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科技

中国游戏圈粉全球玩家 在日本十强榜上占九席

中国经营报

关注

中国游戏圈粉全球玩家 在日本十强榜上占九席

本报实习记者/吴清/记者/李正豪/北京报道

“你都不知道国外玩家现在对中国游戏有多痴迷,游戏已经成为中国文化输出的一个重要通道。”一位中国电竞游戏玩家调侃。

日前,App Annie发布2020年第三季度日本市场海外游戏收入前十强榜单。其中,除第二位的Pokemon Go之外,其余 9款均为中国厂商出品的游戏,类型涵盖吃鸡、战斗策略游戏、动作 RPG、模拟游戏等。

放大到全球,Sensor Tower商店情报平台显示,2020年10月,在全球App Store和Google Play的收入榜单中,排名前30位的中国手游发行商10月全球吸金21亿美元,环比增长9%,占全球手游总收入30.5%。

《中国经营报》记者调查采访中发现,相较于国内游戏市场的以腾讯、网易为主的双寡头局面,中国海外游戏则更加百花齐放,除了传统游戏巨头,一些规模较小的游戏厂商也根据全球各地的游戏偏好和自身特色在海外市场取得了突破;还有一些其他领域的巨头如字节跳动、360等也在积极投资兼并。

“中国游戏产业近些年由弱到强,出现了一批优质企业和作品,不仅满足国内广大玩家需求,更不断向海外拓展,成为中国文化走出去的重要产业标杆。”移动游戏企业家联盟(MGEA)秘书长韩志海对记者表示。

疫情之危 游戏之机

肆虐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却成为了游戏行业难得的发展机遇。“疫情的暴发为游戏产业提供了大量的用户游戏时长以及游戏场景,目前来看对游戏产业的变现以及用户量的影响是巨大的。”易观分析互娱行业分析师董振告诉记者。

目前来看,游戏尤其是移动游戏成为大多数人的休闲首选,全球游戏玩家尤其是35岁以上的玩家和女性游戏玩家,增量明显。

Sensor Tower数据显示,在2020年前三季度,全球玩家在手机游戏中的支出同比增长了25.7%,达到约587亿美元。同时,今年前三季度,全球游戏下载量激增至约427亿次,同比增长36.9%。

具体到各个国家地区,美国的玩家支出排名第一,在App Store和Google Play上产生了165亿美元的支出,同比增长了38.8%;日本排名第二,支出超过130亿美元,同比增长约19%;而中国排名第三,从App Store平台支出106亿美元,同比增长13.6%。

“今年全球下载量前三的都不是休闲类游戏,排名前两位的吃鸡游戏主要面向偏硬核的玩家,这类玩家愿意花费更多时间和钱在游戏上,对游戏厂商而言也可以产生更多营收和利润”,深圳一家游戏开发商的研发负责人对记者表示,现在欧美等国家和地区都出现了第二波疫情,多国进入疫情封锁状态,我们预计海外市场将酝酿更大的市场空间。

中国游戏在海外四面开花

疫情之下,游戏产业正在酝酿更多的机会。

App Annie联合谷歌等发布的《2020游戏出海驱动力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第二季度,中国大陆地区的发行商,在海外的游戏下载量半年增率为19%,使用时长半年增率为61%,用户支出半年增率为37%。

报告显示,今年上半年,从中国发行商在各市场TOP250移动游戏中的市场份额(按用户支出)来看,在韩国、拉美、西欧、日本、北美市场均处于上升状态,占比在17%~28%不等。而在东南亚、俄罗斯、印度市场则出现一定程度下滑,不过市场份额仍分别高达50%、31%、28%。

除了《王者荣耀》《和平精英》等传统“奶牛”,腾讯10月份推出了《天涯明月刀手游》,伽马数据预测,其首月流水就将超过13亿元,可见其受欢迎程度;另外,腾讯和动视暴雪合作的《CODM》全球下载量也已超过3亿。

一些平时不甚出名的游戏企业表现也让人惊艳,据Sensor Tower统计,2020 年 10 月,上市仅两月的米哈游推出的《原神》在全球 App Store 和 Google Play 吸金 2.39 亿美元,超越《王者荣耀》位列全球手游畅销榜榜首。

更令人意外的是,《原神》作为一款纯粹的国产游戏,海外收入居然占了接近七成,国内仅三成。其实类似的案例还有不少,比如早在三年前,网易的《荒野行动》就成了日本最受欢迎的游戏,目前正准备开拓东南亚市场。

一些海外玩家,为了玩中国游戏都开始学习中文和了解中国文化。可以说,中国的文化输出在游戏产业方面正逐步实现全球化。

而且相比国内市场腾讯、网易等巨头长期霸占榜单前十的情况,中国游戏海外市场表现则更加的多样化。“不同的地区、不同的游戏类型,有不同的优势游戏厂商,传统游戏巨头未必都占优势。”上述游戏研发负责人表示。

App Annie 9月中国厂商及应用出海收入排行榜显示,FunPlus、莉莉丝、欢聚集团、IGG等公司居于头部位置。但这些都不算是传统的国内游戏巨头。

上述游戏研发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公司已把海外市场作为下一步重点拓展的方向,暂以文化相近的泰国、缅甸等为代表的东南亚市场为主,相对熟悉,且容易被接受。

值得关注的是,一些其他行业的巨头也发现了这个广阔的市场空间,正在悄然布局海外游戏市场。

企查查信息显示,近日字节跳动入股有爱互娱5.9%股份,并通过全资子公司“止于至善”收购了有爱互娱旗下一家公司。

业内认为,有爱互娱在中重度游戏领域和出海方面的表现不错,字节跳动此次投资是其布局中重度游戏和加码海外市场的重要信号。实际上,字节跳动从2019年底就已入局海外游戏市场,其发行的休闲游戏《我功夫特牛》在日本上线后,今年3月曾一度登顶日本App Store游戏免费榜。两个月前其还投资了主打欧美超休闲市场的麦博游戏。

“休闲游戏本质上还是流量,通过买量进行推广,并通过广告完成变现,而这正是字节跳动所擅长的”,一位游戏行业人士表示,这也是字节跳动国内和海外休闲游戏市场快速推进的重要原因,不过中重度游戏需要很强的行业理解和经验积淀,并不是其优势领域。

文化产业输出

国内游戏厂商大规模出海时间其实并不长,集中从2018年上半年开始,一方面由于游戏版号审批速度放缓,部分新游戏无法在国内上线商业化,另一方面是国内游戏市场集中化明显,发展空间受限。

“如果和全球相比,从Top5游戏营收占比来看,中国市场有至少三到五倍的差距。”App Annie大中华区负责人戴彬表示,“中国是一个竞争更加激烈、头部更加集中的市场,这是一个风险。”

不过相较于东南亚、俄罗斯和印度等新兴市场,戴彬仍建议中国游戏厂商出海更多面向市场更稳定成熟的发达国家市场。“虽然中国游戏发行商在新兴市场具有优势地位,但成熟市场盘子更大,新兴市场目前无法比拟。”戴彬表示。

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游戏出版工作委员会和中国游戏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20年1~6月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中国游戏出海市场主要集中在美国、日本、韩国等,美国市场占28.23%,日本占23.26%,韩国占9.97%,合计占比达61.46%,是目前中国游戏出海的重点市场。而在出海游戏品类上,策略、角色扮演和动作为主的重度产品是中国出海厂商具有较强变现能力的品类。

为何近年来中国游戏能异军突起?“依托国内庞大的游戏群体,近些年国内厂商已经完成了较丰富的资本积累、产业积淀、运维经验”,上述游戏研发负责人认为,中国游戏公司在基础引擎设备上投入重金,在玩法上也敢于创新,符合各类玩家的需求,真正质量过硬的游戏是没有国界之分的。

这得到了董振的认同,董振认为游戏成功的核心因素包括研发水平、渠道能力、宣发推广,这些年中国游戏在渠道能力上优势明显,研发水平也已取得了显著进步,在本地化方面优势也很突出。

当前国内游戏厂商在海外大多采用了本土化的代言人和优质的发行素材,并在推广发行上肯花钱并不遗余力。比如颇受海外玩家喜爱的《剑与远征》,邀请了《指环王》系列电影中男主角“佛罗多”的扮演者做代言人,并为代言人量身定制了广告片,引发欧美玩家的关注和热议,自然带动了游戏热度。

不过现在中国游戏出海依然面临诸多风险和挑战,比如海外游戏市场的“买量”成本持续上升;同时不同国家的玩家需求以及消费特点都需要中国游戏公司深入学习研究;还有各种政策与不确定性风险规避和应对,比如今年以印度为代表的海外市场禁止中国App等直接影响了游戏厂商在当地市场的开拓和未来布局。

尽管如此,大多业内人士都还认可海外游戏的广阔市场空间。戴彬表示,海外市场对游戏业来说,仍然是一片广大的市场。中国厂商在欧美这些成熟市场就像处于新兴市场的早期阶段。

北京师范大学京师文化创意产业研究院院长肖永亮则表示,中国游戏相比其他第三产业,确实已获得较大国际市场份额,不过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用户游戏偏好、硬件设施、网络情况,中国游戏企业还需深入了解国际游戏市场,把握好自身市场定位,在游戏玩法设计上勇于创意大胆创新,在艺术表现形式上多元多样,在核心技术上有所突破,使中国游戏产业真正成为中国文化走出去的核心产业之一。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