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科技

特斯拉显然需要一位中国籍CEO

创事记

关注

作者|齐秋实

编辑|胡展嘉

运营|陈佳慧

出品|零态LT(ID:LingTai_LT)

马斯克即将交棒特斯拉给中国人?

虽然消息还未落锤,但在业内已经沸沸扬扬。2022年12月7日晚间,有消息传出马斯克已经确认任命朱晓彤为特斯拉全球CEO,彼时特斯拉官方对于这一传言略显暧昧称“不予置评”;近日,据天眼查资料显示,朱晓彤卸任了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一职,外界分析认为,关于特斯拉中国工商变更的动作,可以看作朱晓彤接任马斯克的前奏。

朱晓彤是谁?为何是他被看中?一旦消息成真,他又能否担此重任?

公开资料显示,朱晓彤目前是特斯拉公司的全球副总裁、大中华区负责人,据路透社最新报道,朱晓彤已被提拔至全球管理层,负责特斯拉在美国生产业务以及北美和欧洲地区的销售、交付和售后工作。

在朱晓彤上任消息真假扑朔之时,是特斯拉近一年来的一路下行。

显然,对于马斯克来说,已经陷入推特泥沼无法抽身,他也以一己之力展示了推特到底有多浪费时间,致使他需要把注意力从特斯拉上抽离,尤其是当下的特斯拉正强烈需要他的归来。

多重因素交织下,2022年特斯拉股价持续下跌,进入到12月更是急剧下挫,2022年以来累计跌幅已超65%,市值蒸发7000多亿美元。相较于2020年超万亿市值的高光时刻,如今时移世易,特斯拉市值跌至不足4000亿美元。

美国当地时间1月3日开盘前,特斯拉发布了2022年生产交付数据,数据显示,公司2022年共生产汽车136.96万辆,交付131.39万辆。这意味着特斯拉并未完成此前定下的2022年150万辆交付目标,1月3日当天,特斯拉股价收报108.1美元/股,大跌12.24%。

最新消息,北京时间1月6日,特斯拉中国官网显示,特斯拉国产车型大幅降价,Model 3起售价22.99万元,Model Y起售价25.99万元。

面对特斯拉跌跌不休的股价、不得不降价举措和来自投资者的压力,马斯克想必需要花费更多精力来亲自执掌特斯拉,当然,让别人来打理也是一条不错的路子。

毕竟当下最紧要的是:把特斯拉拖出泥潭。因此,特斯拉确实需要一位中国籍CEO。

01

交棒CEO

马斯克急了

股价持续下探,特斯拉到底怎么了?这和马斯克本人不无关系。

马斯克经常语出惊人,也许在内心深处,他就没那么想做特斯拉CEO,譬如他曾表示:“我不想当特斯拉CEO,但我必须这样做,否则公司就会死。我相当讨厌当老板,我其实是一个工程师。”

众所周知,做老板势必要处理方方面面的事情,面对来自四面八方的压力,相较而言,做工程师工作内容就要单纯许多,且能够专注技术探索和产品打磨,较早之前,马斯克还表示想卸任特斯拉CEO一职,将作为“产品架构师”继续留在公司,让某个人来接管特斯拉的日常管理工作。

现在看来,朱晓彤很有可能就是他口中的“某个人”。

▲图:朱晓彤

2014年4月,朱晓彤加入特斯拉,最先担任的是特斯拉中国超级充电站项目总监;随着当年12月特斯拉前全球副总裁、大中华区总裁吴碧瑄,因销售远不及预期而火速宣布离职,朱晓彤接替吴碧瑄开始负责特斯拉在中国的销售业务。

2019年7月,朱晓彤开始以特斯拉全球副总裁、大中华区总裁身份公开亮相,此后,在他的带领下,特斯拉中国斩获了令马斯克,更令外界侧目的战绩。

2019年10月,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正式投产;2019年12月30日,特斯拉首辆国产版Model 3轿车完成交付。根据特斯拉此前发布的财报显示,2021年,特斯拉全球共交付了936000辆轿车,其中由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所实现交付的就有484130辆,占比高达51.7%。2022年前十一个月,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累计交付量更是超过了65万辆。

交付量急剧攀升,一方面得益于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强悍的生产能力,另一方面更是源自特斯拉市场销量的暴涨。数据显示,2019年特斯拉全年销量为36.78万辆,同比增长50%;2021年特斯拉累计全年销量93.62万辆,同比大增87.2%。

显然,特斯拉中国取得的这一系列成绩让马斯克相当满意。

事实上,在此之前,朱晓彤负责的业务范围就已在不断扩大,根据媒体报道,2022年7月,朱晓彤除了继续担任特斯拉全球副总裁、大中华区总裁,管理特斯拉在中国大陆、中国香港和中国台湾的“全权事务”外,已经开始负责特斯拉在亚太地区的业务了。

公开可查的资料显示,在特斯拉全球多达27位高管中,朱晓彤也是少有的,并不常Base在美国的高管之一。尤其是相较于他的前任——曾于2013~2014年短暂出任特斯拉全球副总裁兼大中华区总裁的吴碧瑄,朱晓彤的地位更是得到了明显提升,因为吴碧瑄当时直接汇报对象并非马斯克本人,而是彼时在特斯拉负责销售业务的全球副总裁杰洛米·古里安。

朱晓彤,正在成为特斯拉全球CEO最有可能的接任人选。

02

换将虚实背后

特斯拉不再被“偏爱”

换将消息虚假难测,特斯拉处境已然明了。

近日,一则关于特斯拉中国的消息被传得沸沸扬扬,传闻称,据一份内部通知和两名知情人士说法,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于2022年12月24日暂停生产。

尽管特斯拉中国相关负责人针对上述传言回应表示:“充电桩等车间都未停线,媒体说的工厂停产不准确”,但是结合去年特斯拉股价持续下行大态势、旗下车型不断降价让利等信息来看,外界对于特斯拉已出现部分车型需求疲软的质疑声始终不曾散去。

在特斯拉公布2022年Q3业绩后,外界发现相较于36.5万辆的总产量,特斯拉存在着两万辆目标落差,此外,特斯拉交付周期不断缩短,种种迹象表明,特斯拉大概率上在需求端出了问题,即需求疲软。

尤其是时针拨进2023年,特斯拉已为此前定下的2022年销售目标交上答卷,但很可能这份答卷难及预期。在特斯拉2021年全年财报公布时,曾定下年销售额增长50%的目标,这意味着特斯拉要在2022年实现150万辆的销售目标。不过根据其最新数据显示,2022年特斯拉全球共交付了131万辆电动汽车。

之所以在市场表现不佳,一个不容忽视的因素是:在消费者尤其是中国大陆消费者眼中,特斯拉已不再被偏爱。

产品变得不再好卖,原因在于,在竞争激烈的中国市场,特斯拉产品竞争力正变得不再强势、甚至有大幅下降的趋势。

也就是说,外来户特斯拉正在遭受中国学徒们的围攻。

2022年蔚来先后交付了旗舰车型ET7、中大型SUV ES7和中型轿跑ET5,理想先后交付了均为中大型SUV理想L9和理想L8,长安深蓝推出并交付了中大型电动轿车SL03,由上汽集团张江高科阿里巴巴集团联合打造的智己汽车,也交付了定位高端的中大型豪华轿车智己L7…

中国本土电动车品牌除了在推出越来越多样的车型外,也在电池续航、充电技术和智能座舱等各方面对用户进行精准营销。相较于产品和功能都更多样的中国本土品牌车型,特斯拉多少显得有些单调和乏味:在国内所推出的两款主力车型Model3和Model Y近来年始终未有更新,无论产品丰富性还是用户体验都落入下风。

在2022年12月30日开幕的广州车展上,特斯拉新款Model S和ModelX与观众见面,据悉,这两款新车的国内售价将在1月6日公布,预计今年上半年实现交付,但鉴于这两款车型的定位较为小众,它们对于国内电动车市场的影响不大。

种种因素,让特斯拉不重新思考接下来的打法。

03

被做空的特斯拉

上文已有提及,在特斯拉股价持续下跌因素中,特斯拉在产品需求侧开始出现疲软是回避不了的一个,除此之外,特斯拉被做空更是重要原因。

事实上,自特斯拉上市以来的12年中,资本市场上一直都有想要做空特斯拉的力量,2020年更是特斯拉与“空军”结下梁子的一年,“空军”磨刀霍霍想将特斯拉按倒在地,不料最终特斯拉股价涨了7倍之多,致使“空军”为此损失了400亿美元。

2022年,美联储开启了较为迅猛的加息周期;为了收购推特,马斯克也开始大举抛售特斯拉套现,这两者均在消息面上对特斯拉构成了利空。但马斯克却不想为此局面买单,并将绝大部分原因归结为美联储的暴力加息。

为了稳定投资者军心,马斯克不得不放低姿态,并于2022年12月22日美股盘后,向投资者承诺——未来两年内不再抛售特斯拉股票。

前有美联储的加息,后有马斯克的抛售,加之特斯拉在需求端疲软态势愈发明显,特斯拉在2022年遭遇机构投资者做空并不令人意外,甚至在他们眼中,这可能只是一个开始。被称为特斯拉最大空头的美国投资研究公司GLJ Research负责人Gordon Johnson就曾扬言,2023年特斯拉股价跌幅将高达80%,目标价仅为23美元。

在空头们眼中,特斯拉归根结底只是一家汽车公司,与它的经营基本盘相比,特斯拉现在的市盈率和估值依然过高。

不过也有好消息,与机构投资者惯于做空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特斯拉备受全球散户青睐:根据追踪美国散户交易量的研究机构Vanda Research数据显示,特斯拉在2022年第四季度和12月份散户净购买量双创历史新高;此外,韩国证券预托院数据显示,截止到2022年12月27日,韩国散户已净买入价值28亿美元的特斯拉公司股票。

之所以受到散户力挺,并不源自特斯拉本身,他们更多是基于对于马斯克这个人的认同、欣赏乃至崇拜,从而将手中的钞票砸向特斯拉。这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马斯克的一言一行都会给股价带来震动。

这种情况下,特斯拉在业务之外,也急需“去马斯克化”,并需要一位得力干将帮他稳住局面,只是这个人,会是“超级打工人”朱晓彤吗?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