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科技

虚拟偶像“休眠”,字节黄粱梦醒

创事记

关注

欢迎关注“新浪科技”的微信订阅号:techsina 

5月10日,国内虚拟偶像女团“天花板”A-SOUL宣布,成员珈乐将进入“直播休眠”。随后,粉丝们经过深挖,发现偶像背后的中之人姑娘们存在付出和待遇不对等、职场霸凌、生活窘迫等问题,并将怒火燃向了A-SOUL背后的公司——字节跳动,一时间掀起舆论风波。“永不塌房”的虚拟偶像正在遭遇一场信任危机。

作者 | 赵若慈  编辑 | 刘杨

来源:豹变

5月10日,字节跳动旗下的虚拟偶像女团A-SOUL在B站官方账号发布公告称,成员珈乐因身体及学业的原因,将从本周开始终止日常直播(包括单播和团播)和大部分偶像活动,进入“直播休眠”。

“直播休眠”相当于互联网的“毕业”,对偶像来说,等同于歇业退休。

A-SOUL成员由向晚、贝拉、珈乐、嘉然、乃琳五人组成。虽然是有着二次元外形的虚拟女团,但五位成员背后都是由真人扮演,直播时需要穿戴动捕设备实时在场,通过光学动捕技术将真人的动作转化为虚拟形象的动作。

自成立以来,A-SOUL凭借优秀的业务能力、高频率的营业次数、真实可爱的性格吸引了一大批忠实粉丝,被称为目前国内虚拟偶像的“天花板”。此次珈乐突然宣布毕业,对粉丝来说无疑是巨大的打击。

作为国内第一虚拟偶像团体,A-SOUL为公司带来巨大利益,今年1月,珈乐以“收入排名第一虚拟主播”登上央视财经频道,报道中称,2021年11月虚拟主播市场总收入5466万元,收入第一的珈乐单月进账214万元。

珈乐毕业本身并不足以引起粉丝悲愤情绪,随着珈乐中之人(操纵虚拟主播的背后真人)的薪资待遇等不断被扒出,粉丝们发现表面光鲜亮丽的女明星,实际生活却惨淡又痛苦。

在微博上,粉丝们通过深挖、爆料,发现偶像背后的中之人姑娘们存在加班、职场霸凌、生活窘迫等问题,并将怒火燃向了A-SOUL背后的公司——字节跳动,一时间掀起舆论大波。

珈乐宣布毕业的当天,网友“汤力汽水二号”在微博中发出这样一段话:“她们直播时的欢笑确实给我带来了很多快乐,但如果这些东西是建立在给予女孩巨大的精神压力并压榨那些女孩的基础上的话,那我宁愿不要。”

虚拟女团“天花板”塌房了

2020年,财力雄厚、实力在线的字节跳动携手内娱“爱豆制造机”乐华娱乐进军虚拟偶像市场,A-SOUL项目代表的是泛娱乐时代下资本的野心。

虽然有着字节跳动的底层技术支持,以及乐华对艺人的培训及营销之道,顶流A-SOUL的成名之路仍然充满坎坷。

与想象中不同,迎接A-SOUL出道的并不是鲜花掌声,而是“套皮狗”。

当时,网友们对A-SOUL企划可谓是“群起而攻之”。“套皮狗”便是对“拥有二次元皮套,内里却由真人扮演”的虚拟偶像的一种恶称。

由于深刻影响饭圈生态的乐华娱乐此前完全与宅文化无关,A-SOUL项目被质疑为国内饭圈经济贪婪的资本想捞烂钱,污染二次元。

然而,组合中最先出道的嘉然初次直播成为改变团体印象的节点。她一口气连跳20支宅舞,凭借极高的业务能力收获了A-SOUL的第一批粉丝。

在接下来的直播里,嘉然和团队将读评论作为固定节目。

一次直播中,在中岛美嘉的《我也曾想过一了百了》的旋律下,嘉然默默读着粉丝写下的日记:“晚上八点瘫在椅子上,加班的劳累淹没了四肢”,“家里老人手机坏了,没法远程解决问题,心里有些焦虑”,嘉然背过身去哽咽起来。

面对铺天盖地的质疑,A-SOUL的成员们也总是以乐观豁达的心态给予正面回应,以积极的态度面对压力。极强的共情能力和平易近人的性格,让网友们重新认识A-SOUL并形成了巨大的粉丝团体。

2021年4月,A-SOUL全新团曲MV《超级敏感》在B站上线,播放量高达531万。

2021年6月12日,向晚在B站的生日直播收获了6000位以上的舰长。一个月后,贝拉在生日直播创下纪录,成为第一个达到万舰成就的虚拟主播,按照B站最普通的舰长价格198元,单日收入已经在百万元以上。紧接着,珈乐成为了B站第四位一万舰队的主播,与队长贝拉双双进入了万舰的行列。

去年年末,A-SOUL企划找到了许嵩和方文山创作团体单曲,珈乐个人单曲MV发布后立即突破百万播放量。

A-SOUL好不容易从“全网黑”成为虚拟偶像顶流,短短一年多的繁荣却被一段聊天记录打破。

今年4月,成员中之人的其他平台私人账号被曝光,照片、曾经拍摄的vlog视频全部被挖出。正当网友们为信息的真实度吵得不可开交时,5月1日,贴吧曝出一段“内部人员”聊天记录,称珈乐将在5月20日毕业。

在消息被证实前,粉丝们大多半信半疑。直到5月10日珈乐“直播休眠”的公告发出,立即引爆讨论,在此之前所有信息被粉丝重新审视,话题“A-SOUL”登上微博热搜。

大部分爆料的口径极为统一,称中之人姑娘们的工资仅为1.1万元加1%的分成,2021年7月前为月薪7000元,而138元或198元的直播舰长,真正到中之人手中的只有几毛钱。

在粉丝的描述中,中之人的薪资与付出不成正比,甚至遭遇了职场霸凌、被逼迫续约等问题。

随着事件的进一步发酵,5月11日凌晨,A-SOUL官方对粉丝的诉求发出回应,对A-SOUL中之人自费培训、11000薪酬、“霸凌”等言论作出辟谣。

官方称,A-SOUL的培训均是以公司名义与合作机构签订长期合同,课程费用由公司承担,并且尊重、喜爱、爱护小姐姐们,不存在所谓“霸凌”问题,而薪酬方面则称涉及个人隐私无法具体透露。除此之外,官方表示后续企划会加强对小姐姐们工作休息时间的关注,保障她们身心健康。

当天晚上,A-SOUL企划负责人再次通过官方账号对粉丝道歉,声称虽然无法透露中之人的薪酬,但公司一直努力为她们提供在行业里有竞争力的收入和相关福利。

另外,道歉中还提到,虚拟主播的收入要分给平台、乐华娱乐等,也有较多的研发和美术成本,单项目视角看目前处于较大幅度的亏损状态

然而,道歉并没有换回粉丝的信任,乐华承诺的“永不塌房”已成过眼云烟,字节创造的A-SOUL虚拟偶像梦,也随之破碎。

市场规模千亿,虚拟偶像凝望“蓝海”

近两年,虚拟技术的仿真效果趋向成熟,虚拟偶像产业的应用场景不断丰富,科技巨头、娱乐公司、品牌和媒体初创公司等纷纷布局赛道,虚拟偶像成为一片“蓝海”。

如网易依托《阴阳师》IP的影响力推出“大天狗”等虚拟偶像角色,腾讯基于王者荣耀游戏推出“无限王者”虚拟偶像男团,爱奇艺开发首个以流行文化和流行音乐为特色的虚拟偶像团体RiCH BOOM等。

随着泛娱乐生态的繁荣和元宇宙的发展,虚拟人物形象的商业价值不断被挖掘和释放。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虚拟偶像产业保持稳定增长态势,2021年,虚拟偶像带动市场规模和核心市场规模,分别为1074.9亿元和62.2亿元,预计2022年将分别达到1866.1亿元和120.8亿元。

虚拟偶像能够成为蓝海赛道,取决于其自身特性。

首先,虚拟偶像本身具有圈层化传播的属性。

不同的虚拟偶像象征着不同的文化圈层,比如“大天狗”的受众直接定位于《阴阳师》玩家,A-SOUL吸引一批二次元宅舞、音乐爱好者。

借助算法、人工智能等技术,虚拟偶像帮助产品快速渗透到圈层个体,精准化定位。与此同时,用户也更愿意接受与自身相关的虚拟偶像的内容,从而拓展虚拟偶像的经济价值。

另外,真人偶像“塌房”事件频出,任何一个真人随时都有跌下“神坛”的可能。比起现实生活中的真人偶像,音频技术下创造的虚拟偶像能更持久和忠诚地陪在粉丝身边。

对于品牌方来说,虚拟偶像完全可控,人物性格人为设定、背景如一张白纸,几乎不存在发生丑闻、涉嫌逃税等突发事件的可能,其品牌风险更小。

更重要的是,“虚拟形象+真人操控”的组合,打破了虚拟与现实之间的壁垒,能够更好地提供情感价值。

最初国内出圈的虚拟偶像当属初音未来。2019年初音未来登上日本东京Zepp Tokyo音乐厅的舞台,这场演唱会采用的是全息投影技术,所以从技术层面看,当时粉丝为之欢呼的虚拟偶像完全是一个被设置好的程序。

而A-SOUL却赋予了虚拟偶像更实时的、有血有肉的表达,这也成为A-SOUL能够固粉的根本原因。

粉丝“一个魂儿”对《豹变》表示:“形象总有更好的形象,但最终把人们留下来的是五个姑娘通过网络传递出来的真情实感。”

字节的“虚拟梦”还能继续吗?

3月8日,乐华娱乐向港交所递交上市招股书中,透露了A-SOUL带来的巨大经济收益。

招股书称,公司泛娱乐业务的收入从2020年2110万元增长至2021年的3790万元,同比增长79.6%,“主要由于虚拟艺人组合A-SOUL的商业发展产生收益”。也就是说,乐华2021年从A-SOUL身上获得了大约1700万元的收益。

而这只是乐华从A-SOUL身上获得的收入,还不包括字节、B站等平台的分成。天眼查显示,字节跳动已经于今年年初退出乐华股东行列,A-SOUL目前的作品著作权属于杭州看潮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此公司的大股东是字节全资控股的北京游逸科技有限公司。

换句话说,A-SOUL目前的版权是掌握在字节手里,团体收益也归字节所有。

在此之前,为了追上元宇宙的风口,字节跳动已经砸下几百亿真金白银

2021年2月,字节上线游戏品牌“朝夕光年”,紧接着豪掷40亿美元收购沐瞳游戏,随后又斥资数亿元将手游开发商有爱互娱收入麾下。

在底层硬科技方面,智能穿戴设备品牌Pico VR一体机创始人周宏伟以一封内部信,宣告了被字节收购的消息。

而根据“Tech星球”近期的报道,抖音计划推出名为“沸寂”的新业务。“沸寂”将设计虚拟服装、虚拟人、虚拟社交等方面,与抖音电商、Pico等业务进行联动。

手握元宇宙船票的字节,一直处于稳步前进的征途上。然而,此次“珈乐”风波,却引发了一系列资本必须要面对的问题。

A-SOUL的粉丝对《豹变》说,这次事件荒谬的地方在于,A-SOUL是他们氪金捧出来的偶像,但偶像背后的中之人却没有得到应有的待遇,仅仅是“工资够用”。

当粉丝发现自己力捧的虚拟偶像只是资本的“工具人”,一切似乎回到原点。

然而,对公司而言,这个项目立项之初是一个互动直播IP企划,包括AI直播、中之人直播、短视频等多个板块。中之人起初的定位仅仅类似于“部门员工”。Boss直聘搜索杭州地区虚拟主播岗位,薪酬定价大概在每月4000元到1.5万元。

打工人之间曾经流传着“字节和心脏只有一个能跳动”的调侃,这句调侃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大厂员工的工作强度。而“珈乐”风波从根本上来说,是一次高强度工作带来的公司收益和个人收益对比的放大。

矛盾在于,当整个项目为公司带来商业化成功时,团队中个体的待遇是否应该相应提高。

另外,情感与技术的分歧,也在这次事件中凸显出来。

当字节投入重金发展数字技术,不断完善虚拟偶像的形象,丰富虚拟偶像所存在的场景,粉丝们是为技术买单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实时动捕技术和全3D渲染也许决定了粉丝能不能接受这个产物,而情感则是观众产生粘性的根本。

“一个魂儿”告诉《豹变》:“珈乐的人设是个短发酷盖,可后来直播中表现出来的是一个穿草莓袜子、喜欢哭哭的小狼公主。”

无论如何,粉丝们对五个女孩的情感成就了A-SOUL,而背后运营公司对这份情感的忽视,让A-SOUL陷入如今的困局。

风波发生后,A-SOUL成员持续掉粉,数值都在万粉以上。数据的减少也代表了粉丝对字节与虚拟偶像信任感的下降。

一旦失去了粉丝的情感链接与用户粘性,虚拟偶像背后的商业价值也将无从谈起。

目前,A-SOUL的危机尚未解除,字节的虚拟偶像产业迎来当头一棒。也许,字节首先应该放下对技术的傲慢,重新审视这一产业的商业模式。否则,这份繁荣终究会成为一场幻影。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