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美股

银保监会主席、央行行长先后发声 提醒百姓理财风险

线索Clues | 理性投资 

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央行行长易纲,先后明确概括什么样的理财回报承诺是不靠谱的

由北京市人民政府主办的“2018金融街论坛年会”于5月28日-29日在北京举行。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党委副书记易纲出席会议并发言。在提到消费者保护时,易纲强调,行业要树立“负责任金融”的理念,让消费者知道应该承担的风险和后果。

他也告诫投资者,要树立“收益自享,风险自担”的理念,“天上掉馅饼的事儿是不会发生的,如果有人告诉你(一款产品)又保本,又有两位数的收益,你一定要小心。点此查看易纲苦口婆心教育投资者。点此将高清图分享给他人。

现任银保监会主席、时任银监会主席郭树清,在今年3月9日两会“部长通道”回答记者提问时说,违法违规金融活动,要坚决制止。希望媒体朋友一起配合,一定要普及金融知识,提高老 百 姓对金融风险识别的意识,防范金融欺诈,遇到“保本高收益”要举报,保本就不可能有高收益,这是欺诈,一定要向金融监管部门、地方金融办报告。媒体刊登广告也要小心,有很多金融诈骗、违法理财是通过媒体发出的。全社会需要媒体大量做工作,增强金融知识,防范风险意识,提高识别金融欺诈的能力。

《中国证券报》分析市场数据认为,资管新规下保本理财将逐渐淡出市场,目前保本理财呈现明显下降趋势。4月保本理财发行量占比为33.15%,与之前相比差别不大,但5月以来保本理财发行量有所收缩,占比持续下滑。

理财产品的“净值化”是大趋势,所谓净值化,即非保本、浮动收益。

购买理财产品的投资者,蒙受超出个人承受能力范围亏损的,往往源于忽视与“回报”伴生的另一面——“风险”。这当中有金融机构理财产品销售人员的失当引导,也有不法机构销售人员的刻意误导。

实际上,在高效率的市场,资产定价敏感地反映投资回报所应承担的风险。下面以部分指数、基金去表征股市、商品、债券的回报率及其对应的风险。

尽管风险可以有不同的定义,但在这里使用投资回报率的波动率去衡量“风险”,这一波动率反映的是回报率偏离期望值的幅度。

其中,标普500指数恒生指数分别是美国、香港股市的业绩基准;欧元区STOXX 50指数由欧元区11个国家50只最大的蓝筹股组成;富时中国50指数基金(FXI)主要由香港上市的50只市值最大的中国股票组成,包含中移动、腾讯等;美国原油基金(USO)跟踪WTI原油期货近月合约价格表现;SPDR黄金ETF(GLD)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投资实物金砖的基金;CBOT美国10年期国债期货属于长期国债的期货,其价格隐含了投资者对金融市场最关键的无风险利率的预期。

表一中对应的波动率由交易所或指数公司根据标的指数(或基金)的期权价格推导获得,是预期的年化波动率,即衍生品交易中隐含的对这些指数、基金、债券期货的短期波动率的看法。之所以衍生品特别是期权价格可以推导出标的指数(或基金)隐含的波动率,是因为波动率是期权价格影响因素之一。

通过计算发现,年初以来累计回报与波动率存在80%以上的正相关性。也就是常说的“高收益”往往对应“高风险”。点此查看波动率与风险伴生的实例。

如果投资产品的回报率服从正态分布——注意这是一个过分理想的技术假设,以相对通俗的表述去分析,表一罗列的波动率有如下含义:

举例来说,如果现在开始持有美国原油基金(USO),一个月后的投资回报率范围在±16.03%之间,从统计上说,这个事情发生的概率是95%。这里值得注意的是,投资者蒙受16%亏损的情形也落在这个范围内。从这个意义上说,这项投资显然不会适合风险偏好低的投资者。

今年一季度,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桥水(Bridgewater)创始人瑞·达利欧(Ray Dalio)在中国行期间分享了他的“赚钱的‘王道’”——投资的圣杯(编者注:Holy Grail,在西方文化中用来比喻渴求得到的东西),就是要找到15个或者更多更良好的并且相关性非常低甚至为零的回报流。

但这对于普通投资者而言并非易事。达利欧告诫,大多数投资者“要尽量回避、减少自己的阿尔法(主动)投资”。

“股神”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一直以来推崇指数基金投资。他曾赢得一场赌注达百万美元的“十年“慈善赌局,他押宝标普500指数基金(SPY)(VOO)跑赢由基金经理进行选股择时的对冲基金。

巴菲特在今年的股东大会上说,“你不需要去挑选哪个股票会跑赢”,“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对国家有信心”。

点此查看主要资产的代表性基金产品。

附:关于投资回报率的正态分布假设

正态分布的特点之一,是样本数据围绕平均值左右对称分布。正态分布是对投资回报率一个严格的技术假设,下面以历史数据加以说明。

年初以来,虽然在“上涨天数”方面,除了美国7-10年国债基金(IEF),其余投资标的半数以上交易日均收涨,但平均而言,下跌对冲了上涨,即“平均涨幅”基本都接近0。这也可以结合“最大跌幅”、“最大涨幅”来获得直观感受。

表三最右列的统计指标“偏度”(Skewness)是对样本数据偏离正态分布程度的一种量化衡量。可以直观理解为,该数值为0说明“不偏不倚”,大于0则意味着均值右侧比左侧存在距离更远的数据样本,称为“右偏”(或“正偏”),反之称为“左偏”(或“负偏”)。

数据显示,年初以来,以每日涨跌幅来衡量,标普500指数基金(SPY)、恒生指数(HSI)、富时中国50指数基金(FXI)、美国原油基金(USO)都属于最大跌幅比最大涨幅绝对值要大的投资标的。这就是术语“左尾风险”的一种表征,因为在平均涨幅(这里≈0)的左侧,有些数据样本比右侧的更极端,如恒生指数最大跌幅曾达到5.12%,而最大涨幅仅2.27%。

考虑偏度的现实意义在于,如果一项投资的回报率“左偏”,有必要适当扩大对亏损下限的估计,同时降低对盈利上限的预估。

线索Clues / 李涛)

编辑精选:

巴菲特重仓押注苹果的三个理由

达利欧:大多数投资者要尽量回避减少主动投资

数据:寻找达利欧的“圣杯” 如何查询资产相关性?

从0到60%:中国在环球指数当中的崛起

一种让美国“80后”趋之若鹜的投资工具

一行三会规范资管产品 与投资者直接相关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