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科技

比亚迪半导体分拆上市 背后一众资本大佬加持 缺芯潮下IGBT站上风口

财联社

关注
听新闻
分时图

分时图

《科创板日报》(记者,陈美),10月25日晚间,市场传来重磅消息。

比亚迪公告称,香港联交所同意分拆比亚迪半导体至深交所创业板上市,这意味着国内汽车巨头比亚迪成功孵化出一只独角兽。

而近日,随着管理层要求做好“碳达峰”“碳中和”的文件出炉,记者注意到,新能源概念比亚迪、宁德时代等也彻底被引爆,市值不断创新高,突破9100亿元……

发力IGBT,比亚迪半导体来了

作为比亚迪的子公司,比亚迪半导体诞生于2004。彼时,比亚迪通过比亚迪微电子切入集成电路和功率器件开发业务,形成比亚迪第六事业部。

但我国车用IGBT芯片和模块一直以依赖国外进口,为此王传福想进军IGBT业务。因为对新能源车来说,电池、VCU、BSM、电机效率都缺乏提升空间,最有提升空间的当属电机驱动部分,而电机驱动部分最核心的元件就是IGBT(绝缘栅双极型晶体管芯片)。

与此同时,全球IGBT的领先玩家为英飞凌、日本的三菱和富士,三家巨头蚕食掉IGBT 市场上面70%的份额。其中,英飞凌的产品结构可以覆盖到整个工业领域,三菱和富士更多是在传统的工业应用商。

在此背景下,比亚迪在2005年组建自身研发团队,投入重金布局IGBT产业。同时在2008年,比亚迪又通过收购宁波中纬半导体晶圆厂,实现了电动汽车驱动电机的研发和生产。

截止目前,比亚迪半导体已是国内车规级IGBT领导厂商,占据国内市场18%-20%的份额。并且在2020年年底,比亚迪对外展示了其自主研发的全新车规级产品IGBT 4.0,而高密度 TrenchFS 的 IGBT5.0 技术已于今年实现量产。

但在缺芯潮下,自去年以来,新能源汽车用IGBT的价格飞涨,整体涨幅超过了40%。此前6月,比亚迪半导体已向客户发出涨价通知函,宣布将从2021年7月1日起对IPM、IGBT单管产品进行价格调整,提涨幅度不低于5%。可以说,此时比亚迪半导体分拆上市,其主打的IGBT产业无疑站上了风口。

另据国海证券披露,2020 年比亚迪半导体营收14.41 亿元,净利润仅0.59 亿元,毛利率、净利率分别为27.87%、4.07%。同时客户集中度较高,特别是对母公司依赖度较高,2020 年近六成营收源于比亚迪集团。而同期,斯达半导前五大客户占比不足50%。

不过,生产模式方面,斯达半导此前主要采用Fabless 模式,近期正定增募资探索IDM 模式,而比亚迪半导体在功率器件方面则主要采用IDM 模式,在控制芯片和传感器方面则主要采用Fabless 模式。

估值过百亿,资本闻风而动

由于比亚迪半导体上市已提上议程,在正式开启上市之前,比亚迪就引入了大量战投。面对确定性的机会,资本们纷纷行动。

在2020年5月27日的公告中,记者看到,比亚迪披露了包括红杉资本、中电中金、中金资本、喜马拉雅资本在内投资。这些机构按投前75亿元估值计算,向比亚迪半导体合计增资19亿元,其中约7605万元计入比亚迪半导体新增注册资本,约18.24亿元计入比亚迪半导体资本公积。本次增资扩股完成后,机构投资者将合计取得比亚迪半导体20.2126%股权,而比亚迪持有的股权为78.4548%。

之后,在2020年6月16日,比亚迪半导体再一次集结资本。小米长江产业基金、招商资本、中芯国际、联想创投、深圳创新投资、碧桂园创投等等纷纷加入,同时该轮融资也按投前估值75亿元计算,向比亚迪半导体增资人民币7.9亿元。增资完成后,本轮投资者合计取得比亚迪半导体7.843129%股权。

之后,2020年8月,比亚迪和国家先进制造业产业投资基金展开B轮投资,但具体金额未披露。同年8月,比亚迪展开最后一轮C轮融资,中电中金、大湾区共同家园发展基金、中金传化基金、深创投、小米长江产业基金等再次加码。因此,在上市前比亚迪半导体估值就过百亿!

对此,华为研究专家周锡冰在接受《科创板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比亚迪半导体被分拆上市有几个目的。第一是融资,在资本市场上,融资能进一步支持研发,对母公司的估值拉升有很大帮助。第二,半导体在中国是个短板。如果能够赶上去,那么此时上市估值会更高,获得更多的资金青睐。第三,比亚迪半导体能解决产业供应链问题。

“比亚迪半导体上市后,如果能大规模量产的话,肯定是利好。因为市场芯片紧缺,造成车企纷纷减产。如果比亚迪半导体能提供芯片,并代工日韩车企的订单,那么未来的现金流是非常客观的。因此,看到比亚迪半导体的前景。”周锡冰说到。

值得一提是,上市在即的比亚迪半导体,于2020年4月向36个激励对象授予3001.98万份股票期权,占比亚迪半导体当时注册资本比例的10%,且期权的行权价格由“5.00元/每1元出资”变更为“4.54元/每股”。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