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美股

刘强东案女主发声:“可能最多10%的人会站我这边”

原标题:刘强东案女主发声:“可能最多10%的人会站我这边” 来源:华人生活网

刘强东美国性侵案如今还有多少人关心?

东哥的股价涨的不错,老婆也远赴英国留学不留身边,自己时不时以商家大佬身份出席各类活动,外界目测一切安好。

那么另外一个当事人呢?

2019年12月14日,发表了一篇对当事女生Liu Jingyao的专访,题目为《She Accused a Tech Billionaire of Rape. The Chinese Internet Turned Against Her》。

根据本文作者的描述,这场采访在明尼苏达的公寓内,22岁的Liu Jingyao脸色苍白而不安,嘴唇干裂,但是整个紧张的采访却用了18个小时。

关于刘强东在美国性侵案,相信多数上网的网友都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对于这件事,每个人可能也有自己不同的判断。

目前该案停在今年4月,Liu Jingyao在明尼苏达州的一家民事法庭指控刘强东强奸,要求逾5万美元的赔偿。

这篇专访中写道:她的故事并不是一个典型的“#MeToo”故事。

当她的名字在中国互联网上传开后,Liu Jingyao被许多人称为荡妇、妓女、骗子、拜金女和其他种种。

美国人很难理解她在网上受到的羞辱规模有多大、程度有多强。

这篇文章原文实在太长了,也鉴于部分内容介质的原因,小编只能给大家画一下重点,感兴趣的亲们可以去找找原文或者原文翻译。

以下为《纽约时报》部分翻译:

在明尼阿波利斯,我问她觉得中国有多少新闻用户相信自己。起初她说30%。想了一会儿后,Liu Jingyao说可能只有三种人会站在她这边:被性侵过的女性、女权主义者和认识她的人。“肯定没有30%,”她有点沮丧地说,“最多10%。”

随后她激动起来。“我开头不想报警就是因为知道很可能会这样。大家会戴着有色眼镜看人,说:‘这人的供词漏洞太多了。她跟警察说她已经醉了,但在视频里她的走路状态根本就没有显示出来。’可是我没说我醉到躺尸了,根本就走不动了。”

她继续说:“他们硬说我装蒜,假装找不到自己的房间,但我要真是仙人跳,为什么要带着一个男人在楼里转来转去找了15分钟?他们质疑我为什么大晚上跟一个陌生男子回家?我回我自己家,有什么不对的吗?那可是商家大佬刘强东,谁能知道他会做出这种事情?

“我一开始不想报警,因为我就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Liu Jingyao说。“人们看到我就会说,‘她的故事有太多漏洞了。’“

Liu Jingyao说她感到无能为力,因为她无法让公众看到一个21岁的女人坐在一群有权有势中年男人中间有多么害怕,而她无法让其中最有权势的那个放过自己。

Liu Jingyao也无法让他们明白,一个与达沃斯精英们谈笑风生的45岁亿万富翁,跟在一个年轻女子身后,在一栋大部分住户都是学生的公寓楼里转来转去,是多么不正常。

她对刘强东的两名助手和参加晚宴的其他高管感到愤怒:她认为他们是同谋,但几乎没有多少针对他们的公愤。

她继续和两只约克夏犬躲在公寓里,等待刘强东一案的进展。

她的父母在中国工作。男友的签证出了问题,无法来探望。

Liu Jingyao点外卖和打车都用假名,因为害怕遇到听说过她名字的中国人。

(以上采访摘自纽约时报)

其实在采访中小编也注意到,记者将Liu Jingyao与当年的莱温斯基案相提并论。

或许在记者眼里,案件都是一方过于强大,同样引发社会海啸般的舆论。

但对于当事人是如何看待的呢?

在采访中,Liu Jingyao迅速否认:当然不一样!我是不会主动和已婚男士上床的。

而对于4月的5万美元民事诉讼,她说如果有一天她能够胜诉,她会把4万9000美元捐给中国女权组织,剩下1000块钱作为自己的费用,但是有一点她明确表示自己不接受任何形式和解。

因为她永远不会同意签保密协议。

如今她一个人住在偌大的公寓里,没事就在房间里弹弹琴,她没有勇气,或者说还在纠结要不要去看看媒体眼中的自己。

她开始失眠做噩梦,梦见有人要强暴她,心理医生说这是创伤后应激障碍的常见症状,她的床头柜上放了胡椒喷雾和电击枪,只有这样她才能安心一点。

其实在采访中女孩还表示,自己很佩服莱温斯基,因为莱温斯基可以很积极地活着,不像是我,连报警都不敢报警。

如果我早知道会经历这些,我会一开始就不再犹豫的报警。

在这篇文章被报道后,也有网友对女生表示同情。

同样也有不同的声音:

不知道您是怎么看的呢?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