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美股

IMF首席经济学家:全球经济或在2019-2020年逐步复苏

原标题:观点 | IMF首席经济学家:全球经济或将在2019-2020年逐步复苏

来源:中国发展高层论坛

这是哈佛大学教授吉塔·戈皮纳特在担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首席经济学家后,首次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的会议上发表演讲。

在2019年9月6日全体会“全球经济增长展望”环节中,戈皮纳特表示,综合看来全球经济增长会达到3.5%,其中发达经济体2020年的经济增速会下降到1.7%,而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在2020年会提高到4.7%。

而考量全球经济风险最重要的指标,是全球贸易不确定性与投资的疲软。

“如果中美之间宣布的关税全部加征的话,全球GDP到2020年会有累积0.8%的下调。这将(对全球经济)产生非常大的影响。”

(以下为演讲全文)

未来世界经济的走向如何?这是我们大家都在问的一个问题。

在7月份推出《世界经济展望》报告的时候,IMF认为世界经济依然是疲软的,而且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的经济增长要差于预期。

而全球经济的疲软部分来自于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我们看到政策的不确定性带来经济疲软,无论对投资、国际贸易都是如此。

谈到未来全球经济走向,我们认为首要的风险就是贸易冲突带来的不确定性。目前看来,贸易冲突是全球最大的经济风险,而且会对全球增长带来巨大的影响。

第二个风险是,金融市场情绪的变化。低利率的环境意味着全球经济有大量的杠杆和借贷,未来金融市场情绪会不会变呢?改变应该不会来自于升息。

但如果出现低于预期的增长数字,或者欧元区增长减弱,这将会改变人们的风险判断。英国脱欧仍然是一个风险点,IMF正在不断地监控和关注。

我认为,考虑到经济风险的时候我们应该记住这么几条:

第一,制造业、工业和服务业所发生的变化是有很大不同的。而且不光是一个国家有这样的差异,全球都是这样。

制造业非常疲软,但服务业比较坚挺。与之类似的是,企业的信心也疲弱,但是消费者的信心比较强劲。不同板块走势不同,为什么会这样呢?

不仅仅是贸易的不确定性,我们认为实际是政策的不确定性带来了这种不同。全世界有很多国家的政策是不确定的。

但为什么不确定性更多地影响到工业、制造业,而不是服务业呢?

大家想象一下长期投资,比如采购耐用物。在这种情况下,相比日常服务消费,不确定性会更多的影响到长期投资。政策不确定性在影响全球投资和制造业。

当然,它也会影响到全球贸易。因为投资、制造、贸易是手拉手并行的。

我也想指出,全球贸易走势有的时候不光跟贸易冲突有关。大家看一下汽车行业,有可能是跟汽车尾气排放的政策变化有关,与汽车的税收激励有关,等等。而因为汽车行业是全球供应链很重要的组成部分,它会对全球贸易产生很大的影响。

所以,当大家觉得全球的衰退可能已经近在眼前时,大家需要考虑到制造业传来坏消息的同时,服务业有好消息。所以我们的基准预测中并没有预测经济衰退。

另外,在很多发达经济体,比如欧洲、美国,我们看到高就业率,低GDP增长,同时我们也看到工资水平的上升,但CPI并不高,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全球的央行都比较轻松,通胀是在合理区间内,通胀预期也可控,货币政策整体是宽松的,利率是很低的。

另外就是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当然,两国都在对方国家失去市场份额。

在一些先进的经济体当中,现在的货币政策是比较宽松的。这导致资本流向新兴市场国家和低收入国家,不只是FDI(国际直接投资),我们也看到了很不稳定的投资资金。

这种趋势会不会继续下去呢?

当然,低利率会促进这个趋势,但另一方面政策不确定性在阻挡这个趋势。目前这两方面力量基本平衡,但是我们要担心未来可能会产生的影响。

我们看一下这些预测,之后再跟大家说新兴经济体。

我们预测经济在2019-2020逐步复苏。但我们也预测,2019年的时候发达经济体的增速是1.9%,2020年会下降到1.7%。

那么复苏来自于哪里呢?发展中国家。

2019年,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的增速是4.1%,但是到2020年会达到4.7%。

我们预测的经济复苏,70%都会来自于目前承压的新兴市场,比如委内瑞拉、伊朗、阿根廷。这也意味着肯定会有很多的不确定性。

大家也会看到,我们已经下调了一些大的新兴经济体的预测,为什么?除了贸易冲突,同时还有其他的原因,比如说印度的内需疲软、巴西的政策不确定性、俄罗斯的大宗商品价格冲击,等等。

我们要考量的最重要的全球经济的风险是什么?

全球贸易不确定性肯定是一个原因,贸易不确定性和投资疲软、工业机械生产的降低并生。

英国脱欧也是风险,情况一直在发生变化。脱欧对预测的影响可能很大,特别是对英国、爱尔兰的长期预测,欧盟的影响相对小。平滑的过度或者有协议的脱欧是最好的。

最后我要说,如果美国、中国之间宣布的关税全部加征的话,全球的GDP到2020年会有累积0.8%的下调。

如果上述情况发生的话,我们预测全球经济增长在2019和2020年是3.2%和3.5%,这将会产生非常大的影响。

谢谢。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