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科技

沈市一月子中心14名新生儿感染病毒性肺炎,月子中心何时能“监管有门”?

界面新闻

关注

原标题:沈市一月子中心14名新生儿感染病毒性肺炎,月子中心何时能“监管有门”?

记者 | 原祎鸣

编辑 | 谢欣

据“沈阳皇姑食品安全”官方微信号消息,2月3日,“沈阳市皇姑区鑫享悦时光母婴护理中心”(以下简称为“享悦时光护理中心”)由于日常护理不周,14名婴儿被感染为肺炎,患病婴儿均已被送至医院进行诊治,其中部分重症患儿使用呼吸机抢救。皇姑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对相关人员进行了新冠肺炎的核酸检测,检测结果均为阴性。

沈阳市疾控中心表示,经初步判断,部分患儿系呼吸道合胞病毒感染,不属于传染病范畴,但月子中心存在无消毒制度等不规范管理情况。据封面新闻报道,第一名患病宝宝住院后,该中心从未跟其他家长沟通。直到许多宝宝发病,家长陆续送去沈阳市儿童医院NICU,才发现所有宝宝都生病了。家长们猜测,除了月子中心隐瞒消息,可能还与管理不规范有关。

据“享悦时光护理中心”官网,其隶属北京优时代社会文化服务有限公司。 主营特色月子护理服务、母婴护理师上门服务、外源+内源产后恢复、孕中胎教、孕中营养餐、八大体质(三大体质)月子餐为一体综合月子会所,打造精致、移动的月子会所。天眼查显示,鑫享悦护理中心于2019年12月成立,服务范围为母婴日常护理服务(不含医疗诊治)、食品、母婴用品、日用品、化妆品、鞋帽销售、餐饮服务。

北京优时代社会文化服务有限公司为2016年成立,注册资本为20万人民币。2020年5月22日,该公司法定代表人齐海洋因特许经营合同纠纷被查封、扣押、冻结该公司名下价值相当于880000元的财产。

新生儿由于免疫相对不完善,这个时期接触病原体,被感染的风险会更大,所以哪怕是医院里,新生儿病房都是院内感染的高风险病区,爆发过新生儿院内感染的医院也不少。

月子中心一类机构出现问题,看似是偶然事件,实则其背后的逻辑暗藏着事故发生的“必然性”。界面新闻记者经查询发现,中国的月子中心整体仍然处于监管空白状态。

在月子中心的管辖范围方面,由于《国民经济行业分类》中没有专门的月子中心经营范围,该类型暂时归类于居民服务中的家庭服务,而相关监管部门也没有对月子中心开办设置专门的准入门槛。2017年9月1日,由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联合发布的《母婴保健服务场所通用要求》(以下简称为《要求》)正式实施。

《要求》规定:

从服务安全上来说,月子中心应对服务做出公开承诺,不应进行虚假宣传,误导顾客;机构应建立风险管控方案,应涵盖可能的风险、防范的措施、异常的处理、保障顾客有效识别的措施并应定期演练;提供住宿的机构及服务场所应实行24小时值班制,以确保服务安全。

自此,月子中心机构有了国家标准。然而,《要求》只是一种自愿标准,任何单位都有权决定是否采用,且违反这类标准也不承担经济或法律方面的责任。

在这样的条件下,母婴护理中心与普通的商业机构一样,在工商部门进行注册登记后就能开门营业。母婴护理中心所服务项目又比较广,涉及住宿、餐饮、卫生、康复、生活料理等多方面,也面临着每个服务项目都由不同的部门监管的问题。例如,其营业登记归工商部门监管,而餐饮部分则归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监管,其余场所的环境卫生则又归卫生部门监管。

另外,北京大学教授马忆南在接受《今日说法》的访谈时提到,2015年11月份全国有个母婴康复的一个保健服务协会,该协会制定了一个母婴康复管理服务的指南,但该指南只是行业自律的一个规则,不是法律,甚至也不是部门规章,所以约束力有限。

对月子中心“监管无门”问题,此前已有多次专家呼吁国务院出台《母婴保健法》等法律规范,各个省、地方政府,也可以先行自己制定适用于本地区的地方性法规。

目前,南京是全国唯一一个月子中心监管有门的城市。2013年,南京政府出台文件,将月子中心归到“母婴照料”行业,明确其下辖在市卫计委管理,此后又率先在全国成立行业协会,鼓励行业自律。

2016年,南京市政府出台了《南京市母婴照料行业管理标准》;2017年,南京市卫生局发布《关于医疗机构设置的意见》,其中明确提到在月子中心中间允许设置医疗机构,最小的医疗单元也就是卫生所或者是卫生室。

然而放眼全国,月子中心监管在实际操作方面仍然存在着较为严重的“监管无门”问题。据厦门网报道,以厦门市当地为例,月子中心的备案为“护理机构服务”,市场监督管理局仅负责营业执照审批。

市商务局服务贸易处的管辖范围是家政行业,是和“家”有关的相关业务,如住家保姆、入家保洁等,而月子中心不算家庭,所以也不在其管辖范围内。

此外,由于月子中心不是法定的公共场合,不涉及公共场所卫生许可证,月子中心也不是市卫生健康委员会的监督管理范畴。

据《大河报》报道,河南省郑州市的月子中心不属于医疗机构,所以不需要到卫计部门申报、妇幼保健所没有给月子中心审批、报备的业务,目前也没有监管工作。

目前市面上许多的月子中心没有专业资质,也没有专业团队,不少从业人员是向家政公司“借的”。在这样的情况下,由于工作人员不够专业,出现上述管理不规范问题也便有因可循。

在这样的“监管空白”之下,令人扼腕的事件也屡有发生。2017年6月,杭州的周女士选择了一家自称是浙江最大的单体月子中心,“满悦”。其价格为42天10万元。然而新生儿在出生10天时吃母乳发生意外,护士给新生儿拍背后新生儿死亡。经调查发现,上述护士在进入母婴护理中心后并没有接受过任何培训。

2015年,武汉一女子住进了价格为28天2.6万元的名为“弥月禧”的月子中心,新生儿出生不久后被放进托管室后,由于护士照顾不周,该新生儿呛奶窒息。

目前来看,无论是上级政策文件硬性要求,还是地方审批执行,月子中心都处于监管空白状态,而这也是一件件本不该发生的事件发生的根本原因。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