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炒鞋团血拼618:昼伏夜出、疯狂扫货、搏数倍差价

创事记

关注
李宁球鞋遭热炒价格暴涨32倍 得物APP官方回应:已下架

欢迎关注“新浪科技”的微信订阅号:techsina

文/王古锋

来源/连线Insight(ID:lxinsight)

618已经拉开帷幕,隐藏在买买买的消费者当中的,是倾巢而出的炒鞋团。

许多电商平台提前不定点推出了优惠商品,炒鞋团就如随季节狩猎的猎人一样,蹲守在屏幕前,只为等到这一年中难得一次的囤货时刻,而后他们将高价出货、迎来丰收。

为了这次的618活动,炒鞋团早早开始备战。

从前期的人员组织、资金准备乃至起居生活,他们都开始为这一次抢购大潮做好准备,昼伏夜出成为炒鞋团的常态。除此之外,还有不少人用上了自动抢购软件,对平台的优惠商品进行批量扫货。

作为一个消费者,当你蹲守零点、还没按下提交订单按钮的时候,却发现你惦记了好几天的跑鞋就已经显示没有库存,那么大概率这双鞋已经落入了炒鞋团的手中。

炒鞋确实挣钱,一位资深炒鞋人士刘健对连线Insight说道,“炒鞋的利润率一般在30%以上,扣除平台各项费用仍可以保持在20%以上。但这只是一般的抢鞋,如果能抢到‘大肉’(限量版鞋),利润率高于50%都很正常。”

不过当炒鞋的生意置于阳光之下,炒鞋的竞争日益激烈,例如一双首发的耐克球鞋,上万人哄抢已经稀疏平常。先来者得利,后来者连汤都喝不上。

这也导致,有的人在涌入、有的人却选择退出。像刘健这样炒鞋多年的人,甚至开始从个人炒鞋转向了引流指导,传授囤鞋技巧。

那么,炒鞋团将如何备战这场618?炒鞋还是一门好生意吗?

一次囤7万的货,炒鞋客血拼618

年中大促,电商平台对商品接连进行降价,一帮筹备已久的炒鞋团也准备在这个时期大规模地进行囤货。

凌晨1点,万籁俱静,但某个100多人的炒鞋群里,炒鞋客却依旧躁动不已,他们在群里分享最新的炒鞋信息,随着一声“梭哈”(一次性抢购)的口号,所有炒鞋客疯狂点击链接,只为抢到一双特价鞋。

线下战场一样疯狂,一位炒鞋客发现李宁的线下专卖店有货,正当他火速前往之时,却发现不过几个小时的功夫,28双鞋已经被抢走。其他群友也在不时打听线下门店信息,大规模、计划性进行线下扫货。

这其中,刘健和赵乐所带领的炒鞋党也早早开始了准备。

刘健和赵乐是一个炒鞋群的负责人,在分工上,赵乐担任线报员的角色,刘健则负责引流以及对成员答疑解惑。

从5月20日起,赵乐在群里开始大量发布球鞋线报。

所谓球鞋线报,就是球鞋买卖价差信息。淘宝、京东、唯品会等各大电商平台,会在618前夕推出各式各样的补贴措施,使得部分商品价格比较明显地低于市场的零售价格,从而形成利差。

以一款阿迪达斯男版运动跑鞋为例,其零售终端价大致在1000元左右,在618打折促销中,该款产品的价格可以降到560元,前后差价近400元。

据刘健透露,线报来源主要有两个,一个是自己发掘,情报数量会比较少;另一部分要靠付费购买,这部分情报通常由机器人通过平台收集数据得到差价,然后自动生成链接和方案。

据连线Insight不完全统计,在炒鞋群里,赵乐一天所发布的球鞋线报多达上百条,炒鞋对象集中在大品牌,包括耐克、阿迪达斯、斐乐、多百伦。

有了线报,接下来就是资金和人员筹备。

刘健说道:“一个人操作的话忙不过来,我淘宝五六个号,京东两三个号,还有人帮我代拍。这样一次活动,一个人至少都可以囤6、7万的鞋。”

据刘健介绍,为了囤鞋、撸货,炒鞋团人均流动资金至少要5万,信用卡可以说是必备的。

除了刘健以外,在炒鞋群里,还有各式各样的群体,有大学生、三四线城市的公务员和部分上班族。他们不少是新加入的成员,也在准备多个手机、注册不同账号,在京东、淘宝上开plus会员和88vip会员,只为在618活动中享受到更优惠的折扣。

对于炒鞋的技巧,刘健和赵乐都很有一套。

按照赵乐的炒鞋经验来看,炒鞋的关键在销量和差价:销量好、不愁卖不出去,耐心等价格回弹;销量差,利差大,要主动砸价卖;销量差,差价小,可考虑退货;销量好、差价大,放心囤。

“如果跟着炒鞋群里大部队的节奏走,不盲目瞎买瞎卖,其实不用担心囤货的风险,因为群里的方案都是有一定销量的,大不了没卖出去的话,退回给平台。”刘健也说道。

低买高卖,转手价格翻十倍

炒鞋途径不外乎两种:炒作限量版球鞋,或是批量低买高卖普通球鞋。

据刘健透露,相比于以往炒鞋团只专注耐克、阿迪达斯等国外品牌,今年市场的目光更多放在了国产品牌。如安踏、特步、李宁等品牌,只要有利差,都可以成为炒鞋团的目标。

例如,今年4月份,国潮品牌崛起,李宁的球鞋价格突破天际,一款发行于2016年的李宁韦德之道4银白配色,从零售参考价的1499元飙升到了48889万元。

不仅是李宁,像匹克这样的国内品牌,在今年520的时候也出现过一波炒鞋潮。当日,匹克一款樱花配色的球鞋,原本价格在2000多元,被炒到了近万元的价格。

不难看出,炒一款限量版的鞋,其涨价幅度从几倍到几十倍不等,扣除炒鞋客购鞋的成本,一双鞋的利润便能达到几千甚至数万元。

不过这只是针对限量版球鞋炒作出来的利润,相比之下,“普通款的球鞋利润率没这么高,而且要想抢到限量款本来就很难,炒鞋团平常更多的是‘搬鞋’,做的是低买高卖的生意。”刘健说道。

从赵乐公布的各类球鞋战报来看,目前大部分囤鞋的人,会选择到鞋类交易平台出手,按照从电商平台抢到的优惠价格(买入)到鞋类交易平台出手(卖出)的价格差价计算,普通的一双鞋利润率能达到30%以上。

不过真实的利润率会有所降低,因为除了买卖价差以外,还需要扣除物流成本以及鞋类交易平台的查验成本。

例如,连线Insight在一个鞋类交易平台上查询到,一款售价1859元的鞋,运费12元左右,平台缴纳的技术服务费、转账手续费、查验费、鉴别费、包装服务费分别是为售价的5%、1%以及固定的8元、15元和10元,扣除各项费用后,最终到手收入为1714元。因此,一双鞋的利润率大致在20%左右。

虽然 “搬鞋”(低买高卖)利润比不上买断某一限量款球鞋,但刘健也说道,“日常的搬鞋收入比较稳定,风险更小,因为多数球鞋从电商平台搬运过来,用好七天无理由退货的规则,基本零风险,顶多掏点运费就行了。”

从电商平台进货,到鞋类交易平台售出,一条完整的生意闭环已经形成,而这样的模式只要能够跑得通,剩下的便是批量复制。

在618这个节点上,资深一些的炒鞋客都选择囤鞋,因为电商平台短期内大量放货,大部分鞋类的价格都是在下降。

刘健说道,每年618和双11前后,就是他“搬鞋”最忙碌的时候。这时电商平台鞋类的价格行情经常性跳水,一般准备7-8万元的资金囤货,大概两三个月后出货,等价格回升便能获得10万元左右的收入。

也有像柳明一样的在校搬鞋党,因为比较喜欢打篮球,对球鞋信息关注得多一些,也因此注意到炒鞋赚钱的方法。

根据柳明公布在鞋类交易平台的销售数据,迄今为止柳明搬鞋获得的销售额达到了6万多,即使以10-20%的利润率来看,也是不错的战绩。

在618这个节点上,柳明已经囤了1.5万元的鞋,并不急于出售,柳明大致算了一下,以现在行情价格,整体利润率可能只有5-10%甚至更低,但是等618过去后,等价格回升,利润率会重新攀升到20-30%,显然后者更划算。

不过柳明的个例仅仅代表了炒鞋党的一小部分情况,多数的炒鞋党在炒鞋过程并没有挣到太多钱,在刘健的炒鞋群里,不少人抱怨炒鞋难,甚至一部分人已经开始退出。

小白被收割,老手生意也难做了

在柳明看来,炒鞋生意越来越难做,最主要的原因在于信息公开透明,涌进来炒鞋的人太多了。

柳明说道,“一双耐克的新鞋发售,几万人、几十万人都在抢,备了七八个账号,一个月下来也不见得能中几双。能不能抢到限量款的鞋,全是看运气。”

限量款难以抢到,日常的搬鞋也不是一个轻松的活。

电商平台放货基本上是每日0点放一波库存,并在后续的不定期时间里,又会陆续补货,这也让搬鞋党深夜蹲守出货成为常态。

以柳明6万多的销售额为例,作为在校生,柳明前前后后用了一年左右的时间才完成从进货到全部出货的过程。柳明透露,“这和电商放货时间、炒鞋本金规模有关,也跟结账周期有关。”

据他介绍,一双鞋从购买到出货,前后经历的时间可能要一个礼拜甚至半个月。

比如从京东上买过来的鞋,从发货到他收货大概要两天,然后他发货给鞋类交易平台,又要两三天。等到平台收货,再根据卖家的出价去匹配买家,也要耗费一两天的时间,若是碰到销量不太好的鞋,匹配时间更是会长达一个礼拜。

直到匹配完成,才能由鞋类交易平台发货给买家,最后完成结账动作。

所以,不论是炒鞋还是搬鞋,对于多数小白来说,很大的风险就是资金压账。一旦炒鞋上头,没有控制好行情,很有可能货物还没有售出,自己便已经资金告罄。

除了资金周转上的问题,炒鞋客更要面临平台的种种限制。

一方面平台的限购措施越加严厉,不论是淘宝、京东还是拼多多,相比于以往一人可连续拼多件商品,如今大部分折扣力度大的商品都已经限定了一人最多可购一件或者两件。

所以炒鞋客们不得不一人准备多台手机,经营多个账号,而这大大增加了他们的成本。

另一方面,在鞋类交易平台,卖鞋需要缴纳保证金,一旦鉴别未通过或鉴别货物有问题,平台将扣除卖家的保证金。

例如,柳明在交易平台上卖鞋就遇上过不少快递被拒收的事情,“可能鞋子或者鞋盒有些小瑕疵,整体问题不大,但是平台就是不给过。一旦被拒收,往返的运费都是由卖家来负责的。”柳明说道。

因此,选什么样的鞋、怎么抢到心仪的鞋、抢到后能不能自己保养和鉴别,以及顺利通过平台检测,都是搬鞋客的必备技能。

但对于大多数短期炒鞋党来说,他们并没有习得上述门道,而只是看中了“7天无理由退货”的条款,便误以为风险不存在。

然而,7天窗口期十分短暂,一旦中间某个环节延误,他们将无法免费退货,只得倒贴运费。

在各种代抢软件的加持下,搬鞋客里面的散兵游勇还将更难存活。

在炒鞋客群体里,专业的代抢软件往往是由专业的炒鞋团自己雇人研发,并且会随着电商App的更新进行版本迭代,而这样的软件基本不会流通于市场。

流传在大多数炒鞋群或者淘宝上售卖的代抢软件,全是老旧版本。使用老旧版本不仅难以抢到货,还容易引起平台监控,造成封号。

在刘健的炒鞋群里,就有不少人由于购买抢购软件造成账号进入黑名单,所谓的黑名单并不是指封号,而是成为被平台监控的对象。一个账号成为被监控对象后,不仅难以抢到热销商品,就连平台向大众发放的优惠券也领取不到。

即便抢到了想要的鞋,搬鞋团亦面临出货渠道相对单一的问题。在柳明所认识的同行里面,多数鞋贩子最终还是把鞋卖给同一个鞋类交易平台,这也造成一个后果——卖家在同一平台争相竞价,最后鞋子的价格一降再降,利润下滑。

刘健也透露,新手玩家一般拿不住货,急于在平台变现,容易造成行情跳水。

面对越加艰难的搬鞋市场,刘健也在转型,刘健表示,现在主要工作不是囤鞋,而是搭建社群、教授炒鞋技巧,其主要目的为了引流,并打算朝短视频转型。

“最后,我们可能会自己卖鞋”,刘健说道。

起初,部分鞋类短期内供给需求变化剧烈,部分炒鞋客伺机囤货,助长了鞋价的攀升,也让炒鞋这门生意彻底出圈。

不过当炒鞋的生意被更多人熟知,抢鞋、卖鞋变得越来越拥挤,炒鞋客的算盘亦越来越难得逞。或许有一天,炒鞋这门生意将彻底消失。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刘健、赵乐、柳明均为化名。)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