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GDP从全国第1掉到第6,香港怎么了?

创事记

关注

来源:吴晓波频道

制造业空心化、高科技缺位,只靠金融、地产支撑的香港经济,就像在跛脚行走。

香港这几年吸引大家的目光,似乎很少是因为什么值得高兴的事。

就在上个月,香港公布了2020年的GDP数据——2020年香港实现本地生产总值27107.3亿港元(大约相当于人民币2.4万亿元),同比实质下跌了6.1%。

如果把香港和内地城市进行比较,那么它今天的经济总量不及北上广深和重庆,排在第6位。排名第7位的苏州,2020年GDP只落后香港约4000亿元,从发展态势来看,苏州的GDP要超越香港不会花太久。

数据来源:各地统计局

要知道,上世纪90年代初期,香港的GDP一度接近内地的1/4,人均GDP更是达到内地的50倍。1997年回归这一年,香港的GDP总量已经达到1770亿美元,比北上广深和重庆加在一起的GDP还要多。

20多年来,“东方之珠”的光芒渐暗,让人唏嘘。

今天香港的支柱产业主要包括金融服务、旅游、贸易和房地产,而在几十年前,制造业才是香港的根本。上世纪40年代后期起,特别是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后,香港面对的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契机:一是为避战乱,中国内地的资本和移民大量涌入香港;二是伴随消费能力和劳动力成本的提升,欧美国家需要转移制造业产能;三是中国内地遭受西方国家的封锁。

在这样的背景下,香港承接了大量来自欧美的制造业,并成为了被封锁下的中国内地与全球经济和金融系统沟通的唯一通道,由此迎来了一波强势崛起。

1960年代的香港风貌

从1960年到1980年的20年间,香港的GDP以年均近9%的速度增长,跻身亚洲四小龙,风光无限。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香港作为亚洲地区最大的轻工业产品制造基地,出产的纺织品、钟表、玩具等“香港制造”风靡全球,工业产值最高峰时,香港有近一半的人口从事制造业的工作。

不久前去世的香港实体企业家、“毛纺大王”曹光彪,他的毛纺工厂曾是世界最大的羊毛衫生产商。再如李嘉诚,他的起家,靠的是做塑料花生意。

伴随经济增长,香港也和昔日的欧美国家一样,有转移制造业的需要。而最大的“接盘侠”就是中国内地市场。

适逢内地改革开放,香港的大量低端制造业向珠三角一带转移,以所谓三来一补(指来料加工、来样加工、来件装配和补偿贸易)的方式渗透到了深圳、东莞、佛山等地。与此同时,中国几乎所有的部委和省市都在香港设立了自己的窗口公司来进行对外贸易。

这样一进一出,香港实现了由劳动密集型产业向金融贸易服务等服务行业的转型。到了1988年,香港的人均GDP迈进了1万美元俱乐部,这一时间比内地早了将近30年。到90年代初,香港已经是全球最重要的金融和贸易中心之一。

维多利亚港天际线

然而随着实体经济的大举撤出,香港的经济被金融和房地产业越捆越紧。

1990年代初期,在金融中心地位确立和低利率政策施行的背景下,香港房价高企。市场的投机行为随即升温,导致房价进一步飙升,整个香港房地产市场充斥着投机风气,资产泡沫化问题日益加剧。

从1991年到1997年上半年,香港房价增长近4倍。在1997年6月巅峰时期,香港中档住宅的价格高达每平方米8万港元左右,豪宅价格更是达到惊人的每平方米20万港元。

香港光鲜的外表下,产业危机的魅影已经无限逼近。

香港密布的楼房

时任特首董建华曾试图做出一些改变。他提出“八万五计划”(每年兴建房屋单位不少于85000套,10年内解决全港7成家庭居住问题),试图抑制高涨的房价,解决住房问题。

但这项计划生不逢时。

1997年,金融危机席卷亚洲,港币汇率和港股承压暴跌,引发利率上升、信贷萎缩、失业增加等一连串问题,房价亦扭头下行。而按计划建成的房屋打乱了房市供给,加速了房价下滑,众多家庭无力偿还房贷,沦为负资产家庭。

祸不单行,2003年,非典疫情袭来,香港经济陷入内外交困的境地,股市、楼市几乎是三级跳般地连年下跌。

在经济最低迷的时候,恒生指数下跌超过6成,房价下跌将近7成,居民上街抗议,香港满城风雨。随后,香港取消“八万五计划”,大幅缩减土地供应,供求失衡下,香港房价重启上涨之路,而这一涨,就涨到了现在。

董提出的另一项转型计划是“数码港”计划,他希望凭借香港在资本、人才等方面的优势,来实现在高新技术领域的突破。

结果,命运又和香港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世纪之交,互联网泡沫破裂,“数码港”计划出师未捷,颇为讽刺地沦为了地产项目。

香港转型的众多尝试,要么受到既得利益集团的阻挠,要么在实施过程中遭到现实因素的制约,最后都一一落空了。

连番受挫,香港再不复往日的意气风发。从数据来看,从1997年到2017年的20年里,香港GDP年均增长率大约只有3%,这个数字就远远落后于内地了。

数据来源:Wind数据库

到今天,香港的产业仍然以金融贸易旅游为主,而高新技术在香港产业中几乎没有存在感。

在历年世界经济论坛发布的《全球竞争力报告》中,香港的得分排名最低的一项一直是“创新能力”,2020年综合排名第五的香港,在创新能力这一项的排名在20名开外,而创新能力的子项目中,香港的研发能力排名最差。2020年,香港的研究支出占比不足GDP的1%。

制造业空心化、高科技缺位,只靠金融、地产支撑的香港经济,就像在跛脚行走。

2020年,新冠疫情又给了香港当头一棒,它的各个行业,特别是旅游业、贸易等支柱行业所遭到的打击是毁灭性的。整个2020年,香港的经济增速是-6.1%,这个数字比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下的-5.9%和2009年次贷危机时的-2.5%还要糟糕。

另一个雪上加霜的数据是,2020年香港人口数据出现了有记录以来的第一次年度负增长,香港的出生率甚至已经比以“少子化”而闻名的日本还要低。

如今的香港,在经济增长上有心无力,要走出目前的困局,恐怕需要很长的时间。

面对众多棘手的难题,香港的发展前景在哪里?香港在产业经济层面还有没有实现突破的可能性?有的,那就是粤港澳大湾区发展一体化。

粤港澳大湾区建设规划要点

在产业的意义上,香港在未来很难继续扮演窗口或者跳板的作用,它必须融入到大湾区的建设中,重新设定自己的城市和产业定位。

香港要做的是坚持自己的优势,也就是强化自己作为国际资产管理中心和风险管理中心的功能,同时和大湾区内的深圳、广州、大佛山地区等形成更好的产业协同作用。

在黑暗的隧道里走了现在香港也该看见隧道尽头的光亮了。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