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科技

全球重罚苹果,中国会亮剑吗?

AI财经社

关注

来源:AI财经社

编辑 /   张硕

当地时间4月30日,欧盟正式对苹果发起反垄断诉讼,这是欧盟首次对苹果公司提起反垄断诉讼。

在欧盟委员会做出决定之前,苹果仍有机会辩护。若败诉,苹果可能面临高达其年全球营收10%的罚款,以2020年2745.15亿美元的营收计算,这次反垄断罚款金额或高达274.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776.83亿元)。

受反垄断指控消息影响,苹果股价本周最后一个交易日收跌1.51%。

反垄断指控,苹果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欧盟对苹果的反垄断指控源于两年前正版流媒体音乐服务平台Spotify对苹果应用商店许可协议的起诉。2019年3月,Spotify向欧盟委员会提交反垄断诉讼书,称苹果在应用商店中优先自己的音乐服务。用Spotify创始人的话说,苹果既当玩家,又当裁判。

苹果于2008年推出了App Store,并于2021年收紧了付款规则,争论从那时开始。

苹果的App Store规定是,付费App或者免费APP里的内购功能,必须在苹果的购买系统平台进行交易,用户付费后款项的70%归App开发者所有,而剩下的30%则以“佣金”的名义归苹果公司所有。

假如一个用户在苹果商店里花10块钱购买一个应用,开发者赚7块,剩下的3块钱被苹果拿走。为了提高收入,开发者就会提高应用价格,相当于间接抬高了消费者购买应用和服务的价格。且苹果滥用自己的优势,使得App Store成为用户下载软件的唯一途径,因此苹果的做法伤害了用户群体的利益。

欧盟委员会执行副主席、竞争政策主管Margrethe Vestager提到:“数百万欧洲人使用苹果设备。而且用户非常忠诚,苹果用户不太可能仅仅因为音乐流媒体在苹果应用商店的价格更高,就切换到Google Play其他设备;为了接触苹果用户,音乐流媒体提供商必须通过苹果应用商店,接受苹果强加给他们的规则。”

据南都反垄断课题组不完全统计,自2017年至2020年8月10日,苹果在全球范围内遭遇了22起反垄断调查及纠纷。

进入2021年,4月27日,苹果公司因滥用市场主导地位被俄罗斯反垄断局处以约1200万美元的罚款。该局认定,苹果公司滥用应用程序市场的主导地位。其次,苹果应用商店的准入规则不够透明。相关判决已下发给苹果公司,苹果被要求在今年11月30日前执行这一判决。

再早之前的2月17日,《堡垒之夜》的制造商Epic Games也向欧盟发起对苹果的反垄断诉讼,矛头同样指向应用商店规则。Epic Games称,App Store就像垄断一样运营,对开发人员的佣金高达30%,而苹果坚持认为它不会滥用市场力量。据Epic Games官方披露的信息,该公司已在美国、澳大利亚、英国同时进行法律程序。

中国会对苹果下手吗?

国际对苹果连连发起反垄断指责,也正值中国反垄断高潮期。

4月10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公布处罚决定书,责令阿里巴巴集团停止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并处以其2019年中国境内销售额4557.12亿元4%的罚款,计182.28亿元。4月26日,美团涉嫌垄断被查,成第二家被立案调查的互联网巨头。4月30日,国内互联网反垄断再落一刀,腾讯滴滴等分别被罚50万元。

中国会对苹果下手吗?2017年8月,苹果在中国首次遭到反垄断举报。公司遭到了来自国内相关开发者和律师的举报。举报方北京达晓律师事务所已向国家发改委和国家工商总局举报苹果公司涉嫌“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包括拒绝交易、差别待遇、附条件交易即搭售、定价过高等内容。举报指向强制下架部分App及30%提成问题。

随后,苹果公司正式作出回应称,App Store团队每周都需要审核超过10万个来自全球各地的App,开发者指南中也指出苹果对所有的开发者一视同仁。如果一些开发者发现他们的App因为违规而被拒绝通过和移除,那么开发者就可以通过申诉流程来进行恢复,并使得他们的App尽快上线。

苹果还提到App Store在中国的经营状况,国内有超过180万人在App Store的生态系统中工作。苹果也正在扶持一些打算创业的开发者,并向他们投入了大量的资源。对其他问题,苹果未作出回应。有消息称,国家工商总局评估了对苹果涉嫌垄断的举报,但应该在多长时间内做出回复法律没有明确规定。该事件后来没有了下文。

苹果在中国市场掀起的最大水花,是2015年要对微信内赞赏功能进行抽成,腾讯对此表示强硬拒绝,因为赞赏功能是由作者和微信平台共同构建的,腾讯作为平台提供方不收取费用,并直接取消了当时在iOS的微信打赏功能。该事件一度引起”用微信还是用苹果“的选择性大讨论。

最终,苹果妥协,与微信双方称已达成一致,iOS系统将恢复赞赏功能,赞赏金额将直接进入作者零钱。

独立IT分析师唐欣曾在媒体报道中认为,如果要求苹果改变现有的封闭生态难以想象,因为苹果对开发者的政策是全球统一的。他同时指出,苹果在中国市场如果被认定为垄断,这无异于是中国官方对苹果的封杀,可能性并不大。

从消费者角度来讲,浙江理工大学法政学院院长、浙江省法学会竞争法学研究会会长王教授认为,尽管除了苹果系统,中国消费者还有安卓系统可以选择,且从手机的占有量来说,苹果手机确实不具有支配地位。然而,一旦消费者购买了苹果手机,就发生了锁定效应,消费者的转移成本高昂。一般的消费者不可能轻易放弃使用苹果手机而转向使用其他手机。

根据苹果第二季度最新财报,2021年1-3月公司净营收895.8亿美元,同比增长54%,净利润236.3亿美元,同比增长110%。其中,大中华地区的营收177.3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为1147亿元,同比增长87%。

iPhone产品线第二财季来自于iPhone的营收高达497.38亿美元,比去年的第二财季来自iPhone的营收289.62亿美元,增长了65.5%。其中,iPhone在大中华区的营收为94.55亿美元。

可见,中国“果粉”购买力依然给苹果带来了巨大的收入。事实上,从去年年末开始,苹果在华业绩就持续反弹,去年第四季度苹果12系列在华销量高达1800万台,为苹果贡献了市场份额20%以上远超预期。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国家发改委曾发起过对跨国公司反垄断方面的调查。2015年,国家发改委对美国高通公司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实施排除、限制竞争的垄断行为依法作出处理,责令高通公司停止相关违法行为,并处以其2013年度在我国市场销售额8%的罚款,计60.88亿元,创出自中国《反垄断法》执行以来单笔罚款之最。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