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套路之王”——陆正耀

创事记

关注
瑞幸创始人陆正耀被列为被执行人 执行标的超12亿元

欢迎关注“新浪科技”的微信订阅号:techsina

文/梦萧

来源/BT财经(ID:btcjv1)

近段时间,不同空间不同时间的几个财经新闻大事件世界线都在陆正耀这个人身上收束:瑞幸咖啡退市、神州租车退市、创立小面日记(还有趣小面等数个面类品牌)、多次被列为被执行人……

6月9日,陆正耀这个名字再次出现在大众视野中,日前陆正耀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超12亿元。

陆正耀,一个名动资本江湖的神秘人物,他就像金庸笑傲江湖中的任我行,很多人恨他,很多人因他倾家荡产,就连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和中国证监会,都拿他毫无办法。

陆正耀依然在资本江湖无敌一般地存在。以至于陆正耀放出“我出手到现在,还没失过手”这样的狂言。

瑞幸的财务造假门和神州租车退市,是战略迂回还是真正失手,尚有待观察,但是陆正耀被列为被执行人,看来是真正栽了。

神州一战奠定江湖地位

陆正耀属于天赋异禀的那类人,少年时,勤学苦练,是典型的学霸,以福建屏南县高考状元身份考进北京科技大学计算机系,从此仗剑闯京城。

1991年大学毕业后,顺利进入石家庄政府部门成为一名公务员。手握“铁饭碗”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生活。年纪轻轻的陆正耀不甘于在“清水衙门”蹉跎青春,福建人与生俱来敢闯敢拼的性格让他无法循规蹈矩,野心膨胀的他志存高远,在邓公92南巡讲话后,陆正耀打破了铁饭碗,带着家里东拼西凑为他准备结婚的钱,一头扎进了中关村,开启了他创业之路。

在中关村,陆正耀依靠自己公务员积累的人脉关系,先后创立了 DITEL Technology和北京华夏联合科技有限公司两家通讯代理公司,中国电信是他的第一个大客户,靠搞IP长途电话业务,掘得人生第一桶金。

陆正耀天生就是一个善于“包装”的高手,21世纪初私家车尚未普及的时候,陆正耀就开着几十万的豪车四处奔走,依靠哥们情深的江湖义气,结交了不少新朋友,联想高级投资刘二海就是在那时和陆正耀走到一起的。有了这些实力派的伙伴,陆正耀一直在寻找更大的机会,小富即安已经无法满足于他的“野望”。

神州租车就是他野心下的第一个成品。

2007年8月,陆正耀创立神州租车开启了他“资本玩家”的生涯,在2007年12月到2008年6月短短半年时间,在8000万广告费下,江南春让神州租车的广告出现在全国各大写字楼,神州租车也以火箭般的速度发展到全国20个城市运营。

至2012年,五年不到的时间,神州租车由300辆车野蛮扩张至45000辆,稳居中国租车行业第一,其中居功至伟是“左使”刘二海投进来的12亿元以及“右使”黎辉带来的2亿美元,一个“任我行”加上左右使,“神州铁三角”就此结成。

神州租车成立7年后,经历5轮高达63亿元的融资,陆正耀终于将神州租车推向IPO,登陆港股,在资本的江湖中打下了属于自己的一片江山。

神州租车的成功只是陆正耀资本版图的开始,他在一年后敏锐捕捉到网约车的商机,成立了神州专车,前两轮成功融资8亿美元,陆正耀麾下项目开始成为资本市场的宠儿。

陆正耀别出心裁地将神州专车的所有资产打包为神州优车,将其挂牌新三板,交易首日让神州优车的市值高达417亿元。二个月后,神州专车上市。陆正耀以“闪电战”,趁很多人还没有区分出神州专车和神州优车之际,仅用时一年半就完成了上市,刷新了资本市场新纪录。

神州一战,奠定陆正耀资本大佬的江湖地位,一时风头无两,将自己2015年抛售神州租车42%股份套现16亿美元的资本运作成功掩盖,此外还收获了另外一家上市公司。凭借神州租车、神州优车两张“王炸”,陆正耀筑起了自己的“神州系王国”,收获了大批的跟随者,钱治亚、刘剑就是其中之一。

成也瑞幸,败也瑞幸

钱治亚最初只是陆正耀手下的一个“追随者”,见证了陆正耀在资本市场的疯狂后,成为一名忠实拥趸,钱治亚是重度咖啡爱好者,跟随陆正耀多年,早已熟悉他的“割韭菜”手段。

调研之后钱治亚发现,中国的咖啡市场非常贫瘠,她觉得咖啡市场有挖掘的潜力,于是钱治亚有概念,陆正耀能搞到钱,二人一拍即合,这个项目就是——瑞幸。

陆正耀用他屡试不爽的招数造就了瑞幸咖啡的疯狂扩张,完全复制了神州车系的崛起的商业模式,即一边融资一边疯狂补贴,拿着投资人的钱疯狂烧钱,陆正耀玩了一手“空手套白狼”的好戏。

从瑞幸咖啡2017年诞生伊始,直至2019年5月,短短18个月,瑞幸咖啡总共进行了13次融资,其中最大的一笔便为上市募集的5.61亿美元。在如此大手笔的金元攻势下,汤唯和张震都败下阵来,成为陆正耀的一枚棋子。

有了大量资本的注入,瑞幸可以不断地烧钱补贴消费者。从5.0折、3.8折,到1.8折,瑞幸留住了一大批消费者,市场份额也在不断提升。相关数据表示,截止上市前瑞幸在国内的门店数达到4910家,比“咖啡一哥”星巴克多出600家。

凭借市场第一的占有率,瑞幸于2019年5月17日登录美股,陆正耀一下手握三家上市公司,资本江湖“任我行”的地位更加稳固。

如果不是陆正耀野心太大,他可能会延续“不失手”的神话,但瑞幸上市不到一年时间曝出的“财务造假门”,在深扒之下这中间或另有套路。一个COO刘剑或背不起这口大锅,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作为一家上市公司,COO就是天大胆子没有上层授意也不敢如此胆大妄为,因为动机和收益都和他关系并不大,而真正收益的人,自不必明说。

巧合的是,就在瑞幸“财务造假门”事件曝出的前几天,瑞幸幕后推手之一愉悦资本创始及执行合伙人刘二海辞去了审计委员会委员职位;黎辉及大钲资本此前则通过两次减持大额套现,持股比例从14.06%下降到8.59%,收回了投资成本。

“任我行”左右使在恰当的时间,高位套现,很难说只是巧合,更巧合的是,陆正耀也每次都是在他所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价最高的时候减持套现,神州租车就见识过他的手段。

不管怎样,瑞幸事件造成的影响极为深远,对他本人的信誉还有中国企业的信誉是灾难级别的。这次财务造假是中概股有史以来最大的丑闻,让中国企业信誉扫地,以后中国优秀的科技公司,想要赴美上市,将面临更多的未知难题。

陆正耀从瑞幸项目获利如何不得而知,但是这次事件也引发了蝴蝶效应,在暴雷的次日开盘,神州租车股价暴跌50%,他一手缔造的“神州神话”开始跌落“神坛”,也为神州租车的退市埋下了伏笔,神州租车2020年报显示,净亏损41.63亿元,负债总额80.97亿元。

双输的双杀局面

还有一个巧合事件再次出现在陆正耀身上。

瑞幸“财务造假事件”的时间节点恰巧和陆正耀斥资80亿元收购宝沃汽车相吻合。陆正耀自己身价多少都和他的收购案没有关系,无论是神州租车还是神州优车亦或者瑞幸,陆正耀最擅长的就是善于“利用外资”。

因为此时神州租车的账上现金只有7.58亿元,而持续亏损多年的神州租车只是刚刚由负转正,并未盈利,斥资80亿元去收购一个长期巨额亏损的企业,不仅不合情理且自身实力也不允许,但善于在资本市场长袖善舞的陆正耀让这种不可能变成了可能。

陆正耀的算盘打的不错,收购宝沃汽车之前,神州系汽车生态圈已经成型:神州专车为用户提供出行服务;神州租车的车辆既可用于出租,还可租给神州专车使用;神州买车解决了神州租车的二手车处置;神州车闪贷则为买车方提供金融贷款服务,唯一还有缺陷的就是神州的上游车源,在这一环套一环之下,宝沃的出现,为神州系解决了重要的上游车源问题,陆正耀从汽车制造到电商平台,再到专车、租车平台的完整产业链搭建成功。就这样陆正耀左手卖给右手的操作成了可能,2019年神州租车向宝沃采购了24.4亿元的车源。

但瑞幸的造假事件不仅影响了陆正耀个人的声誉,也间接影响到宝沃汽车。宝沃汽车销量由2019年的5.45万辆直线下降到2020年的8740辆(汽车之家给出的上险数为7265辆),直线暴跌84%。随着私募巨头安博凯入主神州租车,宝沃唯一稳定的大客户也将失去,失去了造血续命的机会。

陆正耀和宝沃的合作是双输的结局,陆正耀只要自己想要的,对于宝沃的长期规划和发展或并不在意,收购宝沃后没有一款新车推出,研发停滞,当宝沃无法给陆正耀带来利益时,可能成为弃子。目前陆正耀几乎放弃宝沃的市场端,而原先说好的收购款分期也迟迟没有下文,宝沃不得已使用法律手段,商业毫无诚信、唯利是图成了陆正耀的又一标签。

逃脱处罚

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瑞幸造假事件,开始反噬陆正耀的“手足”,有些都是从神州时就一直支持他的投资机构。

资本虽然也是逐利的,但却是有记忆的,瑞幸财务造假事件虽然已经远去,但是很难有哪家投资机构再继续信任陆正耀,因为整个资本江湖都是陆正耀“套路之王”的传说,他善于“经营账目、玩弄资本、营销包装”的招数已经众人皆知。

《笑傲江湖》的任我行,在众叛亲离后一步步退守黑木崖。陆正耀在资本江湖闪转腾挪的空间也越来越小。

陆正耀最终还是逃脱了惩罚,只是交了部分罚款和丢了董事长的职务。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与瑞幸咖啡就财务造假事件达成和解,瑞幸咖啡同意支付1.8亿美元的罚款,前者则免除对瑞幸财务造假的指控。

中美两国监管机构的处罚对象都仅限于瑞幸咖啡,并没有追责到陆正耀个人身上,无论中国美国,都没在法律上对他进行判定,或者作出行业禁入的处罚。

尽管陆正耀侥幸逃脱了处罚,瑞幸财务造假事件却对他的个人信用和形象造成灾难性的打击。

小面日记或成滑铁卢

监管也许放行,市场再难买单。

陆正耀以“小面日记”再次试水资本市场,反应平淡,大多机构对陆正耀持回避和观望态度,就连他的“左右二使”这次也未能出现在他身边。

抛开资金的问题不谈,以面条为餐饮主业,想在餐饮市场成功上市本身就很不容易,无论是市场占有率第一的马兰拉面还是味道奇特的重庆小面,都还没有上市。

陆正耀这位“资本玩家”的最终目的仍然是上市,不上市就无法套现离场。

瑞幸虽说也能归于餐饮范畴,但它和小面是完全不同的两类,瑞幸可以标准化,真正的餐饮很难标准化,瑞幸的模式在小面日记上可能无法推行。

即便陆正耀搞到了融资,餐饮上市一直是国内的老大难。因为餐饮的税收监管困难、食品安全监管困难,以至于相关部门对餐饮上市卡得很严,曾经红极一时的俏江南都在上市遭遇滑铁卢,导致一蹶不振,那些上市的餐饮企业也并不好过,全聚德、湘鄂情、小肥羊都是上市失败的实例。

另外在查阅中国证券史后发现,曾有相关企业尝试在财务造假后几度谋求再上市,都没有成功。有造假前科的人,如果想再创业然后IPO,证监会在审核环节会更加严格。

陆正耀这个“有前科”的资本玩家,表面上和小面日记是没有任何关系的。但回顾其让钱治亚掌管瑞幸,这样“幕后操控”陆正耀轻车熟路。正因为后背有他的身影,小面日记的上市之路将更加坎坷。

或许,“资本江湖”会一直有陆正耀的传说,但是时代已经变了。轻科学管理重包装营销的他,将被时代抛弃,套路赢得了一时,赢不了一世。

陆正耀,见好就收吧。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