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科技

新版《鹿鼎记》口碑扑街,新丽传媒悬了

第一财经周刊

关注

一部由阅文集团旗下新丽传媒出品的剧集,优酷和爱奇艺都买了网络版权,腾讯却没播——果然事出有因。

记者 | 陶紫东、叶雨晨

近年来豆瓣评分低至2点几的影视作品实在是不多,开播不到一周的新版《鹿鼎记》做到了。

11月15日,这部由新丽传媒出品、张一山主演的新版《鹿鼎记》在CCTV8、爱奇艺和优酷同步开播。截至发稿,近4万名豆瓣网友最终打分2.6分,其中超过80%的观众只给了1星,口碑全面崩塌——可与之抗衡的恐怕只能是5年前由毕志飞导演的2.2分的《纯洁心灵·逐梦演艺圈》了。

出演过《余罪》的张一山一向被视为实力派青年演员,但在这版《鹿鼎记》中,他浮夸的面部表情、捏着嗓子的说话声让人一度魂穿《西游记》。主演演技之外,片中劣质的服化道、低级的历史错误和不连贯的剧情也招来了不少吐槽。

最有意思的是,尽管新丽传媒属于腾讯系阅文集团旗下,但腾讯视频却没有播这部戏。

《鹿鼎记》属于经典华语影视IP,在各种版本的前作中,无论张卫健、陈小春、梁朝伟还是周星驰版的韦小宝,各自在几代观众中形成了口碑。任何产品,一旦市场有了预期,复刻就有风险,也是因为这个原因,翻拍版常常是影视化翻车的重灾区。去年播出的《新白娘子传奇》由爱奇艺和中文在线联合出品,豆瓣评分4.4;光线传媒2018年出品的《新笑傲江湖》口碑更差,评分只有2.8。

明知翻拍剧容易“扑街”,各大制片公司仍前赴后继砸钱入局,因为翻拍剧是快速且相对稳定的变现路径。除了《鹿鼎记》,新丽传媒还有尚未播出的《天龙八部》。

首先,翻拍剧更容易招商,也更容易获得播出平台认可。这些经典IP早已经过市场检验,风险相对较小。与之相比,影视市场的不确定性导致原创剧集的口碑很难被预估,广告主和平台青睐翻拍剧在情理之中。

从制作难度看,国产剧原创剧本开发能力本身偏弱,流程又相对繁琐。一般而言,制作方需要先向平台提交大纲和前几集剧本,平台通过了才能继续开发,项目周期长且极容易夭折。而翻拍剧有成型的剧本和人物作参考,改编难度相对较低。

此外,翻拍剧有着天然的群众基础,原著粉快速为新剧引流,可以节省一定的宣发成本。对旗下有艺人业务的影视公司来说,翻拍剧还是一个捧红新人的机会。比如,《新笑傲江湖》中的三位主演丁冠森、薛昊婧和丁禹兮都是光线传媒旗下艺人,虽然口碑扑街,但年轻演员们在翻拍剧里露脸之后,很容易就接到了其他资源。

但翻拍剧的bug也大。在观众心中已有标杆的前提下,拍得好是水到渠成,拍得不好就容易被喷到全民皆知——观众本身对翻拍剧不需要任何认知成本,即便没看过新剧,一个社交意见领袖随手写的一句吐槽就能让人心领神会。

而当吐槽声大到一定程度时,就会影响制片公司的整体口碑。

新丽传媒曾出品过许多爆款剧,算是业内颇受认可的创作型公司。2011年前,新丽参与出品的作品多为《血色迷雾》等谍战戏。此后,新丽开始由谍战戏向情感戏转型,让陈思诚大火的《北京爱情故事》即诞生于这个时期。

2014年起,都市情感剧成了新丽的布局重点,《大丈夫》《虎妈猫爸》《我的前半生》等爆款作品频现。很长一段时间内,新丽留给观众的印象都是正统且扎实的。但就在同行认识到现实题材的利好、纷纷转型之时,新丽却放弃了“正剧”路线,开始专攻流量和大IP。

新丽做剧口味的这种改变离不开资本推动。2012年、2014年和2017年,新丽曾三次冲击IPO但都告失败,最终在2018年3月,新丽传媒的大股东光线传媒将持有的新丽股权转手腾讯。同年8月,同属“腾讯系”的阅文集团出手,以不超过人民币155亿元的价格收购新丽100%股权。这也意味着,新丽从此成了阅文生态体系中的一环。

作为中国最大的网络文学阅读平台,阅文需要新丽为其补齐IP孵化能力,此后阅文的顶级IP《斗破苍穹》和《庆余年》均由新丽传媒负责影视化。但由于收购价较高,资本市场当时并不看好。宣布收购新丽的次日,阅文股价大跌了17%,市值缩水103亿港元。

另一边,新丽要解决的难题也不少。作为收购条件,新丽和阅文签了一份“对赌协议”。约定新丽须在2018年、2019年和2020年分别实现不低于人民币5亿元、7亿元和9亿元的净利润。若新丽无法完成年度净利润指标,阅文会扣减应支付给新丽的分期金额。

然而,中国影视业的寒冬期差不多就是从2018年开始的。2018年和2019年,新丽的业绩均未达标,今年受疫情影响更不乐观。从阅文集团8月公布的半年报来看,2020年上半年新丽传媒净亏损为9710万元,阅文集团也有33.1亿元的净亏损,同比下降941.9%,这是阅文上市以来的首次巨亏。

在当时的财报电话会议上,以腾讯副总裁身份进入阅文核心管理层的程武表示:“IP业务方面,与新丽传媒的整合未能充分产生协同效应……与新丽传媒的整合远未取得全面成功,且进度不及预期,主要是因为我们缺乏一个既熟悉网络文学业务、也熟悉影视制作的团队来推动整个过程。”

对所有影视公司而言,2020年都相当难熬。相关数据显示,在已发布半年报的影视上市公司中,绝大部分无论营收、净利相比上年同期都出现明显下降。与院线公司和电影公司相比,以电视剧为主营业务的公司受疫情影响其实还相对较小,今年播出的剧集中也不乏爆款存在,比如柠萌影业的《三十而已》。

这版《鹿鼎记》制作完成于2019年,属于新丽的库存剧。在影视行业,每个公司都有不少这种库存,通常选择在年底前播出以回本。但这一次,新丽并没有实现愿望,今年利润9亿元的对赌基本又输了。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