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美股

10大投行带你前瞻2020:这四大问题谁都躲不过

2020年,你最关心的是什么问题?或者说,你最期待什么?

本文内容由金十独家整理,不代表金十观点及立场。  

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现在距离2020年只有一个半月了。各大机构大佬已经开始复盘2019年,展望2020年了,一起来看一下他们都“预见”了什么吧。

01最关注

2019年5月到9月,黄金从1266.17美元持续拉升近300美元最高至1556.88美元/盎司,随后黄金进入震荡区间,在回调与反弹之间切换,近日更是几度跌破1450这个重要的心理关口,后市黄金到底会怎么走?很多投行都给出了自己的回答。

摩根士丹利对黄金后市预期悲观,它给出的理由是:市场开启高风险偏好模式

大摩表示,如果贸易担忧消退,金价或跌至1394美元/盎司。而在预期国际贸易紧张关系将缓和的前提下,预计2020上半年金价为1515美元/盎司。短期内金价的主要驱动因素仍是实际利率,预计美联储到2020年都会保持利率不变。

加拿大皇家银行对黄金的看法是先跌后涨,预计年底收于1400附近

该行表示,由于美国股市上涨,货币政策方向和贸易局势好转,黄金今年或将收于1400附近,预计第四季度均价为1484美元/盎司。但长期来看,黄金仍坚挺,2020年将不止一次上破1600美元/盎司,明年的均价预计为1500美元/盎司。

该行分析师特别指出,当前黄金ETP(交易所交易产品)持仓量已超过2012年高点,认为在经过一段程度的价格整合后,未来黄金配置仍将是有利的。

金拓金属全球贸易主管Peter Hug:2020年形势利好金价

该分析师指出,预计2020年会是非常动荡的一年,将有力推升贵金属价格,从宏观经济的角度来看,一些更长期的且能够助涨黄金的问题可能要到2020年才会显现,如经济衰退风险等。近期黄金的卖出压力来自机构投资者获利离场的抛售行为。

02最热议

 经济衰退可能不会来?

2019年市场对全球经济衰退的担忧一度十分强烈,但展望2020年,市场的担忧似乎已消退,众投行的预期都偏向乐观。

IMF驻华首席代表席睿德表示,2020年之后,全球经济发展不会陷入衰退。IMF预测,全球经济增长会慢慢有所上升,但发达经济体的增长会有所放缓,下行压力的风险加大,而新兴经济体会成为推动全球经济增长的最主要动力。

瑞银预计2020年全球经济复苏,股票表现上半年预计疲弱,下半年会好些。美股将震荡跑赢欧股。同时,瑞银还看好日本、中国及英国市场,对澳大利亚和除中国外新兴市场持谨慎立场。

摩根大通全球首席经济学家Bruce Kasman表示,随着地缘政治风险的减缓和央行政策的放宽,他对2020年经济反弹保持信。他认为,明年美国经济和全球经济都将开始缓慢复苏,未来几个月之内经济衰退的可能性降低到30%,亚洲经济比起美国经济将有较大提升。

摩根士丹利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邢自强表示,目前对全球经济的担忧已经得到缓解。在他看来,缓解来自两方面原因:一、全球央行政策相对及时。20国央行放松货币政策、降息,利率水平即将达到2008年以来最低水平。同时,财政政策也有所应对,主要国家财政政策较比去年小幅扩张。

瑞信首席经济学家预计2020年美国不太可能会发生经济衰退,美联储预计不会继续降息,美国GDP增长将略低于2%的水平。

 债市泡沫何去何从?

债市泡沫或将在2020年继续发酵。

IMF主席格奥尔基耶娃11月7日发表演讲时表示,全球公共部门和民间部门的债务合计达到188万亿美元,创出历史新高,相当于全球GDP的约2.3倍。美欧日等中央银行的货币宽松导致利率下降,容易借钱的情况成为债务扩大的背景。但随着债务膨胀,政府、企业和家庭在下一次利率迅速上升时将“变得脆弱”。

美国银行策略师们表示,最有可能引发美国经济在2020年代下滑的催化剂将是当前债市的泡沫消退。他们表示,全球国债收益率刚脱离纪录低点,依旧有逾11万亿美元债券的收益率为负。

瑞银策略师也指出,2020年对于信贷市场而言将是具有挑战性的一年,美国投资级和高收益企业债券的利差可能扩大,到2020年底,投资级信贷利差将扩大35个基点至145个基点,高收益债券利差将扩大175个基点至550个基点。

国际评级机构穆迪最新报告指出,从智利、厄瓜多尔到黎巴嫩,这一波社会动荡令其感到担忧。由于难以预测的国内和地缘政治风险加剧了信贷面临的挑战,穆迪预计2020年全球主权债务前景负面,该机构指出大多数新兴市场国家和前沿市场主权国家都没有调整财政和货币政策的空间。

 油市出现供应过剩?

在需求疲软、油市可能出现供应过剩的担忧下,油价走势始终低迷。2020年油市预计还将纠结供应过剩的担忧,这一担忧主要源于:脆弱的经济抑制消费的同时,来自美国、挪威和巴西的新的供应则源源不断涌入市场。

欧佩克报告也显示,来自欧佩克以外国家2020年的石油供应增速将是全球需求增速的两倍。下面就让我们一起拆分来看供应过剩的概率有多大。

美国原油产量:北欧斯安银行分析师表示,预计美国页岩油生产潮将在2020年初失去动力。有迹象显示美国的石油生产活动正在降温,根据美国油服贝克休斯的数据,美国石油钻井总数已经从2018年11月中888口的峰值降至现今的684口,减少200口,石油行业可能需要更高的油价来推动钻井活动。

该行预计,如果石油钻井总数仍以每月20口的速度下滑,那么美国页岩油产量的边际增速或将从2020年3月份开始急速放缓,于2020年9月份陷入萎缩。

欧佩克减产:关于欧佩克减产,目前有两种声音

一种认为欧佩克要是不减产,油市必将出现供应过剩问题:摩根士丹利称,如果欧佩克及其盟友不宣布进一步减产,布油可能会下跌近30%,至每桶45美元;花旗集团和法国巴黎银行也预计,油价将跌至50美元/桶以下。

另一种声音认为欧佩克不需要进一步减产了:包括高盛、渣打、挪威银行以及北欧斯安在内的多个投行都认为欧佩克+不需要进一步减产,随着美国页岩油产量增长乏力,明年油价将稳定在60美元/桶或更高。

目前距离12月5日至6日欧佩克+举行大会只有几周的时间了,但该组织并未显示出寻求进一步深化减产来支持油价的动力,投资者需继续关注。

油市需求:连专业机构对油市需求的预期都不乐观。沙特阿美11月10日在招股说明书中警告,预计未来20年内全球原油需求将见顶,此番表态跟之前的说法迥然不同

 美国大选

2020是美国的大选年,市场必将受其影响波动。布朗兄弟哈里曼首席投资策略师斯科特·克莱蒙斯指出,一般来说,选举年都会带来风险,且主要是对市场情绪造成影响,2020年中大选肯定会成为市场动荡的根源。

德意志银行近日就列出了明年经济和市场面临的20个风险。其中,最大的风险是“不平等的持续加剧”,该行指出:

“贸易争端和特朗普被弹劾都是短期风险,甚至可能在今年结束前得到解决,而日益加剧的不平等是一个长期发展的问题。”

而贫富分化也是当前美国大选的一个前沿和中心问题。 

除美国之外,英国大选也将于今年12月12日举行,2020年1月31日是英国脱欧的又一个关键日期,不知这次,英国能否顺利脱欧?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