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科技

暴赚超百亿之后,高瓴参与“宁王”第二次定增,是否还有望复制“暴利”?

证券市场红周刊

关注

本刊编辑部/齐永超

在“宁王”于6月22日落地的定增中,高瓴耗资30亿获配超700万股。这是高瓴第二次参与“宁王”定增,截至6月27日,高瓴参与的此次定增浮盈超10亿元。值得一提的是,在之前宁德时代的第一次定增中,高瓴以百亿资金投入其中同时也浮盈了百亿以上,如今高瓴还会复制之前的“暴利”吗?

高瓴30亿参与“宁王”定增 投资金额相比第一次缩水7成

“宁王”二次定增落地,高瓴获配近732万股。6月22日,自宁德时代上市以来的第二次定增项目落地,最终确定22名认购对象,发行价格为每股410元,募资450亿元。

高瓴旗下的HHLR管理有限公司-HHLR中国基金获配731.70万股,获配金额近30亿。值得一提的是,高瓴曾在2020年7月宁德时代的第一次定增中同样耗巨资参与,当时的发行价格为161元/股,募资总额约197亿元,其中,高瓴认购100亿元。

从“宁王”的两次定增来看,其中存在一些相同点和差异。

如仅从募投项目本身来看,相同点为两次募资均以扩充产能为主,如本次定增募投项目中包括4个生产基地,分别为福鼎时代锂离子电池生产基地项目、广东瑞庆时代锂离子电池生产项目一期、江苏时代动力及储能锂离子电池研发与生产项目(四期)、宁德蕉城时代锂离子动力电池生产基地项目(车里湾项目)。

第一次定增则主要为聚焦湖西锂离子电池扩建项目、江苏时代动力及储能锂离子电池研发与生产项目(三期)、四川时代动力电池项目一期、电化学储能前沿技术储备研发项目,另外还包括一项补充流动资金项目。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定增因原定增预案调整,原93亿元的补充流动资金项目被去除

在这种情况下,也并未妨碍机构对“宁王”二次定增的关注。进一步梳理来看,定增名单显示,除了高瓴为连续两次的参与机构,其余两次均参与的机构还包括瑞士联合银行集团、摩根大通证券有限公司、国泰君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摩根大通银行。

不过,从机构定增的金额、名次来看,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如在“宁王”首次定增中,高瓴资本认购100亿元,约占197亿元总募资额的5成,且位居第一。

在本次定增中,高瓴认购金额为30亿元,占450亿元募资总金额的6.67%,且排名降至第五。由此来看,本次定增宁德时代,高瓴不再是“主导者”。

股价和估值走到新节点 “宁王”成本端压力同样不小

从高瓴两次参与“宁王”的定增时间点来看,从“宁王”本身而言,其估值状态、业绩及装车量规模等基本面数据均出现了一些变化。

首先从估值水平来看,宁德时代目前估值相较于首次定增时小幅下降。据Wind数据显示,本次定增时,即6月第四周(6月20日~6月24日),宁德时代的平均估值(TTM,下同)为79.01倍。对比来看,首次定增时点即2020年7月底,宁德时代的平均估值约为104.83倍。

另外,股价与市值体量也存在较大差距,如首次定增时,宁德时代股价在170元~200元,市值为4000亿元,目前股价上涨至超过500元,市值超过1.2万亿元。

另外,从装车量、收入规模来看,当前对比前两年均出现相对提升。

如据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数据显示,2020年7月,宁德时代的当月装车量为2.26吉瓦时,2020年全年为31.32吉瓦时。对比来看,最近的5月份,宁德时代的装车量数据上升至8.51吉瓦时,今年1~5月,宁德时代累计装车量为39.1吉瓦时,超过2020年的全年装车量。

随着业务规模增加,宁德时代的业绩水平也迎来大幅提升。据Wind数据统计显示,2020年第三季度,宁德时代营业收入为126.9亿元,2022年第一季度的营业收入则上升至486.78亿元。

但值得一提的是,与2020年第一次定增的时点相比,锂电池材料价格大幅上涨,从今年一季度的财务指标来看,锂电池企业受成本压力增加影响,毛利水平承压明显。如氢氧化锂、碳酸锂价格目前分别为46.7万元/吨、46.3万元/吨,相较于2年前同期,涨幅均高达10倍。

首次定增“宁王”已套现60亿 本次浮盈10亿

通过首次定增“宁王”的情况来看,高瓴可谓盈利丰厚。

从2020年的首次定增来看,锁定期为6个月,2021年2月4日迎来解禁,当日,宁德时代股价报收388.50元,高瓴当时持仓宁德时代的市值增加至241亿元,其间,宁德时代股价相较于发行价161.00元上涨了1.41倍,高瓴至此浮盈141亿元。

之后,高瓴逐步减仓。据Wind数据统计显示,自2021年一季报新进入宁德时代前十大流通股股东以来至今年一季度,高瓴共对宁德时代进行了3次减持。如去年第二季度,高瓴减仓798.94万股至4480.56万股;三季报减仓219.88万股至4260.69万股。今年第一季度,高瓴减仓宁德时代376.50万股至3884.19万股。

按照宁德时代去年第二季度、第三季度以及今年第一季度的股价成交均价测算,其间,高瓴合计套现超过60亿元。此外,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宁德时代收盘价报收512元,高瓴的持仓市值为198.99亿元,仍有百亿的浮盈,叠加套现的金额,高瓴首次定增“宁王”盈利远超百亿。

值得一提的是,与首次定增“高位减持”相对,高瓴第二次定增更像是在“低位吸筹”,但高瓴参与宁德时代的第二次定增后,同样在短期带来了“赚钱效应”。观察来看,宁德时代6月27日的最新收盘价为549元,按照高瓴获配731.70万股测算,最新市值已增至40.17亿元,浮盈超过10亿元。

那么,向未来去看,第二次定增宁德时代,高瓴还会复制首次定增那样的“暴利”吗?这一切都有待时间来揭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