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科技

滴滴露“两手”:一手是移动出行,一手是本地生活服务

滴滴露“两手”:一手是移动出行,一手是本地生活服务

创事记

关注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周继凤

来源:深燃(ID:shenrancaijing)

停不下来的滴滴,带来了新故事。

故事的一头,依旧是一站式移动出行,另一头则是本地生活服务。

3月份,滴滴低调上线“花小猪”,通过低价社交拉新的方式打入下沉市场;6月27日,首次面向公众开放自动驾驶服务;9月份,宣布旗下出租车业务升级为“快的新出租”,并投入1亿元补贴预算,此外,还陆续在两轮车、跑腿、货运等领域出击。

但最近令市场瞩目的新动作是,11月16日,滴滴带着比亚迪代工的首款定制网约车D1,正式杀入了新能源汽车领域。

定制网约车,给移动出行这盘棋增添了更多的价值维度。滴滴和比亚迪的联手,给汽车上下游产业链的生产模式带来了新的可能。而滴滴提出,到2025年,定制网约车新的迭代版本将搭载滴滴自研的无人驾驶模块。

本地生活服务的抓手,也渐渐浮出了水面,稳住出行底盘的滴滴选择加入这场陌生领域的突围战。

6月15日,没有电商背景的滴滴上线了橙心优选小程序,挤进了社区团购赛道。但滴滴并非没有想象空间,一位滴滴负责人表示,很多人认为拼多多用户一定是多多买菜的用户,美团买菜的用户一定是美团优选的用户,但其实吃穿住行与生活服务的用户群体相同,滴滴出行是服务类平台,加上两轮车月活用户超过4亿,这些都是潜在用户。

一边“造”车,一边“卖菜”的滴滴,步子似乎迈得有点大,但也给足了市场想象空间。

滴滴“造车”,蓄谋已久

滴滴与比亚迪,一个出行服务平台,一个制造产业平台,走到了一起。

11月16日,滴滴带着比亚迪代工的首款定制网约车,正式杀入了新能源汽车领域。

滴滴这一动作,看似猝不及防,实则蓄谋已久。因为这桩合作源于2018年,彼时滴滴联合包括比亚迪在内的31家汽车产业上下游企业,成立了“洪流联盟”。这个联盟的目的就是共同推进共享新能源汽车的设计和标准,以及共同设计、生产共享出行智能工具,当时的命名就是D1。

两年后,滴滴认为拿到了用户调研和数据反馈,现在是时候向生产厂商发起定制需求了。滴滴出行总裁柳青反复强调,D1的设计不是拍脑袋想出来的,背后是千万次的用户反馈和近万次的深度调研。

按照滴滴官方的介绍,这款“青苹果”颜色的D1由滴滴负责定制和采买,交由招募来的无车司机租赁驾驶。针对司机,这款车采用了高度定制的超级座椅、移动公文包等,以缓解司机的驾驶疲劳;D1还联通了车与滴滴平台,通过一块10.1寸大屏实现车网一体操作;针对乘客体验,D1支持“遥控”设计,乘客可通过滴滴APP调节车内空调温度、风量以及座椅加热……

市场中好奇的声音也随之出现,官方称,滴滴坐拥5.5亿用户,平台上连接了超过3000万台车辆,那么为何大费周章自己参与“造”车呢?

事实上,稳坐互联网出行第一把交椅的滴滴,运力依然是老大难问题

自2019年1月1日开始,滴滴要求车主持双证上岗(网约车驾驶员证、网约车车辆合格证),兼职司机变为专职司机,共享经济成了载客生意。对于滴滴而言,成本增加了,扩张的步子也要慢下来才行。

而D1的出现或许能在某种程度上缓解这一难题。汽车分析师张翔对深燃表示,目前多座城市在推广新能源出租车,对于企业而言,也意味着可以免费申请运营牌照,与此同时,不仅节能、环保,还降低了运营成本。

有媒体曾算过这样一笔账,在广州,电动网约车司机的平均充电费用约为1.2-1.5元/度,折合为1500-1800元/月,平均保养成本为200元/月,而燃油网约车的平均加油成本为2400-2800元/月,平均保养成本为300-400元/月。这意味着,电动网约车司机的收入水平高于燃油网约车司机。

《2020滴滴平台绿色出行白皮书》提到,截至2019年底,滴滴平台注册的纯电动车96.9万辆,在全国纯电动车汽车保有量中占比超过31%。但这些注册车辆更多是采买或租赁形式,如今滴滴似乎想明白了,与其借他人之手,不如“自己定制”

在运营模式方面,D1改变了过往按整车付费的购买方式,转变为按公里付费。这意味着,旧的租赁模式多是一个司机租赁一辆车。而D1模式下,车辆运行的整车数据能与滴滴平台数据打通并形成闭环,意味着一辆车一天24小时的运营时间可以共享出租给多位司机。运营效率将大幅度提高,也为更大想象力和更多的技术应用提供了空间。

滴滴创始人兼CEO程维解释称,滴滴和司机相当于“运营商模式和手机用户的关系”,“给电网付费,但你不需要发电机”。

一位投资人看到滴滴发布的D1后表示,“(D1)有利于帮助平台获取出行数据,为未来的无人驾驶方向提供数据基础。”

在滴滴的畅想里,平台还将同步优化软件和硬件,同时预测,到2025年,共享汽车有望在滴滴平台普及超过100万台,新的迭代版本还将搭载滴滴自研的无人驾驶模块,到2030年,希望去掉驾驶舱,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无人驾驶。

且不论遥远的无人驾驶,目前的D1已经引起了汽车产业链上下游的诸多讨论。

“不少汽车主机厂担忧,这次比亚迪给滴滴定制成功,那么以后会有更多的出行公司找主机厂定制。”张翔对深燃分析。

“如果滴滴有自己的车机系统、智能系统,完全可以把整车智能化、娱乐化都用自己的产品,其他硬件由传统主机厂来开发。最终滴滴与主机厂的关系就像今天的苹果和富士康。”一位汽车工程师在社交平台上写道。

在“卖菜”赛道突围

滴滴一边在出行领域打得火热,另一边,也在调兵谴将,打响“卖菜”这场新战役。

去年的资本寒冬一度让社区团购被资本抛弃,谁也没想到,疫情来了,整个市场在多家互联网巨头和创业公司的近身肉搏战中,又重新燃起了战火。

拼多多在今年加入了社区团购战场,将“多多买菜”定为战略级新项目,创始人黄峥亲自带队考察,号召全员开启硬核奋斗模式。

美团优选也在这一赛道定下了“千城计划”,重点针对下沉市场,美团CEO王兴在内部会议中强调:美团优选、美团买菜的生鲜零售业务是一场必须要打赢的战。

与此同时,覆盖四轮到两轮出行业务的滴滴也跨界入局了。

“3月份的时候,集团内部已经在密集地讨论社区团购。4月份就下定决心要做了。”滴滴负责人告诉深燃,疫情期间,市场出现大量的非接触性社区购物需求,既要便捷方便,又要便宜有品质。社区团购刚好能满足用户的一系列需求。

外部看到的滴滴,动作密集,打法凶悍。今年4月,滴滴悄悄派出一支急行军进驻四川成都,5月团队正式成立,6月15日橙心优选小程序上线运营。同时,滴滴内部大批技术和运营业务骨干以“活水”的方式加入橙心优选,这其中包括滴滴网约车平台公司CTO赖春波,他调任至橙心优选团队,负责产品技术、客服、仓配、品控以及履约体系建设。

如同当年的网约车大战,滴滴继续在社区团购赛道中突围——主打超低价模式。

最新消息是,11月3日,程维在内部会上表态,滴滴对橙心优选的投入不设上限,全力拿下市场第一名。

社区团购是门好生意吗?模式重、利润薄,为什么巨头们都要抢

在百联咨询创始人庄帅看来,社区团购约等于生鲜电商,生鲜这一品类经过了多轮的模式验证,目前有部分公司做到一百个亿的当口,这符合巨头进入的标准和条件。

这个战场里的巨头各有各的看家本领,美团地推团队强大,且曾在生鲜电商赛道试过错,有经验;拼多多有下沉市场作为后盾;阿里的线上线下打通的管理能力够强。它们的共性是,手握超级流量,有资金有实力,没有理由不对一个已经成规模、想象空间巨大的市场不感兴趣。

“当时听到滴滴进驻的时候,比较震惊。”不止一位业内人士对深燃表示。问题是,毫无电商经验的滴滴,为什么能进到这个战场,并扬言拿下市场第一?

一位分析师则表示,滴滴的优势是拥有社区团购最必备的技能——用户运营与渠道开拓经验。直白说,就是把在运营调度司机的资源和能力运用到社区团购上。

事实上,社区团购有两个属性,一个是线上平台属性,因为订单最终通过平台来完成,另一个是线下管理属性,生鲜零售业务的线下部分链条长、涉及环节多,从供应链到仓储入库、分拣,最终到用户手里,需要线下强管理能力。看起来,滴滴的运营开拓经验有了用武之地。

就目前来看,经过3个月时间的试水,橙心优选在川渝地区基本扎稳根据地,9月后加速拓展,进入全国快速扩张阶段。官方称,目前已经在四川、重庆、陕西等16个省市上线,订单量也有了成果:11月6日,广州、佛山上线首日订单量破45万;双11期间,橙心优选全国日订单量超过1000万单。

当然,“卖菜”这场战役,远未结束。庄帅表示,社区团购的竞争对手并不是其他的社区团购玩家,而是和在社区里做了近二十年的永辉超市沃尔玛以及新玩家每日优鲜竞争。社区团购当前处于基础建设的投入期,尽管各家都有基础优势,但谁有绝对的领先优势,能抢占多大的市场份额,目前还没有完全显现。

滴滴需要新战场

一边“造”车,一边“卖菜”,滴滴的步子似乎迈得有点大,但也给足了市场想象空间。

实际上,滴滴近年来的压力并不小。主营业务网约车的本质是将移动互联网的技术和算力运用到车辆上。清华大学全球产业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崔桂林在一篇研究报告中指出,这实则是一个供需两端用户忠诚度不算高的行业。即便在曾经的烧钱大战中胜出,坐上出行第一把交椅,滴滴也有诸多成长的烦恼。

一些手握C端流量入口的平台,如高德地图、百度地图、美团纷纷开启聚合打车模式,试图在网约车赛道分一杯羹。

从滴滴如今高调而密集的布局中,能看出滴滴想要在出行领域稳住底盘的决心。

3月份,滴滴低调上线“花小猪”,通过低价社交拉新的方式打入下沉市场;6月27日,首次面向公众开放自动驾驶服务,开始在上海接受公众体验报名;9月份,宣布旗下出租车业务升级为“快的新出租”,并投入1亿元补贴预算,此外,还陆续在两轮车、跑腿、货运等领域出击……

同时,滴滴也很清楚,出行的未来终究是自动驾驶。而联合比亚迪定制的D1,相当于给自动驾驶技术提供了一个可行的落点,如果计划行得通,按照滴滴画的大饼,到2030年有望去掉驾驶舱,实现完全意义上的无人驾驶。到时的滴滴就能免去最沉重的人力成本,有可能彻底颠覆整个出行服务领域。

而高调入局社区团购,显然是一场突围战。

滴滴一位负责人表示,很多人认为拼多多用户一定是多多买菜的用户,美团买菜的用户一定是美团优选的用户,但其实吃穿住行与生活服务的用户群体相同,而滴滴出行是服务类平台,加上两轮车月活用户超过4亿,这些都是橙心优选的潜在用户。

如今手握超级流量、有远见的巨头,都在搭建自己的生态。2018年,阿里巴巴集团宣布正式成立本地生活服务公司,外界将之解读为继新零售后,阿里生态战略的最新高地。在上市40天后,美团就将战略定位聚焦于Food+Platform模式,在餐饮和酒旅业务基础上,增加生鲜到家、出行、支付的新业务。

滴滴也不例外,逐步在向一个“一站式移动出行和本地生活服务平台”靠拢,而社区团购成为了很有利的抓手。用滴滴一位负责人的话来说,生鲜的需求非常强烈,是一个可以实现规模化、能够达到极高用户渗透率的商业切口,业务从省市层面覆盖到了城镇。

当流量争夺进入下半场后,滴滴显然不想将业务捆绑在车轮上,一旦找准了市场潜力巨大的赛道,滴滴手中的流量就有了进一步变现的可能。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