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科技

苹果高管解读财报:iPhone新用户和换新用户都有两位数增长

新浪科技

关注
听新闻
库克十年内可能卸任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4月29日早间消息,苹果公司今天发布了2021财年第二财季业绩。报告显示,苹果公司第二财季净营收为895.84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583.13亿美元增长54%;净利润为236.30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112.49亿美元增长110%。

财报发布后,苹果管理层召开电话会议,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Tim Cook)、首席财务官卢卡·马斯特里(Luca Maestri)和投资者关系(高级)总监Tejas Gala参加会议并回答了分析师提问。

Cross Research分析师Shannon Cross:一个关于iPhone的问题,这个周期内有很多情况变化,包括了5G手机市场,疫情等,在既有用户换机和获取新用户方面,公司在市场看到哪些机会?公司和运营商推出的一些计划是否会缩短用户的使用周期?

蒂姆·库克:我们看到iPhone新用户和换新用户都有两位数增长,2021财年第二财季中的换新用户数量创下了历年来第二财季的记录。对于目前的情况,我们感到满意。目前5G手机业务还处于早期,当然不同国家的5G网络部署情况不尽相同,但是从全球5G手机的平均渗透率来看,目前还处于比较低的水平,5G手机升级市场的前景非常好,这个市场的增长还没有真正到来。中国的5G网络拓展非常快,美国也很快,其他地区进展相对缓慢,覆盖率比较低。

Shannon Cross:可否请管理层谈一下毛利率增长的驱动因素有哪些?零部件成本增加,以及汇率原因导致的物流成本增加,有没有构成一定的负面因素?

卢卡·马斯特里:第二财季的毛利率是42.5%,第三财季的数字会略低,第二财季的毛利率环比增长了2.7个百分点,主要是三方面的原因,这个周期内的成本节约做得很好;产品销售结构尤其是iPhone的销售结构非常不错;汇率第二财季环比变化情况也比较有利,贡献了0.9个百分点的增长。第三财季我们去一些杠杆,但是会有成本节约方面的抵消,汇率影响变化不大。

Evercore 分析师Amit Daryanani:两个问题。第一个关于服务业务,三个月前公司的预期是增幅放缓,但是实际情况是加速增长,原因是什么?25%左右的增长未来会是常态吗?

卢卡·马斯特里:服务业务的增长超出我们一月份的预期,各个业务的增长都非常强劲。此前受疫情影响,我们的数字服务业务增长非常好,不过AppleCare维修服务业务,由于销售网点和苹果店的暂停营业,以及人们社会活动的受限,受到负面影响,但是在过去这个季度我们重开了一些苹果店,广告业务也由于消费情绪的提升而出现回升,这些因素加起来促成了第二财季服务业务优秀的表现。对于不同业务类别我们不做具体的预测,但是总体来说,在服务业务上,有些点我们持续关注,包括新增付费用户数,付费金额,还有随着苹果设备保有量的不断提升,我们能否推出新服务,既有服务的质量能否提高,而根据我们的观察,这些基本情况表现都非常不错,我们很满意。

Amit Daryanani:蒂姆,我们注意到iPhone和苹果其他产品的使用时长在过去一年里出现了非常大的增长,但是换机量的变化似乎没有那么大的增长,想请问换机是否有延迟的效应?会否因为使用量的增加而在未来几年出现比较大的苹果设备换机潮?

蒂姆·库克:iPhone产品的新用户和换机用户增长都有非常不错的表现,我刚才也说了,换机量创下了新的纪录,这个情况同你谈到的使用量增加相一致。我们刚刚进入一个新的周期,所以目前对整个周期的情况做预测还比较困难,但是目前整体情况还是不错的。全世界范围来看,美国市场前五款最畅销手机都是iPhone,中国城市市场最畅销的前两款,日本市场前五款最畅销手机中有四款是iPhone,英国市场的前四款,澳大利亚的前六款,所有主要国家我们的业绩都非常不错。我的确认为5G周期非常重要,但是坦率地说我们目前还处于早期。

摩根士丹利分析师Katy Huberty:难以置信的一个季度,投资者会想问,这种需求的趋势在下半财年可否持续?尤其考虑到第二财季的情况受到疫情,服务业务和Mac增长的驱动。我知道公司不提供这方面的展望,但是能否请管理层预测一下明年哪个业务有机会,在消费者可能转移消费目标的情况下,继续驱动营收增长?

蒂姆·库克:iPhone的增速势头不错,去年第二财季中国开始疫情管控,世界其他地方从3月中旬开始封城,所以只有部分时间是可以相比较的。公司第二财季的整体情况很好,关于卢卡所提到未来的短缺情况,主要影响的是iPad和Mac业务,在满足市场需求方面,这部分确实会遇到一些挑战。目前来看需求非常强劲,Mac的需求受到使用M1处理器,在家工作和学习的推动,iPad的需求也受到在家工作和学习的推动,最近发布的搭载M1的iPad Pro非常抢手,我们看到有强大竞争优势的产品周期和有利的市场趋势。疫情结束之后,很多公司会采取复合的工作模式,在家工作以及维持在家工作的效率,仍将非常重要。可穿戴设备业务方面,苹果手表的增长非常不错,目前看手表业务还是处于发展的初期,每四位苹果手表的用户中有三位是之前从来没有使用过该产品的,离成熟市场还有很长的距离。服务业务也有加速增长,总体而言我们感觉非常不错。

Katy Huberty:卢卡,如果看库存加上销售商的非贸易应收款,第二财季只增长了8%,相比上个财季有很大的放缓,这是否意味着未来随着世界走出疫情影响恢复常态,公司的营收也会出现相应的放缓?还是因为供应方面的问题造成了这个数字的增长放缓,以及第三财季的紧张?

卢卡·马斯特里:关于第三财季,我在前面也介绍了可能影响季节性表现的两个因素。一是iPhone在目前产品周期内发布的时间相比此前周期稍有延迟,也造成直到第二财季才取得供需平衡的情况,所以出现了你提到的环比增速下降较大的问题,再加上蒂姆刚才提到的30到40亿美元货值产品的供应紧张问题,主要是iPad和Mac,所以你可以按你的计算公式去衡量这一数字的变化。从渠道库存的角度看,我们在第二财季的操作同以往没有什么不同,我们降低了库存水平,尤其是iPhone的库存水平,处于预期范围内,这个是非常明确的操作,我们倒是希望增加iPad和Mac的库存,但是由于供应紧张的问题,无法实现,以上这些都是我们应对市场强劲需求的正常操作。

美银美林分析师Wamsi Mohan:公司的内容产品价格还是非常有竞争力的,而且最近包括Spotify,Hulu和Netflix在内的竞争对手都对服务进行了提价,请问管理层如何看公司目前的产品定价?苹果流媒体服务Apple TV+付费用户数的增长数字可否介绍一下?

蒂姆·库克:先谈谈关于Apple TV+的问题,这个业务进展非常不错,该业务主要的目标和运营原则还是提供高质量的原创内容,为故事作者呈现其内容提供梦寐以求的平台。随着我们同越来越多的节目和故事作者签约,包括我前面提到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马拉拉·优素福·扎伊,截至目前,苹果原创内容获得了352个奖项提名,获奖98次,包括奥斯卡提名,艾美奖,评论家选择电影奖等等;热剧包括《足球教练》,《晨间直播秀》和《捍卫雅各布》等,我们不会对外公布付费用户数,对于目前的进展我们非常满意。关于其他服务和定价问题,今天没有什么可以宣布的新进展。希望通过努力,我们的内容服务能以目前的价格为消费者提高巨大的价值,未来的情况还要再观察。

Wamsi Mohan:卢卡,关于第三季度的展望,你谈到环比降幅可能略高于此前13%的水平,其中是否计入了30到40亿美元的供应紧张因素?造成零件供应紧张的原因是什么?

卢卡·马斯特里:关于正常的季节性影响,你提到的这个百分比,实际上是近几年降幅的平均值,我们的意思是,今年的环比降幅会比这个更高。有两个原因造成了这个预期,一个是新iPhone的发布时间,还有就是3月份市场对iPhone的强劲需求,也就是我们提到的30到40亿美元货值产品的供应紧张。造成供应紧张的原因主要是半导体短缺,这个也影响了很多其他行业,供应短缺再加上非常高的iPad和Mac市场需求水平。以Mac为例,过去三个季度是Mac业务历史上最好的时间,需求水平难以置信,这些当然居家工作和学习有关,也同我们过去几个季度推出的,众多数量的新产品和创新有关。

富国银行分析师Aaron Rakers:关于iPhone 12的产品周期,我理解公司不愿意披露实际出货量的数字,但是我的观察是iPhone产品组合还是非常健康的,请问这个周期的产品组合同此前的产品周期有什么不同?是否可持续?对于毛利率的增长是否有推动作用?

蒂姆·库克:iPhone 12产品系列中最受消费者喜爱的还是iPhone 12,但是Pro产品,包括 Pro plus和Pro Max的销售占比也是非常高的,大家所看到的营收数字,体现了销量,同样也体现了每件商品对于营收的贡献。

Aaron Rakers:iPhone 12产品系列的销售情况会否令当前周期与以往不同?产品组合中高价产品的增加能否持续?

蒂姆·库克:无法预测未来的情况,但是我们对目前的情况很满意。

Aaron Rakers:关于供应紧张问题,公司预计何时可以得到缓解?行业如何克服供应短缺的问题?

蒂姆·库克:对我们而言,目前比较紧缺的还是传统制程的产品,而对这种产品的供应紧张,各个行业都普遍存在,所以要真正回答这个问题,我们要了解所有人公司的真实需求情况,以及未来几个月会发生什么情况,所以这个问题很难回答。我们对于需求的处理还比较好,但是我不知道其他人什么情况,所以我们只能尽力,我能告诉你的也只有这些。

Piper Sandler分析师Harsh Kumar:也是供应半导体供应的问题。公司第二财季的利润率超预期,想知道在供应如此紧张的情况下,公司是如何做到可以利润超预期1100万美元?有利因素有哪些?

蒂姆·库克:第二财季的供应短缺并不是那么明显,至于公司如何做到的?我们破釜沉舟,想尽一切办法,包括在供应链问题上,所以最终的结果要比我们三个月前的预期要高。

Harsh Kumar:另外一个问题,我知道不确定因素还很多,但是随着美国经济活动的重启,还有你提到的Mac和iPad供应紧张,我想知道公司如何看下半年这两款产品的销售情况?

蒂姆·库克:对具体到某款产品所贡献的营收,我们不做预测;因为疫情的原因,甚至对公司整体营收我们也不做展望。这个问题我要回避一下。关于此前卢卡所提到的短缺问题,主要影响的还是Mac和iPad,所以我们预计受限的还是供应,不是需求。

Cowen分析师Krish Sankar:第二财季大中华区的销售非常强劲,驱动因素有哪些?对于中国市场的优异表现,哪几款硬件产品和服务贡献较大?

蒂姆·库克:我们对中国市场的表现非常满意,该市场创下第二财季的季度营收新高,各个产品线都取得了高双位数的增长,我们对于iPhone 12系列产品在消费者中产生的热烈反响感到尤其高兴。如我此前所谈到的,中国去年第二财季开始严控疫情,比其他国家都要早,所以中国市场在去年第二财季受到的影响相对较大,这也是思考今年第二财季表现的一个因素。我刚才也提到了,中国城市市场最畅销的前两款手机产品都是iPhone产品,这一点令我们感到非常自豪。Mac和iPad也有非常正面的增长,我们最新发布的iPad Pro产品市场接受度非常好,消费者评价颇高,在购买Mac和iPad产品的消费者之中,差不多三分之二都是首次购买这两类产品。能够在中国吸引到更多的新用户,对公司而言非常重要。

Krish Sankar:蒂姆,还有一个全局性的,关于理念的问题,你可以尽量试着回答。很多投资者关心的一个问题就是悬而未决的监管风险,我知道这个可能无法规避,但是为了缓解这方面的担心,公司能否对于包括苹果应用商店在内的服务业务,向公众作出更多信息披露

蒂姆·库克:关于监管和审查问题,我认为我们要确保讲好自己的故事,充分解释好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并且我们会专心做下去。如果我们觉得更多的披露会有作用,我们也愿意那么做。App Store和苹果的其他业务不是一成不变的,我们可以与时俱进,灵活应变。如你所知,就在几个季度之前,公司就将应用商店对于小型开发商收取的佣金率降低到15%,这是与时俱进的一个例子,而且反响非常好。我们也会继续学习,很重要的一点是,对于为什么这样做,我们有着明确的认识。苹果应用商店调整隐私政策的出发点也是回应用户隐私和安全的诉求,这非常重要,在这方面表达我们的想法必须不打折扣。

杰弗瑞分析师Kyle McNealy:对于iPhone的销售增长能够拉动门店内包括苹果手表和无线耳机在内苹果相关产品销售,我们持正面看法,但是你们此前提到,在疫情期间,各类装备的销售由于实体门店关门而收到影响。请问目前iPhone消费者附带购买手表和无线耳机的比率是否已经出现提升?未来能否随着整体经济环境恢复常态而出现大幅改善?

蒂姆·库克:店面开门迎客并且全面营业对我们益处颇多,第二财季的一部分时间内比之前情况要好很多,但是很多门店的运营依然受到限制,而位于密歇根州和法国等地的门店,依然没有开放。我觉得还需要时间,但是随着门店不断恢复开放,我们的业务会逐步恢复增长,装备的销售也会持续增加。目前我们做得还不错,没有做得不好。在线销售受益很大,而且效果也非常不错,比我们想象的要好很多。

瑞银分析师David Vogt:公司刚刚推出名为“应用追踪透明(ATT)”的隐私采集许可新政,目前看开发者社区的反馈如何?

蒂姆·库克:ATT专注于服务用户,让用户有能力决定是否app可以记录其行踪,不是苹果公司,也不是其他什么公司,而是由用户掌控,这才是这项政策的重点。无论是新政的策划阶段,实施之前,还是实施之后,都有非常好的用户反馈。这个问题上,我们支持并代表了消费者的立场。

David Vogt:这个政策对于app下载量有什么影响?消费者选择参与和拒绝参与的数据是怎样的?

蒂姆·库克: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我们也没有预判的想法。坦诚地说,即使听起来像是做了坏事的人才不愿意被记录行踪,这个政策也值得做的,因为就是那些人也应该自己来做决定是否愿意被追踪。

摩根大通分析师Samik Chatterjee:一个关于不同地区市场表现的问题。欧洲市场的业绩非常之好,尤其同历年第二财季相比。蒂姆谈到5G换机带来了新的业务,我猜欧洲市场也处于这个类别之中,可否请管理层介绍一下欧洲市场表现亮眼的驱动因素有哪些?是否也包括在运营商还没有推出5G套餐之前,用户就已经提前入手5G手机所贡献的营收?未来5G手机是不是有更大的机会?

卢卡·马斯特里:你说得对,我们在欧洲市场有很好的表现,第二财季增长了56%,也是表现比预期更好的几个地区之一。所有产品类别上都实现了两位数的强劲增长,特别是iPad和Mac,他们增长真的非常非常之快。显然,欧洲业务再次受到了封城的影响,而且同世界上大多数地方相比,欧洲地区的疫情防控措施持续时间更长,也比美国长。蒂姆也提到了,至今欧洲仍有一些苹果门店没有开门。不过幸运的是,我们有强大的在线业务,对业务帮助很大,而且在家工作,在家学习,和有限的娱乐选择,这些都对我们有利。需要记住的一点是,我们的欧洲部门涵盖非常多的地区,包括西欧,西欧做得非常非常好,还有东欧,中东,甚至印度也是公司欧洲业务的一部分,这些新兴市场表现十分出色,明显好于公司平均增长水平,比如印度市场的业绩也非常令人满意,还有俄罗斯,和整个中东。

Samik Chatterjee:另外一个问题,公司宣布未来多年内在美国投资4300亿美元,这对于公司未来运营支出的增长有什么影响?

卢卡·马斯特里:如果你还记得的话,我们在2018年宣布过要大力投资美国市场,当时是计划未来五年投资3500亿美元,在过去三年中,我们已经超额完成了这一计划,所以是时候介绍这些投资的新进展,新的投资计划是公司自身投资的延展。比如未来五年,苹果公司在美国增加两万个新工作岗位,随着公司业务的增长,同美国供应商的合作,以及供应商的数量也会增加。同时,我们拓展了新的业务,包括Apple TV+,很多内容都是在美国制作的,这也是在美国的附加投资。从运营支出的角度来看,正如你今年看到的,我们获得了很多运营杠杆。我们此前也多次说过,公司运营支出增长的速度有时候会高于营收增长速度,而在其他一些周期中,情况正好相反,今年的营收增速就远远高于运营支出的增速。我们还是希望继续对各类业务进行所有必要的投资,永远不会出现投资不足的情况。因此,公司的运营支出将继续增加,特别是在研发方面,这仍然是公司的核心。(完)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