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科技

恐惧是可以被消除的吗?

新浪科技综合

关注

来源 | 酷炫脑

经典惊悚片《寂静之地》续作近期回归,各位惊悚片爱好者是不是被惊险刺激的剧情吸引得夜不能寐了?那么这种“吓破胆”的感受,能够通过科学的方法消除吗?

恐惧和焦虑影响着全世界数百万的人,那么,关于恐惧是可以被消除的吗?

在实验室中,对恐惧的抑制的研究有着相对复杂的过程:由一个先前建立过恐惧记忆的动物在正常的情况下接触一个引发恐惧的刺激物。一段时间后,由于恐惧记忆的消退,动物的条件性恐惧反应会趋于减弱。

 Via:giphy

近20年来,人们对“恐惧习得”的行为特征和神经机制有了更详尽的了解,这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巴甫洛夫的条件恐惧模型。在这个模型中,一个无害的条件刺激(例如特殊的光线、声音或地点)会与另一有害的非条件刺激(例如电击)相结合,从而引发受试鼠的条件性恐惧反应。于是,这些啮齿类动物会出现僵直(除呼吸外其余躯体运动的停止、声音诱导的惊跳反射幅度增加、血压升高、呼吸节律改变、超声波发射亢进、电击逃避行为等反应。

01 恐惧的消退不是遗忘

虽然很难确定在恐惧消退的过程会不会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遗忘,但大量研究表明,恐惧消退不能完全用遗忘来解释,它们可以在无外界干涉的情况持续几个月甚至几年,几乎不会自然遗忘

 Via:giphy

02 恐惧消退的训练

一般来说,任何使得无害的条件刺激与有害的非条件刺激相关度减少的操作都可以导致条件性恐惧反应的下降。以常用的消退实验为例,无害刺激会不断地单独出现,有害刺激却没有进一步发生,就可以成功地消退恐惧记忆

《辛普森家族》

03 恐惧消退是永久的吗

恐惧在经过消退训练后一般可以消除。但是,一些特例也表明,消退训练的期间和不久之后,条件性恐惧反应的减少可能不是永久性的。一些研究表明,消退的恐惧反应会重新出现。其中,研究最彻底的是复原、更新和自发恢复

1。 复原(Reinstatement)

复原是指在消退训练结束后,动物接触到与恐惧记忆中的触发信号无关的有害刺激之后,消失的恐惧反应再次出现的情况(图1a)。雷斯科首次观察到了复原现象的存在,并用实验证明这种效应仅针对已消减的无害刺激。实验中,恐惧的复原在无信号的电击发生后至少持续24h,这表明恐惧反应的重新出现不是由于电击反应增强了对电击的神经反应。随后的研究证实,如果要观察复原过程,那么没有信号指示的有害刺激必须在动物最终被测试的环境中发生。

这样看来,复原似乎取决于环境条件作用,并且很可能造成原有恐惧记忆和新的无信号刺激的恐惧的叠加。可能这些刺激独立出现时都在恐惧阈值以下,但结合起来时就会超过阈值。环境的弱刺激、已消失条件刺激的残余作用以及其他与环境相关的机制都可能有一定作用。

2。延续(Renewal)

延续指的是:当动物在不同于消退训练的环境下进行测试时,消失的恐惧反应可以再次出现(图1b)。例如,当动物首先在A环境中经受恐惧训练,对光产生了恐惧,而后在B环境中接受消退训练。最后,在环境A或B中测试其对条件刺激光线的恐惧时,得到了不同的结果: 在环境B中测试的动物对光几乎没有恐惧,而在环境A中测试的动物对光表现出了强烈的恐惧。

延续效应不是由于简单的环境条件使然,而是反映了环境条件在控制恐惧表现方面的一种场合效应或调节作用。因此,动物得到的信息不是“光线和电击没有关系了”,而是“在特定的此时此地、此情此景之下,光线和电击不再相关”。

但是,关于在加强消除训练之后,或有多种环境因素作用时恐惧的延续能否减轻,目前仍存在一些争议。

3。 自然恢复Spontaneous recovery)

自然恢复是指在没有进一步特定训练的情况下,随着时间的推移,消失的恐惧反应再次出现(图1c)。一般来说,恐惧反应恢复的程度与时间间隔的长短直接相关,也就是在有更长的时间间隔时,可以观察到更强的恐惧反应。

有研究者认为,自发恢复是为了对应对即将发生的有害刺激,但研究结果表明,在时间上间隔很久,且与有害刺激不相关时,自然恢复也会在重新引入无害刺激时发生。

04恐惧记忆的消退

在一项研究中,在恐惧条件化训练之后,对不同组别的大鼠分别于恐惧记忆建立后的10min、1h、24h 和72h 后进行消退训练,并评价其对恐惧恢复、恐惧重建和自然消失的敏感性。72小时后进行消退训练的所有动物在都表现出明显的恐惧恢复;而在10分钟后进行消退训练的动物都未表现出恐惧记忆的恢复;同时,训练时间间隔中等的动物则表现出中等程度的恢复。

Via:giphy

这与短时间和长时间的记忆消退之间的神经生物学差异是一样的。我们认为,遗忘或二次学习可能对恐惧记忆消退的过程具有不同的调节作用

1。 记忆巩固的状态

短时记忆和长时记忆的消退机制的有着明显的差异,这在记忆的巩固理论中可以得到解释。该理论认为记忆一旦获得,就会进入一个依赖时间的过程,记忆从短期的、不稳定的状态转变为长期永久的稳定存在。

当消退训练在恐惧形成后10分钟进行时,恐惧记忆才刚刚开始巩固;而当消退训练在72小时后开始时,恐惧记忆巩固可能已经完成或接近完成。恐惧记忆在两个时间点的巩固状态差异,可能是决定记忆消退机制的一个关键因素。

 Via:giphy

2。 强化无害记忆

对实验结果的另一种解释是,消退训练发生在将有害刺激于无害刺激配对的时间相近的情况下,实验动物可能认为这是一种配对阶段的延续,而不是一种消退的训练。也就是说,动物们会认为这是一种无害记忆的强化

恐惧的记忆当然可以被消除,我们有时会忽略了恐惧反应的恢复其实少之又少的事实,这说明某种程度的记忆清除是必然存在的。但是这种记忆的清除取决于环境因素,如消退训练的时间间隔等。要对这些复杂机制之间的差异进行全面解读,我们或许需要进行进一步的研究。

参考文献

1。Davis M 。 The role of the amygdala inconditioned and unconditioned fear and anxiety。 In: Aggleton JP (ed)。 TheAmygdala, Volume 2。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Oxford, United Kingdom, 2000, pp213–287。

2。Rodrigues SM, Schafe GE,LeDoux JE 。 Molecular mechanisms underlying emotional learning and memory inthe lateral amygdala。 Neuron 2004; 44: 75–91。

3。Myers KM, Davis M 。Behavioral and neural analysis of extinction: a review。 Neuron 2002; 36: 567–584。

4。Pavlov IP。 Conditioned Reflexes。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London, 1927。

5。 Bouton ME 。 Context and behavioral processesin extinction。 Learn Mem 2004; 11: 485–494。

6.Delamater AR 。 Experimentalextinction in Pavlovian conditioning: behavioural and neuroscienceperspectives。 Q J Exp Psychol B 2004; 57: 97–132。

7.Rescorla RA 。 Experimentalextinction。 In: Mowrer RR, Klein S (eds)。 Handbook of ContemporaryLearning Theories。 Erlbaum: Mahwah, NJ, 2001, pp 119–154。

8.Davis HP, Squire LR 。Protein synthesis and memory: a review。 PsycholBull 1984; 96:518–559。

9.Gale GD, Anagnostaras SG,Godsil BP, Mitchell S, Nozawa T, Sage JR et al。 Role of the basolateralamygdala in the storage of fear memories across the adult lifetime ofrats。 J Neurosci 2004; 24: 3810–3815。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