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美股

赫本:只有纪梵希设计的服装 我穿着才感觉是我自己

一财网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设计大师纪梵希:小黑裙难再得 | 人物

钱童心 刘晓颖

3月12日,纪梵希官方宣布,创始人HubertdeGivenchy(下称“纪梵希”)于3月10日离世,享年91岁。

纪梵希是法国高级定制行业的重要代表人物,也是半个多世纪以来象征巴黎时尚和优雅的绅士,他的风格长久地影响着时尚行业。

结缘灵感缪斯

纪梵希的身高接近2米,他也是时尚界的巨擘。纪梵希曾为奥黛丽·赫本、杰奎琳·肯尼迪以及格雷斯·凯莉设计着装,演绎了精致高雅的设计风格。其中最经典的代表作品是奥黛丽·赫本在《蒂凡尼的早餐》中的“小黑裙”。

2010年,纪梵希在最后一次接受英国《独立报》采访时说道:“小黑裙是最难实现的设计,因为你必须让它看上去越简单越好。”

该品牌1988年被法国路易威登集团(LVMH)以4500万美元收购,但此后一直到1995年,纪梵希都仍然担任品牌的设计师。

LVMH总裁CEO伯纳德·阿诺特发表声明称:“纪梵希是在50年代后将巴黎推向世界时尚中心地位的最重要的设计师之一。他为自己的时装品牌创造了独一无二的性格,无论是庄重的晚礼服,还是日常着装。纪梵希身上具有两种罕见的特质,创新和永恒。”

纪梵希品牌现任设计师ClareWaightKeller也表示:“他不仅仅是我们这个时代最重要的时尚人物,至今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的时装设计师,而且他还是我遇见过的最优雅、最有魅力的男人。”

纪梵希出生在巴黎西北偏北的一个名叫博韦(Beauvais)的小镇。家境相当富有,父亲是矿山业主。尽管家里反对,但是纪梵希还是义无反顾地踏上他一生热爱的时装行业。他曾说过:“我所做的事,是时尚行业最动人的工作之一,用一个灵感就能让他人快乐。”

纪梵希的灵感感动了很多人。但40多年来一直和他惺惺相惜的只有奥黛丽·赫本。赫本曾说:“纪梵希创造了我。”纪梵希说:“赫本是我的缪斯。”

在好莱坞制片人唐纳德·斯波德(DonaldSpoto)《魅力:奥黛丽·赫本的生活》(Enchantment:TheLifeofAudreyHepburn)一书中,纪梵希说道:“世界上没有一个活着的女人不想自己看起来像奥黛丽·赫本那样优雅。”

赫本也曾在接受时尚杂志《Vogue》采访时说道:“只有纪梵希设计的服装,我穿着才感觉是我自己。他已经远远超过了高级时装设计师,他塑造了人的性格。”

两人的见面也非常有趣。当时,纪梵希听说一个叫赫本的小姐要请他为电影《情归巴黎》设计戏服。他一直以为是那时更加有名些的凯瑟琳·赫本。

起初,纪梵希告诉赫本说:“我只有8个人,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制作15~20套服装,这是不可能的。”赫本回应说:“那好吧,让我看下你将要展示的服装。”纪梵希回忆道:“那时候那些服装都还在准备阶段,但我给她看了。她说了这些服装非常适合电影中火车站的场景等的话。随后,我完成了这部电影服装的制作。”

因戏服结缘,此后赫本在许多场后都只穿纪梵希设计的衣服,而后者也因为赫本的知名度打开后,品牌名气大增。正如纪梵希在自己的传记片中所说的,“我觉得自己很幸运”。两人的友情也维持了一生,赫本去世时的五个抬棺人里就有纪梵希。

收获巴伦西亚加

纪梵希的设计以简洁、低调著称。即使是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浮夸风在时尚界盛行期间,纪梵希也没有随波逐流。他把这种设计风格归功于他的导师、巴黎世家的创始人、西班牙人克里斯托瓦尔·巴伦西亚加(CristobalBalenciaga)。

巴伦西亚加被称作是纪梵希最崇拜的男神。他是完美主义者,对时装尽善尽美的程度近乎苛刻。和上世纪30年代一大批满腔热情涌入巴黎的时装设计师和时尚达人一样,巴伦西亚加在1937年离开西班牙,在巴黎开了第一家以自己名字命名的时装店。他第一次在巴黎时装展会上的亮相就力压群雄,一跃成为巴黎时尚界的“教皇”。

纪梵希曾说:“我的老师创造的不仅仅是样式,还有许多新的专业记忆,堪称高级时装界的建筑师。”

回忆起刚刚进入巴黎艺术学院(EcoledesBeaux-ArtsinParis)求学时,纪梵希捧着他的素描本去见他心中的圣人巴伦西亚加时,他只是被一句“巴伦西亚加不见任何人”草率地打发走了。

直到上世纪50年代,纪梵希选择去美国发展,他才最终遇见了深居简出的巴伦西亚加。两人对艺术的理解相似,设计概念也不谋而合,成为一生的挚友,直到1972年巴伦西亚加去世。

纪梵希和巴伦西亚加一见如故,第二日便相约一起午餐。巴伦西亚加说很喜欢纪梵希设计的清新风格,虽然相差了30多岁,但年纪并没有妨碍他们成为密友。

在之后的人生里,巴伦西亚加给了纪梵希许多帮助,比如在需要厂房时,巴伦西亚加免费给他用。还有一次,巴伦西亚加建议纪梵希找一个靠谱的技工,因为“你有不错的想法,又很有性格,但需要合适的专业技术人才帮你把这些变成现实”。随后,他叫来了自己工作室的两位员工,希望她们从此开始为纪梵希工作。两位女员工不同意,巴伦西亚加却说:“过不了几年,我就会把我的店铺都卖掉。你们跟随纪梵希会有更好的机会和未来。”而当纪梵希提出让巴伦西亚加占股时,后者却谢绝了。

巴伦西亚加行动隐秘,喜欢离群索居,对世俗漠不关心,这种谜一样的性格也深深影响了纪梵希。和巴伦西亚加一样,纪梵希也厌恶时尚杂志,以及报纸上的报道和广告。

纪梵希经常说:“巴伦西亚加教会我很多东西,让我注重细节,比如说有时在某个地方缝上一颗纽扣是多余的就不要缝,或者在某些地方如果刺上一朵小花会让衣服更好看。总之是不要多余的细节。”

纪梵希为赫本设计了80%的戏服,通常都是非黑即白,每一件又都是清雅脱俗的。当赫本穿着他设计的白色礼服出现在影片《情归巴黎》时,纪梵希受到了国际的广泛关注。后来,他开始为好莱坞明星设计时装。

灵活的商业头脑

1945年纪梵希从巴黎艺术学院毕业后,他先后在巴黎的JacquesFath和RobertPiguet设计工作室担任服装设计工作。第二年,纪梵希去了著名的LucienLelong工作室,和Lelong的助手皮埃尔·巴尔曼(PierreBalmain)以及克里斯汀·迪奥(ChristianDior)一起工作。

1947年,纪梵希为素有“时尚界超现实主义者”之称的意大利女设计师艾尔萨·夏帕瑞丽(ElsaSchiapareilli)设计服装。那年他只有20岁。

在Schiapareilli设计室工作了5年后,1952年,纪梵希创立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纪梵希工作室”,以创新雅致著称。他推出的第一款服装是简洁的蝉翼纱上衣配棉质的百褶裙,清新明朗。他将这个服装系列命名为BettinaGraziani——这是当时一个法国超模的名字。纪梵希简约的设计风格一直延续到上世纪90年代。“奥黛丽·赫本”式的晚礼服也成为纪梵希服饰最明显的标志。

年轻的纪梵希不仅对艺术有过人的天赋,而且还有非常灵活的商业头脑。1955年纪梵希做了一次冒险,他决定在美国开拓运动女装产品线,同时也售卖他的高端服装定制。这个决定为纪梵希带来了巨大的利润。

到上世纪70年代,来自纪梵希品牌的包括腰带和太阳镜等配饰在内的产品的授权为公司带来丰厚的收益。根据当年的《洛杉矶时报》报道,纪梵希品牌年收入超过1亿美元。而纪梵希后来推出的香水和男装产品线锁定了他作为亿万富豪的地位。

当然纪梵希最大的商业成功还是为奥黛丽·赫本设计服装。很多女性看了赫本的电影后,都疯狂涌入纪梵希的精品门店购买赫本穿的服装。纪梵希的第一瓶香水是1957年推出的,是他特別为赫本量身定制的,取名为纪梵希“禁戒”(GivenchyL‘Interdit),赫本为这款香水代言。

这位银白头发,湛蓝眼眸,笑容爽朗,执着于优雅品位的时尚巨擘在工作时总是每天早上7点就早早地来到位于巴黎乔治五世大街的工作室,开始他的设计或者挑选面料。在休假或者周末,他就回到自己位于法国西部的乡村居所,那是一幢用石头垒起来的封闭的庄园。他家里放满了来自中国、法国和英国的古董,以及他自己设计的服装。据说,他喜欢收集路易十四时代艺术风格的古典家具。

1995年,纪梵希宣布退休。他的最后一届时装秀座无虚席,也云集了世界顶级女富豪和社交名媛。纪梵希在告别宴会上说:“我热爱时装,喜欢和这些女士合作。现在很多设计师连为顾客量体裁衣的步骤都省略了。高级定制时装设计师,应该到场亲自为顾客度身试衣,并给予顾客建议。”

2006年,纪梵希在替恩师巴伦西亚加筹办回顾展时,还大发牢骚称:“时装已死,现在的时装屋只靠卖配件续命。连香榭丽舍大道的时装名店,都是挂时装之名,实际在卖手袋皮鞋。”

品牌走向何方

纪梵希退休后,横空出世的英国设计师约翰·加利亚诺(JohnGalliano)接管纪梵希设计师位置,但是他的个人风格与纪梵希简约优雅的一贯品位并不相符。加利亚诺后来转投迪奥,并成功带领迪奥实现了年轻化的转型。

接替加利亚诺的是另一个英国人、加利亚诺在圣马丁艺术设计学院的同门师兄弟——亚历山大·麦昆(AlexanderMcQueen)。当时,LVMH集团要求麦昆一年为纪梵希做10个系列。麦昆在1998年为影片《泰坦尼克号》女主角扮演者凯特·温斯莱特设计了她出席奥斯卡颁奖礼的晚礼服,深受好评。麦昆为纪梵希服务了5年。离开时,麦昆宣称纪梵希“限制了他的创造力”。麦昆2010年在家中自尽身亡。

2005年加入纪梵希的设计师是里卡多·堤西(RiccardoTisci)。在堤西的带领下,LVMH将纪梵希打造成为一个更加全球化的品牌,在全新开了超过60家门店。

堤西在纪梵希工作了整整12年,今年3月刚刚加入巴宝莉(Burberry)担任设计师。他在社交媒体上受到欢迎,懂得和意见领袖、网红合作。在他的时代,纪梵希成了那种“黑暗”、“街头”的品牌,“酷得要命”。虽然商业上取得了成功,但这种品牌风格,也已经与纪梵希早期的“法式优雅”大相径庭。

根据金融服务公司Bernstein的投资分析师提供的数据,纪梵希品牌如今每年为LVMH集团贡献1.1亿欧元左右的收入。去年,前历峰集团旗下寇依(Chloe)品牌女设计师ClareWaightKeller加盟纪梵希,LVHM集团希望她能赋予这个传统法国品牌新的活力。

当各大老牌奢侈品牌都纷纷开始转向年轻化,吸引所谓的“千禧一代”时,这些品牌的历史传承是否真的将走向终结?

2014年,纪梵希在马德里堤森美术馆(Thyssen-Bornemisza)举办了一场个人回顾展,向曾经共事的设计师和顾客致意。对于为什么要举办这样一场回顾展,当时的策展人EloyMartínezdelaPera表示:“他(纪梵希)是1900年代最后一位在世的高级时装定制大师。”

如今诸神已逝,最后一个高级时装定制大师也走了。衡山和集创意总监令狐磊感慨地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看看纪梵希现在的产品,已经没有人会再想起小黑裙了。”

时尚专栏作家卢曦也表示:“诸神时代已经结束。纪梵希先生的去世,其实早已无法影响时尚圈或者品牌本身,只是再一次提醒人们,上个世纪的法式优雅已经老去。”

掌舵香奈儿的卡尔·拉格菲尔德(KarlLagerfeld)则比较乐观,他说:“只要你不用50多年前辉煌时期的心态去看待高级时装,它就不会死。”

当然,高级时装永远不会死。就像有人说的,纪梵希也许是到天堂给赫本送小黑裙去了。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