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美股

外盘头条:特朗普再喷联储降息太慢 "给我来点负利率"

全球财经媒体昨夜今晨共同关注的头条新闻主要有:

1、特朗普再喷美联储降息太慢 称“给我也来点负利率”

2、特斯拉进军老牌车企大本营 将在德国柏林建超级工厂

3、前美驻欧盟大使:特朗普在欧盟问题上存“历史性错误”

4、牛奶消费持续下滑 美国最大乳业公司要破产了

5、外汇储备消耗严重 阿根廷或存严重的债务违约风险

6、黄金自带“老气横秋”形象 中国Z代人钟爱其他奢侈品

特朗普再喷美联储降息太慢 称“给我也来点负利率”

美国总统特朗普周二在纽约经济俱乐部发表演讲,演讲中他再次抨击美联储“降息速度过慢”并且言及负利率的理由,称美联储不照搬其他国家同行的做法推出负利率,从而对美国造成了伤害。

特朗普再次批评美联储在他看来对降低利率犹豫不决,并指责美联储限制了美国经济和股市的增长。特朗普说:“如果美联储预政府配合,我可以向你们保证,这些(股市涨幅)可能会再增加25%。”

特朗普还补充了一句绕有深意的话:“我们也经常会犯错误,不是吗?虽然不太经常,但偶尔会犯错误”。目前还不清楚特朗普指的是哪个“错误”:是他选择提名美联储主席鲍威尔领导美联储,还是鲍威尔更喜欢的货币政策路线?

特朗普还认为,美联储应该继续降息,使美国在全球市场上更具竞争力。他说:“我们正在与公开降息的国家积极竞争,因此现在许多人在偿还贷款时实际上还能拿钱,也就是所谓的负利率”,“有人考虑过这件事吗?给我也来点负利率,”他说。

“给我一些那样的钱。我要一些那样的钱。我们的美联储不允许我们这样做,” 特朗普说道,引起观众发出笑声,“这使我们在与其他国家的竞争中处于不利地位。

特斯拉进军老牌车企大本营 将在德国柏林建超级工厂

埃隆-马斯克表示,特斯拉公司计划在德国首都柏林附近建设下一家超级工厂,这向世界上一些最负盛名的汽车制造商发出了一个明确的信息:马斯克正在向自己的地盘进军。

特斯拉首席执行长周二晚间说,公司还将在柏林新机场附近建立超级工厂和工程设计中心。他是在接受特斯拉Model 3获得德国图片报“金方向盘”奖时宣布这一消息的。前段时间,特斯拉上海工厂生产的汽车也将开始销售。

特斯拉在欧洲建厂显然将加大老牌汽车制造商的风险,这些汽车制造商已经面临来自电动汽车新贵的严重威胁。监管机构越来越多地要求车企生产电动汽车,尽管这些制造商难以借此实现盈利。

以亚当-乔纳斯(Adam Jonas)为首的摩根士丹利分析师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写道,德国将是所谓欧洲超级工厂的“合理选择”。乔纳斯说,德国“是全球豪华汽车市场的中心,经济依赖于传统汽车的内燃机技术,并且德国政府十分关注气候变化”

前美驻欧盟大使:特朗普在欧盟问题上存“历史性错误”

前美国驻欧盟大使说,特朗普总统在与欧盟打交道时犯了一个“历史性错误”。

奥巴马政府时期的美国驻欧盟大使安东尼-加德纳(Anthony Gardner)发表言论称:“60年来,无论是共和还是民主,美国政府都认为欧洲一体化应该得到促进,因为这对欧洲和美国都有好处。”

“这届政府认为欧洲一体化是不好的,欧盟实际上是敌人——这是特朗普的说过的话。”特朗普总统任期的开始标志着跨大西洋关系的改变,其中包括结束一项广泛贸易协议的谈判。特朗普政府以国家安全为由,决定对欧洲钢铁和铝征收关税。 

他曾在2018年表示,欧盟是美国的“敌人”,并补充说,欧盟28个成员国在贸易问题上占了美国的便宜。现在,美国总统将在未来24小时内决定是否对欧洲汽车征收关税。 

特朗普还呼吁欧盟国家尊重北约设立的防御目标,并一直是英国脱欧的积极支持者。

特朗普“更喜欢以跨国方式与特定的欧盟国家进行一对一的接触”。加德纳称“我认为这是一个可怕的错误,实际上这是一个历史性的错误,我认为这是因为欧盟在很多事情上是美国的天然伙伴。”

牛奶消费持续下滑 美国最大乳业公司要破产了

美国最大的乳业公司迪恩食品公司(Dean Foods)周二宣布,已根据破产法第11章申请破产保护。

迪恩食品表示,计划利用破产法第11章程序来维持业务运营,并在寻求在出售公司时解决负债问题。迪恩食品已获得8.5亿美元的债务人融资承诺。迪恩食品还表示,该公司正与美国奶农进行“深入讨论”,以出售其“大量”所有资产。即使双方都同意出售,在公司破产时,该交易也可能会收到更高或更好的报价。

随着越来越多的消费者转向非乳制品奶或购买其他零售商自有品牌产品,迪恩食品的业务一直在艰难挣扎。根据美国农业部的数据,在过去的二十年中,美国人均的液态奶消费量下降了26%。

迪恩食品在过去八个季度的七个季度中都报告了净亏损。今年6月下旬,该公司股价在上市20多年以来首次收盘跌破1美元。

外汇储备消耗严重 阿根廷或存严重的债务违约风险

阿根廷必须在2019年底前偿还50亿美元,但其手头的资源却非常有限。

尽管该国的外汇储备总额看起来仍然相当可观,总额达430亿美元,但一旦扣除一些不可动用的资产,比如阿根廷人每天的美元存款以及中国授予的信贷额度,这一数字就会明显减少。彭博新闻调查的分析师估计,决策者实际上可以自由支配的金额不超过125亿美元。Amherst Pierpont Securities的分析师Siobhan Morden则认为这一数字仅有65亿美元。

“如果钱用光了,那就是用光了,”Morden在接受采访时说。Morden在纽约负责该公司的拉丁美洲固定收益策略。他说:“明年存在硬性违约的严重风险。”

债券投资者基本上已经对违约做好了心理准备,一些阿根廷政府发行的海外债券的价格已下跌到不足面值的40%。但是,该国外汇储备的可怕状况表明,违约可能比一些人的预期要来得更早,或许是当选总统费尔南德斯12月份上任后不久。

黄金自带“老气横秋”形象 中国Z代人钟爱其他奢侈品

中国的Z世代可能愿意在奢侈品上花费更多,但与老一辈不同的是,他们不那么热衷于黄金。

根据世界黄金协会的调查,年龄18到22岁的人之中,只有12%的人未来一年打算购买黄金首饰,比例大大低于千禧一代和39岁以上人群。该协会说,与其他国家相比,中国Z世代与黄金首饰的情感联系“似乎特别薄弱”。

中国年轻人的口味变化可能对黄金行业是一个警告,而中国是最大的黄金消费国。已经有迹象表明全球黄金需求最近更多受ETF投资者推动,而非首饰需求。

“中国珠宝行业如何吸引年轻一代,无疑是个挑战,”世界黄金协会的市场情报总监Alistair Hewitt说。他说,中国的年轻消费者可能远离黄金,因为黄金一直有一种中老年形象,尽管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们的看法可能会改变。

在第二大黄金消费国印度,不同世代之间的口味差异并不像中国那样明显。调查显示,美国不同年龄段的人对黄金首饰的态度也更加接近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