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科技

鸿蒙已出鞘,华为亟突围

新浪科技综合

关注
鸿蒙概念股一个月大涨179% 润和软件提示“涉鸿蒙”风险|资讯焦点

来源 / DoNews

作者 / 李昊原

鸿蒙没推送时,颇有争议;等到正式推送到手机后,争议却变得更大了。

DoNews在《HarmonyOS 2深度体验:更好看、更流畅、更安全》一文中提到,作为手机系统,HarmonyOS 2在流畅性和软件兼容性这两大指标上,前者有明显提升,官方还表示可以维持36个月不卡顿,后者可以安装绝大多数的安卓应用,对消费者来说,在手机上替代安卓系统是没问题的。

在写这篇文章时,我们拿一部已经安装了 HarmonyOS 2 的华为Mate X2,比起安装之前,几乎感受不到多少差异,一方面,这证明系统做的很成功,但这也引起另一个直击灵魂的问题——鸿蒙究竟是自主可控还是“安卓换皮”?

网络上这个话题已经让所有关心华为的网友们分成了泾渭分明的两派,这里不妨谈一下我们的看法。首先,HarmonyOS 2的开发用了AOSP(Android Open-Source Project,安卓开源项目)的代码,这是华为消费者业务软件部总裁、鸿蒙操作系统负责人王成录不久前接受《晚点》采访时确认了的。

AOSP项目由谷歌发布并开源,目前开源社区也由谷歌主导,手机上的安卓系统,准确点来说是AOSP加上谷歌的GMS(GoogleMobile Service,谷歌移动服务),而GMS不是开源的。

之前华为被列入实体清单,海外手机市场大受打击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无法继续使用谷歌的GMS服务了,并非不能继续使用AOSP,国内很多人其实不清楚这件事情,是因为国内本来就不能用GMS,取而代之的是各大手机厂商二次开发的系统,比如华为之前的EMUI,或是小米的MIUI,HarmonyOS 2应该说在这条路上走得更远,但依旧走在类似的方向上,所以目前很多App可以顺畅迁移到HarmonyOS 2。

这也是很多人认为HarmonyOS 2是“安卓套壳”的原因。不过王成录认为,这么想的人是“没有太准确理解什么是开源”,对此,目前国内唯一开设了鸿蒙移动编程技术的武汉大学,任课教师赵小刚博士也公开表示,虽然目前手机上的主界面和安卓几乎是一样的,但这不意味着HarmonyOS 2是套壳安卓系统,主要还是为了迎合用户习惯,以及解决目前移动应用匮乏而采用的策略。

王成录在采访时还表示,在今年10月份,鸿蒙会上线第三阶段的代码,其中“来自 AOSP 社区的、由 Google 贡献的代码几乎没有了”。

我们可以理解为,目前手机上的鸿蒙暂时是基于安卓开源项目开发的,但目的是为了在不影响体验的情况下早点投入使用,以后会随着版本更新,逐渐替换掉安卓的代码——最终量变一定引发质变,不然小米、OPPO和vivo做的事情,和鸿蒙有什么区别呢?

需要澄清的一点是,手机上的HarmonyOS 2是鸿蒙,但鸿蒙不只是HarmonyOS 2,甚至可以说,早期鸿蒙的项目计划说上可能都没有HarmonyOS 2这一项。鸿蒙最早立项是在2016年5月,是面向物联网的操作系统,目的是搭载在不同的IoT设备上,实现系统统一和多设备协同。

手机是IoT设备中优先度极高的一种,但由于华为与谷歌的协议,当时的鸿蒙避开了手机领域,直到2019年被列入实体清单,华为寄希望于未来能够恢复合作,也没有强调做手机系统。只是后来被迫放弃了幻想,才有了今天HarmonyOS 2的诞生。

如果说安卓是伴随着智能手机的爆发式增长而成为移动互联网两大生态之一,鸿蒙则是瞄准着未来万物互联的未来,鸿蒙诞生的初衷也不是为了取代安卓或者是做手机系统的“备胎”,从技术架构的角度来说,鸿蒙的“微内核”和安卓的“宏内核”有明显的区别,反而与苹果有些类似。

不久前的华为中国生态大会上,鸿蒙被列入华为六大生态之一,生态这个词,深受互联网公司的喜爱,但对硬件起家的华为来说,六大生态却既有主动的选择,也有被动的应对,都是未来华为生存发展的重要根基。

在今年3月31日华为发布的2020年财报中,消费者业务和运营商业务的营收增长都创下了历史新低,只有华为企业业务,还保持了23%的增长。在之前的文章里我们曾谈到,2020年,会是华为营收的拐点。不久后的4月28日,华为发布了2021年第一季度的经营业绩,营收1522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了16.5%。(有关对华为2020年报的详细分析,请参考《拆解华为财报:两大业务增长乏力,研发投入持续攀升》)

一季度营收的减少主要来自消费者业务,由于芯片断供和出售荣耀导致手机销量的下降。据市场研究机构 Countpoint Research 发布的数据显示,一季度华为手机在中国市场的销售额大降33%,在全球市场上,华为的占有率也跌到4%,退出前五行列。差不多一年前,华为手机的季度出货量首次击败三星,登顶全球第一,但在实体清单长期化的预期下,华为来自手机的营收还将继续萎缩。

在六大生态中,HMS Core生态毫无疑问是对标GMS Core,Android 生态中,只有签署了“移动应用分发协议”规定的手机厂商,才能使用 GMS Core,如果违反协议,Google 就有权终止服务,手机在海外市场的销售就会大受影响,所以GMS的作用主要是补足短板,目前其全球开发者数量超过270万,集成的应用数达到13.4万个,是全球第三大移动应用生态,但依旧与前两大差距悬殊,华为手机销量的逐渐下滑,对HMS来说也将会是釜底抽薪。

鸿蒙操作系统生态同样归属华为消费者业务BG,比起HMS Core来说,鸿蒙好在一开始是面向物联网设计的操作系统,除了手机外,智能手表、电视甚至车机都可以搭载鸿蒙。

虽然在华为目前“1+8+N”的产品体系下,手机仍是绝对的核心,但至少有更大的发展空间了,鸿蒙依靠其分布式软总线等技术特征,除了消费互联网,在端云协同的产业互联网也有用武之地。

按照目前华为的时间表,到2021年底,“1+8”设备就将全面升级到鸿蒙操作系统,数量规模超过2亿,同时也会适配华为合作伙伴的终端设备,包括智能家居、健康仪器、出行、教育等不同类别,预计数量会超过1亿。

目前,鸿蒙操作系统生态的智能硬件合作伙伴超过1000个,比如和美的集团就是“全方位战略合作关系”,还有50多个模组和芯片解决方案合作伙伴,并且在6月6日,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表示,华为已于2020年、2021年分两次把鸿蒙操作系统的基础能力全部捐献给由工信部主管的开放原子开源基金会。

虽然鸿蒙也会很大程度上受限于华为手机业务的发展,不过其潜力也巨大,在以后版本的更新中,我们也可以看到,它会不会在自主可控的路上越走越远,毕竟,即使是开源社区,也是有主导力量的。而从商业的角度来看,鸿蒙也许不利好模式类似的小米,尤其在鸿蒙彻底开源之后。

鸿蒙生态的名头最响,但这多少是因为华为消费者业务受到的打击最大,也最容易被消费者关注到而导致的。在华为六大生态中,官方认定的两个基础生态,就是鲲鹏计算生态和昇腾AI生态,无论是智能终端,还是网络、云服务都会用到。

鲲鹏计算产业战略是2019年7月由徐直军在北京发布,开放基于鲲鹏处理器的主板,支持合作伙伴发展品牌服务器,到2021年4月,华为伙伴鲲鹏服务器出货已经达到总出货的60%以上,预计2020年全年将达到80%以上。在服务器市场上,华为是全球前五的大玩家,IDC全球服务求2020年第四季度的销量上,还刚刚超越了联想成为第四名。

2021年,鲲鹏计算生态还将会有大发展,预计会有上万个应用迁移到鲲鹏,华为也会加大对伙伴和开发者的扶持力度,以及更严格的要求。

2019年华为发布的《鲲鹏计算产业发展白皮书》曾预测,到2023年,全球计算产业投资空间为1.14万亿美元,中国计算产业投资空间1043亿美元,接近全球的10%,市场空间还很大。

昇腾AI生态源于2018年10月华为全联接大会发布的华为全栈全场景AI解决方案和2019年8月发布的全场景AI计算框架MindSpore开源计划。

目前在硬件方面,有超过10个硬件合作伙伴推出了基于昇腾模组、板卡的AI服务器,AI社区也很活跃,可以说MindSpore已经成为国内主流AI计算框架。不久前Powered by Ascend正式发布,昇腾产业和生态的建设也进入了加速,华为首批授权了20家伙伴,包括整机、IHV、ISV等,将合作推出领先的人工智能服务器、工控机、应用软件等。

2021年,昇腾生态要向人工智能的行业场景做深做透,包括但不限于推出制造、视觉、中文NLP、OCR、检索聚类五个SDK,帮助伙伴实现场景化应用的极简开发;加大昇腾众智计划力度,提高算子和模型的支持能力;与十余座城市合作,匹配区域人工智能产业发展规划,建设人工智能计算中心和AI创新中心;最后是通过与教育部合作的智能基座项目,培养AI人才。如果说鲲鹏是在硬件上的发力,那么昇腾就是在软件上的突破了。

最后还有两个生态,就是华为云生态和MDC生态,在六大生态中,这两个生态不是防御和应对,也不是基础,而是华为“开源”的希望。华为曾对华为云寄予厚望,但多年以来,当初要超越的阿里云依旧是国内老大,对标的亚马逊更是遥远,只能和腾讯云争下国内老二的位置,前段时间华为云从BG降格为BU,余承东也短暂地担任了华为云CEO职位,之后又卸任,担任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的CEO。

目前华为云有超过180万开发者、1.4万多咨询伙伴、6000多技术伙伴,云市场商品超过4500个,在外销转内需的大背景下,国内传统政企数字化转型这块大蛋糕,华为云肯定是打算分一杯羹的。2020年,华为企业BG表现亮眼,成立了交通、金融、政府和能源等几个重要的事业部,全球营收达到1003亿人民币,同比增长23%,华为云的增长同样达到了168%,继续将生态做大做强大有可为。

而MDC(Mobile Data Center,移动数据中心)生态是面向自动驾驶的生态,目前有两种合作模式,一种是Huawei Inside模式,由华为提供包含智能驾驶应用软件、计算平台以及传感器在内的智能驾驶全栈解决方案;另一种是平台模式,华为提供MDC智能驾驶计算平台,包括基于昇腾SoC的硬件、自动驾驶操作系统AOS和车控操作系统VOS,以及AutoSAR中间件,连接伙伴的传感器和执行器,并由伙伴开发智能驾驶软件。

在MDC平台上,实际又有三个生态圈:智能驾驶软件生态圈、传感器生态圈、执行器生态圈,目前也有一部分的合作伙伴,以及部分项目落地,未来可以预见,这也会是华为重点发力的领域。

目前智能汽车BU已经成为华为除消费者BG之外功能最完整的BU,有销售、交付等所有组织能力,并且在华为财务紧张的情况下,2021年获得的研发投资超过10亿美元。徐直军就曾表示,对华为来说,这是可能带来长期巨额收入的机会,假如一辆车华为可以收入1万人民币,按照我国未来每年数百万的新能源销售量,也是数百亿的大市场。

2021年对华为来说可能会是更艰难的一年,以往占据了华为过半营收的消费者业务今年的占比将会骤降,运营商业务变动可能不会太大,企业业务在重点发力下,增速可能会很高,但短期内不足以弥补缺口。而通过上文也可以看到,华为的六大生态建立的时间都不长,还远不到收获的时节。

不过,华为做的这些事情,对中国科技领域的意义深远。比如华为的海思,将中国芯片设计的水平提高了一个档次,目前移动端两大操作系统都是国外的,华为的鸿蒙至少在做自主开源的尝试,鲲鹏计算产业伴随中国数字化转型的进程,有可能达到万亿级别的规模,重塑国内的IT格局,而自动驾驶,也将加速我国交通行业的转型。

一个生态要建设成功,多是恰逢产业转型的关键时期,目前中国正处于从信息化向数字化、智能化转型的阶段,这是天时,而华为在中国市场的深厚积累,这是地利,华为人自身的奋斗和来自全国的支持,则是人和。虽然外界的压力很大,但祝愿华为的生态,依旧砥砺前行。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