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科技

谁还敢在暑期档押注仙侠剧?

创事记

关注

欢迎关注“新浪科技”的微信订阅号:techsina 

拍得很好,下次别拍了。

作者丨李哩哩  编辑丨月见

来源:新熵

对于杨紫而言,《沉香如屑》怎么看都算不上给事业加成的“好饼”。

杨紫确定出演女主颜淡一角后,知乎就开了问题帖:《沉香如屑》为什么成了烂摊子?先是杨紫拒演、随后景甜罢演,万般无奈下,将要和老东家欢瑞解约的杨紫还是接下了这个“烂摊子”,搭档欢瑞力捧的小生成毅,一位靠着在《琉璃》中吐了77次血成为“破碎感”满满的古偶鲜肉。

虽然优酷上半年的推介会,一直以“剧王”的名头为《沉香如屑》抬轿子,但在空降定档的当天,冲上热搜高位的词条是#难看#。

开篇杨紫身着白衣跳桥的一幕,让人梦回五年前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原著中的男二成了男主,男主成了头顶铁刘海的工具人;反派女三搞雌竞,女主姐姐也搞雌竞,为爱黑化的情节屡试不爽……合理怀疑隔壁鹅厂的《星汉灿烂》能低开高走有同行衬托的因素在里面。

仙侠剧向来是暑期档的标配,杨紫从“国民闺女”跻身“顶流小花”,《香蜜沉沉烬如霜》功不可没。85后小花人手一部仙侠剧代表作,并且出走半生,归来还是一手扛剧带新人,一手招商拉广告的金字招牌。前脚《狐妖小红娘》官宣了杨幂和龚俊,后脚《与凤行》里赵丽颖二搭林更新,杨紫也无缝衔接进了《长相思》剧组。

本以为平台大喊降本增效,剧集市场该换上新气象,没想到旧瓶装旧酒,气数已尽的仙侠剧还能死而不僵。虽然仙侠成了仙偶,主角团先谈恋爱再救苍生,但烈日炎炎的暑期档,搭配仙气飘飘的天庭爱情故事,依然播得热闹。

一部《沉香如屑》,看完仙侠所有套路

在现代剧越来越不接地气的时候,国产仙侠剧竟然走起了现实主义的风格。

《沉香如屑》的开头几集,西瓜、鸡腿、蛋炒饭轮番上阵,天庭四大帝君之首的男主应渊(成毅饰演)避客借口是“风邪入体”,也就是感冒,女主的伟大梦想是写话本,比现实中的996打工人还勤勉上进。

仙侠剧中的三界矛盾也和凡间没什么关系了,动辄就是上古遗留问题,常用解决方法就是让男女主下凡历劫,副本刷完归来就能力挽狂澜。

理想中的商战,攻防兼备、运筹帷幄,现实中的商战,公章挂裤裆和划破坐垫的友商。理想中的仙侠剧,神仙不食人间烟火,凡人祈祷上天庇佑;而在《沉香如屑》中,在天庭生活的女主颜淡(杨紫饰演),把“上天有好生之德”挂在嘴边,仙魔大战之际想靠“祈福”渡过难关,开导男主的说辞是“鬼神之说只是无稽之谈”……

除了分不清天上还是人间的台词,《沉香如屑》的剧情也套路满满。二十年前,武侠剧里的主角靠跳崖获得转机,二十年后,仙侠剧靠女主纵身一跃实现主旨升华。二十年前的天庭玉帝还能忙些镇压泼猴的正事,二十年后的天庭神仙们只剩谈恋爱一个念想。 

编剧一栏赫然写着七个名字,仿佛变着花样提醒观众:节奏稀碎、剧情离谱的锅不能让一个人背,得七个人均摊。

国产影视剧靠哭戏评判演技高低的风也吹到了仙侠剧里。杨紫从《天乩之白蛇传说》哭到《香蜜》再哭到《沉香如屑》的无桥;成毅在《琉璃》里红眼框+特写+一步三吐血,到了《沉香如屑》一键复制一键粘贴,营销的还是破碎感。时无耽改,却不妨碍流量小生老路新走。

古偶在告别韩式大平眉后又全员喜迎丧葬风,满屏白衣飘飘。杨紫在央视镜头下一颦一笑宛若唐宫大美人,辗转仙侠剧组这些年,服装从粉红到桃红,再难有新意。以至于《沉香如屑》的大婚场面,怎么看都想从《香蜜》剧组打包回来重复利用的妆造。

每部都号称投资几百万的特效画面,也越来越像一次建模终身免费的影楼置景。放在五年前,《沉香如屑》的画面可能还会有点火花,但在一年十几部仙侠剧轮番轰炸之后,普通观众很难再有波动。

更多的桥段,比如男主面瘫高冷+女主古灵精怪的人设、N生N世的恩怨纠缠、神秘离奇的身世秘密……仙侠剧有过的一切,《沉香如屑》一个不差。至于开拍前的换角风波、开拍后制片人高新杰的出轨黑料,以及反派女三的扮演者徐恺咛截胡原定演员等传言不一而足,更是让《沉香如屑》剧里剧外都争议不断话题满满。

仙侠剧凭什么长盛不衰?

“仙侠剧”一词滥觞于2005年播出的《仙剑奇侠传》,这部改编自游戏IP的剧集,承袭了一部分中国古典神话的文化基因,融合了武侠、言情、修真、玄幻等设定,配合主角团打怪升级的成长主线,成为国产古装剧里独树一帜的存在。 

唐人影视也靠着《仙剑1》《仙剑3》在仙侠剧市场迅速站稳脚跟,但影视行业风云变幻,唐人影视式微后,仙侠剧一直处于萎靡不振的状态。

直到2014年,欢瑞集结大批明星拍摄的《古剑奇谭》重新带起暑期仙侠的热潮;2015年,慈文传媒的《花千骨》在晚十点周播的模式下,还是取得了收视率破2的好成绩。

《青云志》《择天记》《香蜜》《千古玦尘》……仙侠剧如同夏夜大排档的小龙虾,成了每年暑期档的标配。这些仙侠剧无一例外采用了“大IP+大流量”的模式,而生产上简洁高效也成为仙侠剧保持量产的重要原因。

从生产端来看,古偶赛道里,仙侠剧是标准化程度最高的产品。穿越剧本要找真实朝代的落脚点,对编剧能力是极大的考验。设定了朝代的古装剧,服道化要求越来越高。《我是刘金凤》因为以倭代华的风波匆忙下架,《星汉灿烂》开播就因为带有“和服结”的服装制式陷入争议。

而仙侠剧一半以上的场景画面靠后期特效,发髻服饰以唯美为先,不必以真实为重。虽然影楼风愈发浓厚,但群嘲好过非议。

但凡有剧组能在丧葬风上更进一步,立马就能收获好感。《长夜烬明》就是因为华美定妆照冲上热搜,三十年前徐克导演的《蜀山传》中,林青霞、张柏芝已经演绎了一把敦煌飞天,三十年后的古水无波的仙侠市场还是要靠老祖宗的审美力挽狂澜。

仙侠剧的IP来源也比其他类型剧丰富得多。《仙剑》系列来自游戏改编,《狐妖小红年》来自国漫。网文更是为仙侠剧留下丰富的IP遗产,夸张点说,一代人的青春凝结在里面。九鹭非香的《苍兰诀》已经定档爱奇艺,蜀客、十四郎等知名女性网络作家的奇幻言情类作品已有多部开拍。还有来自晋江纯爱区的积压剧目《天官赐福》《皓衣行》(原著《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这样来看,就很容易理解,为什么每次仙侠剧的立项都能引起关注,未播先热自带流量的体质是影视寒冬稀缺的一道保险。

戒不掉的仙侠依赖症

爱优腾芒每年发布的S级项目里,仙侠剧必有一席之地。即便现实主义成为主流,悬疑题材也在逐渐占领高地,而仙侠剧还是平台和艺人的双向奔赴,流量小生小花最青葱的那几年,大都免不了去仙侠剧里渡次劫。

其中最直接的因素就是仙侠剧的超高性价比。在成为工业流水线上标准化程度最高的产品之后,仙侠剧依然没有丢失掉捧人造星的一流功力。

签约在嘉兴传媒旗下的迪丽热巴,参演的仙侠剧从《古剑奇谭》中的小师妹,到《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中的凤九,再到《驭鲛记》里纪云禾,大有将老板杨幂的成名之路再走一遍的架势。

唐嫣旗下的陈钰琪,积累路人缘的路径也很相似。较为知名的角色就是《香蜜》里的魔族公主鎏英,虽然与李易峰搭档的《镜双城》口碑扑街,但咖位已经从三番升到一番。

由偶像转型演员的艺人,同样少不了仙侠剧的加成。《玉骨遥》选中了肖战,《重紫》定下了杨超越,虞书欣、王鹤棣主演了《苍兰诀》——这已经是王鹤棣继《将夜1》《将夜2》《遇龙》之后,第四部仙侠剧了。

有媒体统计,目前市场中待播及在拍的仙侠剧多达13部以上。包括肖战、任敏主演的《玉骨遥》,赵丽颖林更新主演的《与凤行》等。拓展到立项范围里,仙侠剧项目可以达到三十多部。

将《沉香如屑》当做剧王力推的优酷,待播片单里还有陈星旭、李兰迪主演的《星落凝成糖》,有着仙侠版《上错花轿嫁对郎》之称,以及罗云熙、白鹿主演的《长月烬明》等,定妆片段都已经在剪刀手那里盘出了包浆。

而井喷的仙侠剧,真的还是观众喜闻乐见的文化产品吗?仙侠剧的群众基础,很大一部分来源于中国古典神话的文化基因,更准确来说,是夸父逐日、精卫填海之类小人物改写天地命运的叙事结构。

而如今的仙侠剧曾经仗剑走天涯的小人物不再是主角,取而代之的是天生不凡的仙界至尊。霍建华在《仙剑3》中拯救了苍生、斩断情丝后才走到蜀山掌门之位,在《花千骨》中开篇就是长留上仙了,到了《沉香如屑》中,男主已经是帝君之首天庭战神了。

随着身份设定的变迁,爱情叙事取代了英雄叙事,审美意趣向欧美神话倾斜,让国产仙侠剧更加雪上加霜的是,新剧没突破,资本开始盯上经典翻拍。《仙剑1》官宣了主要角色的演员阵容,《仙剑4》据说已经杀青,就连《花千骨》也已经发布了电影预告,计划不久之后登上大荧幕。 

既然戒不掉仙侠依赖症,那么仙侠剧的主创人员不妨多花点时间在突破想象力上,为已经行将就木的仙侠类型寻找新的内容增长点。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