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美股

李彦宏的AI焦虑

中国企业家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因战略失误而错失移动互联网风口的百度,不愿再错过任何一个有关AI的机遇。

2017年12月,李彦宏在接受美国《连线》杂志采访时坦承,百度已经错过了移动互联网,“在移动时代,我们并没有什么可以再努力的了”。

从PC端到移动端,当用户不再依赖百度搜索,百度基于搜索数据建立的行业优势快速失去。在李彦宏看来,“即便你掌握了最好的技术,可如果没有了数据,一切也都是白搭”。

有鉴于此,加之已布局多年,在AI战场,百度不能容许自己再丢失任何阵地。

近日有传闻称,锤子科技前CTO钱晨已于2月加入百度,负责百度智能生活事业群组(简称SLG)中的硬件研发与供应链生态,原百度硬件生态渠道事业部负责人杨永成已离职。《中国企业家》记者就此向百度求证,对方确认消息属实。

与其他高管稍有不同,钱晨之于百度,是曲线加盟。

2018年5月,钱晨加入了由百度投资的智能硬件公司“小鱼在家”,负责该公司与百度合作的智能音箱“小度在家”的硬件研发和供应链工作。近一年来,百度连续对“小鱼在家”进行多轮增资,前后投入了3亿美元,最终拿下了单一大股东的企业控制权,正式将其收入囊中,钱晨也顺势加入了百度。

据互联网数据咨询公司Counterpoint研究总监闫占孟分析,百度收购“小鱼在家”应是出于成本考虑。“合并到百度后,‘小度在家’智能音箱的运营压力和成本将会降低许多。百度的体系也将更好地支持音箱的内容与服务。”

这一动作无疑也折射出百度对硬件业务的关注与加码。

2017年1月,陆奇空降百度担任总裁,确立了百度的AI与硬件协同发展的战略,打造并推动了SLG事业群组的建立。虽然一年后,陆奇的离职引起了舆论的重重猜想,SLG也随之历经了多次人事变动和业务调整,但硬件部门在集团内的战略优先级并没有受到干扰,且仍在不断上升。

2019年2月28日,百度召开了一场新品战略发布会,发布了小度电视伴侣和小度在家1S两款智能硬件。这是百度在不到一年时间内第四次发布智能硬件产品。

一切信号表明,百度迫切需要来自硬件终端的助力,跑通场景生态,帮助自己纾解外部环境与同业竞争的“AI焦虑”。

AI+硬件+软件

大洋彼岸,亚马逊不断利用基于AI语音助手Alexa研发的智能家居硬件攻城略地,谷歌每年都要发布数款AI硬件产品。开发搭载AI技术硬件、形成生态联动已经排在了各大科技巨头发展战略优先级的前列。

2017年,百度的“导师”谷歌经过了两年的技术整合,正式对外确立了“AI First”的发展战略。在此之前,谷歌在知识图谱、语音识别与处理、翻译、图像识别等AI技术上已有相当多的积累。就如何将这些技术转化为可落地、可为人感知的终端产品这一问题,谷歌CEO桑达尔·皮查伊表示,人工智能时代真正解决问题要靠“AI+硬件+软件”的方法。

皮查伊认为,AI时代解决问题要靠整体思路,需要软件与硬件的高度耦合,只有通过硬件面向终端、面向场景,技术才能最终落地,形成数据、算法、算力的良性循环。

2017年9月,谷歌在一场发布会上一口气拿出了7款硬件产品,它们包括智能手机、智能音箱、笔记本电脑、翻译耳机、智能相机等,力图将使用场景一网打尽。在这些硬件中,谷歌搭载了语音助手、翻译应用、图像识别等AI功能。

一年后的2018年10月,谷歌在“Made by Google”大会上,进一步拿出了包括手机、智能音箱在内的5款产品,它们囊括了自然语言处理、对话式人工智能、图像处理、AR等技术。至此,谷歌基本将自己的AI能力全部整合进了硬件。

AI与硬件的协同发展战略也被2017年刚刚空降百度的陆奇所采纳。

上任后,陆奇以雷厉风行的姿态点燃了几把火,先后裁撤了医疗事业部和游戏业务,重新整合人工智能团队,合并了智能汽车事业部。同时,在他的主导下,百度在一个月内就耗资1亿美元收购了以智能硬件设计见长的渡鸦科技,并成立了智能家居事业部,将原负责AI智能系统软件开发的度秘团队升级为度秘事业部。

在2018年的CES现场,陆奇将百度比作谷歌,一再强调百度要让AI成为日常生活各类商品的一部分。

之所以对落地硬件格外看重,除了这是大势所趋,百度还面临着一个切实的发展瓶颈问题:百度All in的AI方向多集中于B端。

2018年11月,李彦宏在百度世界大会上交出了一份颇有亮点的AI成绩单。百度的AI技术在智能驾驶、城市交通、制造业、医疗、农业等基础产业均有布局,但在C端可感知的范围内,百度还缺少一个可展现自身AI实力的爆款产品。如何快速找到落地场景、积累用户数据、跑通系统生态,百度的时间显得愈发紧迫。

抢滩之路

事实证明,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时,风险将成倍增加。

“后来,大家都觉得,对渡鸦科技的期待过高,收购过于激进了。”百度SLG内部员工向《中国企业家》透露。

在百度的发展历史上,虽然这家公司以技术见长,但对于硬件,他们并无多少基因和经验积累。在开发智能硬件的过程中,与自主研发相比,百度优先选择了收购。

2017年,对渡鸦科技1亿美元的收购承载了百度的厚望。百度希望能借这次收购,一举解决所有问题,在短期内即实现“AI软硬结合”的美好愿望。

同年3月,渡鸦科技90后创始人吕骋带着100多人的团队正式加盟,出任百度智能家居硬件总经理,并向陆奇汇报。5月底,团队拿出了设计方案。11月,生产线上的样机完成。这个速度令团队与百度都感到满意。

2017年11月16日的百度世界大会上,Raven H正式发布,李彦宏与陆奇一起为这款智能音箱站台。这是百度世界大会召开11年来,第一次发布智能硬件,它占据了大会近一半的时间。最终,设计前卫、激进、充满极客感的Raven H音箱被定价为1699元。

然而,会后百度发现,用户并不买单。音箱定价过高,百度又缺少硬件基础,无法激发用户购买欲。更重要的是,各大厂商已纷纷打响了音箱价格战。

2017年7月,小米发布的AI音箱售价仅为299元。“双11”期间,阿里开发的“天猫精灵”创下了100万台的销售纪录,通过向超级会员提供400元的优惠券,“天猫X1”的音箱价格直接从499元降至99元。京东与科大讯飞合资开发的“叮咚音箱”,在“双11”期间向京东plus会员更开出了49元的优惠价。与之相比,百度的Raven H显得格外不接地气。

雪上加霜,Raven H因设计问题,量产也遭遇了困难。声学供应商团队称,这是他们见过最难实现的产品。到2018年3月,Raven H才开始现货销售。最终,这款华丽的音箱无声无息地退出了市场。2018年7月,吕骋也正式离开百度。

事后,陆奇在高管会议上表示,百度收购渡鸦是一次失败之举,并没有考虑清楚产品体系和市场渠道策略。百度高层也意识到,他们更需要一款大众化的廉价产品打开市场。

2018年3月初,李彦宏宣布百度将与“小鱼在家”联手,推出带屏智能音箱。此后不久,百度正式将智能家居事业部升格为智能生活事业群组(SLG),由陆奇担任总经理,吕骋职位降为Raven Studio工作室负责人。

同年3月底,百度正式推出了“小度在家”带屏智能音箱,定价599元。这一价格由李彦宏亲自敲定。彼时,市面上的带屏产品售价普遍过千,599元的价格连物料成本都无法覆盖。百度攻占市场的决心由此可见一斑。

隐忧与焦虑

主打性价比的“小度在家”的竞争力在市场上被逐步验证。

2018年“双11”期间,“小度在家”在京东、国美、拼多多三大平台上位居销量与销售额第一。经过这次试水后,百度也决定继续将“廉价”之路进行到底。

2018年6月11日,百度发布了无屏的小度智能音箱,以89元的价格加入智能音箱补贴大战。2018年11月1日,在百度世界大会上,百度又发布了小度智能音箱Pro和小度车载语音支架。

布局消费类硬件的同时,百度也不断地通过投资、合作、AI加速器等手段,抢占更多AI硬件的入口。据统计,2018年百度共计投资68笔,其中早期投资占比过半,多数投资都围绕AI展开。

其中,智能家居设备研发商Broadlink获得了百度D轮3.43亿元投资。在消费硬件上,百度先后拿出10亿元投资了互联网电视运营品牌酷开,7500万美元投资了极米科技。

同时,针对拥有巨大流量入口的硬件企业,百度展开了战略合作。

2017年年底,百度先后与小米、华为、创维、海尔达成了关于智能手机、电视、家电等硬件入口的合作。此外,百度还与高通达成战略合作,在骁龙845芯片平台中优化了对话式AI系统DuerOS,为百度争夺手机入口奠定了基础。

总体来说,百度在AI硬件的布局上取得的效果是明显的。截至2018年10月,搭载百度DuerOS的智能设备激活量已超过1.5亿台,月活跃设备量超过3500万台,合作伙伴已超过300家。

不过,与此同时,百度硬件上的AI隐忧依然存在,焦虑恐难在短期内消除。

一方面,虽然百度陆续开发了电视伴侣等新产品,但总体看来,百度的AI硬件仍主要集中于语音交互层面,其他高科技AI技术目前尚无落地的迹象。

另外,硬件入口的争夺战仍异常激烈。2019年3月,阿里宣布天猫精灵销量已突破1000万台。腾讯内部两大语音平台腾讯云小微、腾讯叮当正加紧布局。

从用户体验和感知来看,目前AI硬件仍处于“弱AI”的教育市场阶段。

闫占孟认为,该领域的“战国时期”将长期存在。“巨头们多是为了争夺入口,但产品能绑定的服务较少,深入沟通无法实现,音像产品有限,真正优质的用户体验还无法实现。”

由于无法打造用户的“硬需求”,行业在短期内还将处于价格战和补贴阶段。

同时,闫占孟也肯定了百度的技术实力和可期的未来。“AI技术是制约整个行业发展的最大瓶颈,而百度在AI方向的技术积累,将成为他们最大的竞争力。”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