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美股

美联储或打破以往常态 在大选之年按兵不动

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可能会在本周再次暗示货币政策将暂时保持不变,增强人们对美联储直至2020年末都可能按兵不动的预期。

然而令人惊讶的是,这种情况在美国大选年并不多见。美联储在过去10个大选年都采取了政策调整--除了2016年是在11月大选过后才实施了加息。

2012年,美联储没有调整已经为零的基准利率,不过也在9月宣布了第三轮大规模资产购买计划。

“回顾美联储在以往大选年做的事情,你会发现美联储做了所有他们必须做的,”Cornerstone Macro合伙人Roberto Perli表示。保持独立性和信誉的最好方法就是“做他们认为正确的事”。

但这也不是万能挡箭牌。美国总统老布什曾指责时任美联储主席艾伦·格林斯潘未能更积极地降低利率,以致于他在1992年竞选连任时失败。而眼下,由于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不停攻击美联储,证明自己是依据经济前景做出政策决定变得格外重要。

鲍威尔本周有两次陈述机会,一次是周三在国会联合经济委员会,一次是周四在众议院预算委员会。

“评估有重大变化”

鲍威尔在10月30日记者会上称,美联储调整当前1.5%-1.75%利率区间目标的前提是“评估有重大变化”。

美联储在9月做出的预测中值显示,2020年经济料增长2%,通胀率料升至2%的目标附近,失业率在2020年末将达到3.7%。最新预测将在12月10-11日政策会议上公布。

美联储副主席Richard Clarida在11月1日对彭博电视台表示,如果美联储看到“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其无法实现就业最大化或物价稳定的任务,或无法实现维系这两个目标所需要的经济增速,那么“我们就必须加以考虑”。

德意志银行证券的Matthew Luzzetti预计明年政策将保持不变,尽管预计经济减速将导致失业率上升至3.9%。10月为3.6%。

加息门槛似乎更高。鲍威尔称任何加息决定都将与通胀表现挂钩,目前通胀率仍低于美联储2%的目标。

鲍威尔借用1995年和1996年的周期中期政策调整来描述美联储当前的策略。彼时格林斯潘在加息后三次降息。

最后一次降息是1996年1月大选年伊始,然后直至年末都保持利率不变。

Tannenbaum表示:“美联储可能会按兵不动很长一段时间。”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