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美股

前美财政部长顾问:美国正在经历经济适用房不足危机

新浪财经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新浪财经北美专栏作家 魏欣 发自纽约

Craig Phillips先生是美国财政部部长姆努钦顾问。2017年初特朗普总统宣誓就职时,他加入政府。在任职财政部期间,他曾经负责让房地美房利美公司在次贷危机之后重新恢复私有化的工作。今年6月,他离开了财政部。近期,Ripple公司宣布,Craig Phillips先生加入他们董事会,负责在战略监管机遇方面提供咨询。

Craig Phillips先生在加入特朗普政府前,曾经长期在华尔街工作。他与财长姆努钦有数十年的交往,都曾经在高盛公司的房地产金融部工作。在瑞士信贷、摩根斯坦利、黑石集团,他也都曾经任职董事总经理。Craig Phillips先生拥有美国范德堡大学经济学学士学位。魏欣作为新浪财经北美专栏作家,在TCFA的会议上对他进行了专访,以下是专访实录:

新浪财经:您在多个场合提到过您对多边贸易协议的偏好。大多数经济学家在过去20年中也一直提倡这种国际贸易方式,如世贸组织。但是特朗普总统也多次表明,他之所以偏好双边协议是因为现在的多边协议在执行机制上存在问题。如果我们要重返多边协议,您认为怎样才可能有所改善呢?

Craig Philips:我之所以偏好多边协议,是因为我们生活在一个多边的世界。如果我们生活在一个两个经济体就能够控制一切的世界中,或许双边贸易协议可能是更适合的。但是这个多边的世界可能比我们想象的要更加复杂,所以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各国的中央银行、G20组织、G7组织都是非常重要的国际机构。特朗普总统可能忽视了这些国际机构的重要性,认为他们未能发挥有效的作用。我们之所以现在采用多边协议是因为我们这个世界的本质所决定的。

当我在财政部时,很多公司的CEO表示过他们的沮丧。他们认为世贸组织应该有更强有力的“牙齿”来确保执行已经获得认可的条款。我认同他们在这方面的意见。

如果贸易协定是多边的,那么它就必须保证有足够强有力的执行机制。这并不意味着这个贸易组织是坏的。这只是意味着它应该在执行机制方面有所提升。

新浪财经:根据Ripple公司的媒体发布信息,您已经被任命为Ripple公司的董事,而且您的职务是在战略监管机遇方面提供咨询,并且帮助Ripple扩展它的全球网络。现在中国正在拥抱区块链技术,您认为这个变化会对Ripple公司的发展带来什么机遇吗?

Craig Philips:首先,我的职务只是Ripple公司的独立董事,我并不是他们公司的员工或者执行董事。我刚刚参加完第一次董事会。所以现在我在公司的任职还是一个比较早的时期。

Ripple创造了一个快速和廉价的全球支付系统,让资金可以便捷的在不同管辖权之间的移动。这是银行间或者汇款机构之间的资金支付,而不是普通消费者之间的支付平台。这个支付平台在区块链技术的支持下变得可能。我也被他们有一个非常有效的区块链应用场景而吸引。他们已经有了大约300个用户决定在比如新加坡、北美、南美、欧洲等重要地点使用它。他们的节点现在已经遍布全球了。这就是我被它所吸引而加入董事会的原因。

这由于我相信区块链的未来,所以我决定加入一个创造了区块链应用场景的公司Ripple。很多人正在讨论着区块链,但是Ripple还没有创造出一个可行的商业模型,让更多的人愿意使用它。

对中国来说,就像我之前说过的,一个财务上稳健的数字货币是非常不错的主意。这样会在中国的国内产生一个数字货币。当人们希望把资金转出或者转入中国时,数字化的支付系统将会使这种国际化转账变得容易很多。这种转变对于包括Ripple在内的很多全球区块链参与者来说都是一个正面的信息。

新浪财经:从媒体上,特别是社交媒体上,我们可以看到这样的趋势。纽约市经济适用房的数量越来越少,而长期空置的豪华公寓越来越多。美国很多大城市也有类似现象。您认为私有化房利美和房地美两家公司是否会对扭转这种趋势有帮助呢?还是他们在私有化之后会更加关注于那些能够产生更多收益的住房抵押贷款,而忽视经济适用房呢?

Craig Philips:美国正在经历一个经济适用房不足的危机。这种危机表现为,不管是纽约还是其他地方,公民的平均收入并不足以购买居住地的平均住房。在比较昂贵的地区,从事教师、警察、消防员等职业的低收入群体没有办法拿出买房所需要的20%左右的首期款。所以这个危机给他们带来的负担就是,他们要么选择买一个不足够大的房子,要么增加通勤时间,选择买离工作地更远的便宜房子。人们更长的通勤时间又把压力转嫁到了基础设施或者其他因素上了。比如高速公路和地铁会更加拥堵。

这种危机是由于一些社区的就业情况相当不错,为房价的上涨提供了动力。在纽约,这种危机主要是由于外国投资者和其他因素驱动。很多空置房屋的业主并不是全部时间都在纽约居住。在美国的很多地区,还存在着一些不利于房地产投资的法律。这些法律使开发商很难开发新的住宅。太多的社区只允许修建单家庭住宅,但是我们需要更多的多家庭住宅和经济适用房。

在联邦和地方层面,有很多因素都对经济适用房不足的危机产生了推动作用。房利美和房地美两家公司只对房地产抵押贷款提供流动性支持。它们只是帮助那些买得起房的家庭获得贷款。它们并不是对那些参与房地产的人和群体提供补贴。次贷危机的形成就是因为银行帮助业主购买了他们不可能支付得起的住房,导致他们根本没有可能偿还贷款。这对任何一方都没有好处,也无助于解决经济适用房不足的危机。

房利美和房地美会分配出一部分贷款额度来帮助那些低收入家庭购买经济适用房。但是两房在帮助危机的解决方面能够选择的工具非常有限。财长姆努钦在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作证时曾经提到过两房可以在4、5个方面进行帮助。但总体上来说,两房只是房地产市场全局的一个部分。它们只能帮助已经有购房能力的能力的人购房和获得贷款。如果你没有足够的资源买房,它们很难帮助到你。两房也不被允许接触到那些没有购房能力的人。

新浪财经:我们谈到了什么将会引起美国下一场金融危机。一些经济学家关注到了学生贷款的问题。很多美国80后和90后无力偿还欠下的学生贷款。您认为学生贷款是否将会引发危机?我们是否需要这方面的更多监管呢?

Craig Philips:我不认为学生贷款将会导致金融危机。学生贷款只是由美国联邦政府负责融资的,所以因为违约而不得不承担坏账损失的就是政府。这当然是一个宏观上的负面因素,但是应该不会产生全面性的金融不稳定因素。我们有大约1.5万亿美元的学生贷款余额。而私人投资者几乎被完全挤出了这个市场。这只是一个联邦政府的麻烦而已。

我认为目前的情况就像一个鸡生蛋、蛋生鸡的问题。真正的问题是,学生贷款和其他贷款类型不同,它是没有抵押品的。由于学生贷款对于所有学生都是开放的,所以很多被学生贷款所困扰的人往往都是没有办法找到足够好的工作来偿还贷款的人。另外一方面的问题是,一些营利性学校和机构在利用学生贷款的漏洞。他们让学生快速的通过学生贷款来攻读他们的学位,但是一些学位事实上是没有价值的。这些没有价值的学位自然也不会让毕业生日后有能力偿还贷款。这类问题一般是孤立存在的,而非系统性。

更大的问题是,很多学生更需要的是职业教育,而不是4年的本科教育。很多有学生贷款问题的人常常是因为他们通过学生贷款进入了大学教育,但是只读了一两年,没有完成学位就离开了。所以他们通常有一到两年的学生贷款,但是没有学位。有一些民主党参选人讨论过免除学生贷款的提案。但是这是一个棘手的问题。如果我们免除了一些人的贷款,这会产生一个道德风险。人们会问,谁在为这些人的学生贷款买单呢?

我认为整个系统需要改革。我认为教育赠款的形式比贷款要好,而且职业教育要比4年制的本科教育要好。在学生贷款方面需要增强其原则性,对借贷双方的信息披露方面都需要加强。对于政府来说,借给学生不能收回的贷款并没有什么好处。我认为这不是一个金融问题,它更多的是一个真正的社会问题。社会在改变,教育方式和为教育提供融资的方式也应该相应有所改变。

新浪财经:脸书总裁扎克伯格近期在国会就他创建数字货币Libra的计划作证。很多国会议员对他的计划表示了质疑。Libra在解决问题的同时,可能也在制造问题。您是否认为一家公司是否可以被赋予创造一种可跨国使用货币的权力?它会增加我们金融系统的稳定性,还是会降低呢?

Craig Philips:在Libra刚刚被宣布的这个时期,我们还无法预测它是否有可能存在。我只是认为创造一个有实际货币在背后支持的数字货币的想法是不错的。特别是Libra的背后有一个货币篮子支撑,其中包含美元、欧元、日元等主流货币。现在我们还只是一个非常基本的概念,但是已经在监管当局那里有了大量的负面意见。它现在还只是一个投机性的概念。我认为即使这个概念能够实现,也应该会是其他公司或者实体,而不是脸书。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