感市孝南区的黄先生,在武汉做临时工。1月23日,辛苦忙活一年的他准备搭乘城际交通回家过春节,不料碰上武汉疫情封城。封城后,黄先生长期住在硚口区的小旅社内。

天门的帅先生一家三口于1月19日来汉,8岁的孩子患了白血病,在协和医院做化疗。原本夫妻俩打算只住20余天,等孩子几轮化疗做完之后即返家,没想到却滞留至今。

“疫区”生活

既来之,则安之。滞留在汉,只能通过自己的努力活下去。一方面要提心吊胆地要防着新冠病毒,另一方面也要为自己的食宿想办法。

武汉封城后,王刚发现身上的盘缠已不多。为了能够活下去,这位“00”后的小伙在好心人的帮助下,找到了一份在酒店做保安的工作,虽然经常熬夜比较辛苦,还要冒着被感染的风险,但他还是坚持了下来。

于露也在光谷的酒店公寓住了下来。为了节约生活费,于露仅点公寓附近的超市外卖,即桶装方便面。刚开始,于露仅点了一箱,后来随着住的时间较长,她一次性点了两箱。

随着疫情防控措施的升级,2月11日,武汉市各住宅小区实行封闭管理。2月17日前后,武汉各区陆续通知,大型商超不再对个人开放,并推进社区团购和集中配送工作。“这些对于住在公寓内的我来说,似乎都没多大关系。”于露说。

“这段时间我一直吃桶面,以前独居的时候也经常这么吃,其实早已习惯了。疫情期间我只点了几回外卖盒饭,因为确实有点贵,长期吃的话,有点负担不起。”于露说。

于露住的地方是一栋没有物业的公寓,平常楼下有穿着保安制服的人员值守,住户也比较少,楼栋内每天静悄悄,难以见到人的踪影。

于露每天与孤独和寂寞相伴。“我每天的生活就是躺在床上,有时候起床在房间走动走动,再就是看电视剧以及与朋友聊天等。”于露说,由于长时间未运动,感觉身体都比较僵硬,行动不是很利索。

此后,为了节约房费,于露又找了一家更便宜的住所——青旅。6个女生住一间,每天房费50元。“我也是找了很久,通过线下跟老板联系几经沟通对方才肯收留我。”于露说。

“青旅住下来后,由于身边有与自己一样滞留在汉的人,因此生活也没有那么形单影只了。每天仍旧是吃方便面,我算了下大概吃了十几箱方便面。”于露说。

长期滞留在汉,帅先生的经历则更为“丰富”。为了方便孩子看病,帅先生在医院附近租了一套房子,每天除了照顾孩子就医外,还方便为他做饭,及时补充营养。

可是,小区封闭管理后,生活物资供应不畅,需要通过社区团购买菜。“社区团购不是每天都有,一般猪肉都是5斤起团,再加上我住的地方没有冰箱,所以并不是很方便,就参加得比较少。”帅先生说。

有两次,帅先生通过网上订购买到了“高价菜”。“一次是2月27日”,帅先生说,他给第一财经记者发来的交易说明截图显示,乌鲜猪前夹肉450g售价42.60元。“另一次是在3月3日”,帅先生提供的交易截图显示,带皮里脊1kg售价81.60元。

“为了让孩子吃得稍微好一些,当时只能咬咬牙买了。”帅先生说,虽然看病花了20万,但是生活还是得继续,特别是疫情期间,也是没有办法的。

“当时医院也做了防护,孩子住的病房原本是两位病人一间,疫情期间也调成了单人单间,这样利于疫情防控。此外,给孩子送的饭只能到楼下,由陪护人员下楼统一领取再上楼。”帅先生说。

“当时来的时候没想到有疫情,原本打算孩子做完化疗20多天就可以回去。衣服当时穿得比较厚,而且随身带的都是冬装。现在都已经春天了,穿冬装时不时会有点热。”帅先生说。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于露为化名)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