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科技

一文读懂美国政府起诉谷歌案: “愤青式反垄断”的过往和未来

新浪科技

关注

据报道,经过14个月的调查之后,美国政府终于在周二对谷歌提出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诉讼,指控该搜索巨头利用不公平的方式维持其在搜索和搜索广告领域的垄断地位。

美国司法部连同11个州在联邦法院对谷歌发起诉讼,指控谷歌利用自己在搜索领域的领先优势所赚到的钱,“收买”其他公司来维持自身的领导地位并排挤竞争对手。例如,谷歌每年向苹果支付数十亿美元,从而使自己的搜索引擎成为Safari浏览器上的默认搜索引擎,而使用谷歌的Android操作系统的设备均预装有谷歌的搜索引擎。

诉讼写道:“二十年前,互联网刚刚兴起,谷歌从一家草草成立的创业公司,凭借其创新的搜索方式,一跃成为硅谷宠儿。曾经的谷歌早已不再。如今的谷歌只是互联网垄断的守门人。”

在新闻发布会上,司法部官员称,政府将插手,保护消费者和谷歌竞争对手们自由访问市场的权利。官员称,谷歌通过独家商业交易非法维持自身的垄断地位。这些交易,帮助谷歌让自己的搜索引擎和浏览器成为设备上的默认配置,并排斥竞争对手。

“如果政府不执行反垄断法以确保竞争,我们将失去下一波创新浪潮,”司法部发言人马克·赖蒙迪(Marc Raimondi)在新闻发布会上说,“若果真如此,美国人将永远看不到下一个谷歌的诞生。”

诉讼还认为,谷歌的反竞争行为正在损害三个关键群体:美国消费者,他们“被迫接受”谷歌那经常引发争议的隐私政策;广告主,他们必须向谷歌支付一笔“通行费”,才能触达自己的目标客户;以及和谷歌有竞争关系的科技公司,他们“始终无法摆脱谷歌的阴影”。

司法部发起的这次诉讼,是自1998年微软反垄断案以来,针对科技公司的最大规模反垄断案。“根据早已颁布的反垄断法,谷歌的行为是反竞争的,”新的诉讼写道。司法部还将谷歌的案子与当年的微软案作比较,后者将其互联网浏览器设置为Windows操作系统上的默认浏览器,并且无法删除。

如果司法部的案子最终结果是剥离谷歌的搜索引擎的话,那么这起诉讼可能会对谷歌的业务造成潜在的生存威胁。上个季度,谷歌的搜索引擎为该公司贡献了210亿美元收入,占到总收入的一半以上。

谷歌方面自然是驳斥了该诉讼的依据,称该诉讼为“不确定指控”,并强调消费者可轻松使用谷歌之外的其他公司产品。

“司法部今天提出的诉讼存在严重缺陷,”一名谷歌发言人在声明中写道,“人们之所以选择谷歌,是因为他们愿意选择谷歌,而不是因为他们被迫这样做或因为他们无法找到其他替代品。”

该诉讼提起的时机正值大型科技公司与美国政府之间政治关系日益紧张之际。据称,总检察长比尔·巴尔(Bill Barr)之前曾要求加速诉讼进程,以便在11月的总统大选之前发起诉讼。

下面,我们就来详细分析这起诉讼,及其政治后果和谷歌与司法部未来面临的复杂局面。

起诉谷歌

司法部认为,谷歌搜索在美国具有垄断性质,几乎90%的互联网搜索来自于谷歌搜索。诉讼称,谷歌通过反竞争行为,试图非法维持自身统治地位。

司法部在其诉讼中表示,谷歌使用独家商业合同,来限制竞争对手公司在谷歌的Android移动设备上投放产品的能力,并花钱让设备制造商(如苹果)和运营商(Verizon)等放弃其他搜索引擎,而使用谷歌的搜索产品。

诉讼辩称,这些行为违反了具有近百年历史的《谢尔曼反垄断法》。该反垄断法禁止公司通过“任何合同、合并或共谋”等方式进行垄断。

诉讼还表示,谷歌利用其在搜索领域的巨大市场份额所带来的利润,通过向苹果、LG和AT&T等公司支付一定金额的方式,让其产品成为对方设备上的默认搜索引擎,从而提高潜在竞争对手的竞争门槛,并进一步巩固自身的市场地位。

“多年来,谷歌一直使用反竞争策略,来维持并扩展其在一般搜索服务、搜索广告以及一般搜索文本广告等市场上的垄断地位——这些服务正是谷歌商业帝国的基石,”诉讼报告写道。

但谷歌表示,自己的合同与其他公司促销自家产品的方式没有明显差别。

“和其他多数企业一样,我们花钱推广自己的服务,就好比一个谷物品牌也会付钱给超市,把自己的产品放在显眼的位置一样,”谷歌在回应司法部诉讼的文章中写道。

司法部则表示,谷歌的合同有助于该公司维持其搜索垄断,因为搜索业务的规模有助于该业务的有效性:拥有的用户数据越多,搜索结果越准确。此外,使用谷歌搜索的人越多,为了触达目标人群而愿意向谷歌付钱的广告主也越多。

“没有质量、影响力和财力,谷歌的竞争对手便难以对谷歌的长期垄断造成任何有意义的竞争压力,”诉讼报告写道,“通过扼杀竞争,谷歌损害了消费者和广告主的利益。”

联邦贸易委员会反垄断部门前主管、查普曼大学反垄断法教授托马斯·坎贝尔(Thomas Campbell)表示,司法部的诉讼另一个引人注目的地方在于,它的重点关注是缺乏竞争会如何降低品质,而不是谷歌的垄断会如何提高价格。

坎贝尔说:“通常,在反垄断案件中,争论的焦点是,由于排他性行为的存在,市场被垄断,消费者被迫接受更高价格。”但是在本案中,“重点是,用户无法再获得一个可保护他们隐私的搜索引擎。”

本月初,国会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反垄断小组也发布过一份报告。该报告的范围比这起诉讼范围更广。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反垄断小组的报告也讨论了谷歌如何偏好自己的搜索结果,打压竞争搜索平台的结果——如Yelp上的餐厅评价或Expedia上的航班查询。

司法部的案子则仅侧重搜索业务,并没有讨论其他谷歌占主导地位的行业,如在线广告、智能手机操作系统和网页浏览器等。批评者认为,谷歌利用其在各个领域的优势,强化自身的其他业务。

民主党州总检察长或可在未来的诉讼中针对这些其他的问题。司法部也可能会随着案件的推进,不断扩大诉讼范围。

大型科技公司监管背后的复杂两党政治

在谷歌被起诉的同时,公众和政治界对主要科技公司的财务和政治影响力的反对之声已然达到前所未有的程度。民主党和共和党的议员都希望监管大型科技公司,尽管他们对为什么以及如何监管这些科技巨头仍未达成一致。

特朗普总统,以及众多民主党和共和党议员,越来越咄咄逼人,认为谷歌等主要科技公司迄今为止已经积累了太多市场力量。他们认为,这些公司扼杀了竞争,使得消费者在网络上除了使用这几家公司的服务之外,别无选择。

这倒是与美国政府数十年来的普遍法律态度背道而驰。从历史上看,以往的观点是,想要拆分一家公司,你不仅要证明它是一家垄断公司,还要证明因为缺乏竞争,消费者为它的产品付出了更高的价格。

但是,在过去几年中,这种思维发生了变化。一定程度上,这还得感谢新一波具有影响力的法律学者发起的学术运动——“hipster antitrust”(愤青式反垄断),以及大型科技公司对美国公众的影响力所招来的越来越高涨的两党派政治抵触情绪。

“这是政府对垄断权力态度的一个重大转变,”反垄断非营利组织Open Markets Institute的执行策略主管萨利·哈巴德(Sally Hubbard)说。

本月初,民主党领导的众议院司法委员会结束了对主要科技公司长达一年的调查,并得出结论认为,谷歌、亚马逊Facebook和苹果等,均使用垄断权力以保护他们各自在行业中的优势地位。这项调查为议员在将来推出监管科技公司的新法规奠定了基础。

民主党派的激进人士如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和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长期以来坚持认为,美国需要新的法律,来拆分这些大型科技公司。他们表示,这些科技公司积累了太多市场力量,正在损害美国民众和美国经济。

与此同时,共和党人则对大肆鞭挞科技公司,他们的理由更为具体:未经证实的、所谓的“反对保守派”偏见。Facebook和Twitter近来对共和党政客及部分保守派新闻机构发布的内容进行事实核查,甚至屏蔽无根据内容的做法,引来共和党人的进一步不满。

包括特朗普在内的一些保守派人士不断呼吁国会,废除第230条规定。这条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互联网法,旨在保护社交媒体公司免于因用户在其平台发布的内容而遭到诉讼。包括总统候选人乔·拜登(Joe Biden)在内的一些民主党人士也希望改革第230条规定,只不过诉求与共和党派有所不同。

在周二宣布起诉谷歌的新闻发布会上,司法部的瑞恩·肖尔斯(Ryan Shores)明确表示,该诉讼并未解决有关第230条规定的问题。

“这次的反垄断案,独立于社交媒体问题之外,也跟其他一些(至少对我们而言)涉及《通信法》第230条规定的有关歪曲或偏见的科技问题无关,”肖尔斯说。

但诉讼发布的时机,与这些更大范围的科技改革讨论,却是相关的。

事实上,有人曾质疑,司法部那么着急处理谷歌的案子,是不是为了在大选前发起诉讼,以取悦特朗普。特朗普一直要求尽快推进该案子,这也是特朗普政府针对大型科技公司的广泛政策的一部分。

如果拜登成功当选下一任美国总统的话,他治下的司法部可能会继续审理当前的案子并完善各项指控,也可能会彻底撤销该案。数位法律专家表示,考虑到两党对监管科技公司的支持,潜在的拜登政府可能会以某种方式继续推进这起诉讼。

另外,皮尤研究公司在6月份开展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美国公众也越来越质疑大型科技公司的力量,大约一半受访者认为需要加强对主要科技公司的监管。

根据先前的报道,甚至有一些谷歌自己的员工(通常为匿名)也表示,应该拆分公司,来帮助谷歌找回曾经的创业精神。他们相信,谷歌需要这样的精神,来保持持续的创新。

这对谷歌的未来意味着什么?

在这起诉讼得到任何有意义的解决之前,谷歌和司法部将面临一条漫长而又复杂的道路。

这起案子可能需要数年时间才能有结果;要知道,微软的司法部发垄断案也是花了好几年时间才最终达成和解。

同样地,谷歌反垄断案也可能会拖延数年之久——而且,谷歌显然有很大胜算,或者谷歌也可以向微软学习,与美国政府达成和解,从而避免被拆分。

但与此同时,反垄断行动的威胁也将挥之不去,迫使谷歌处于防御状态,并可能会减慢该公司的发展,阻止其继续采取曾经使得该公司成功的商业策略——例如,收购YouTube、Android和DoubleClick等公司。

哈巴德说:“当年微软的案子结束时,我们看到他们改变了自己的商业行为,并对整个行业带来广泛影响。”哈巴德认为,同样地,今天的诉讼不仅会影响谷歌,也会影响其他科技巨头(如亚马逊、Facebook和苹果),让他们不再能够肆无忌惮地收购竞争对手或采取可疑的商业合同来巩固自己的市场力量。

若有更多州检察长签字支持这起诉讼,司法部诉谷歌一案的影响力或将更大。

但是,到目前为止,尚无民主党州检察长签字支持该案,但包括纽约州检察长莱蒂西亚·詹姆斯(Letitia James)在内的少数州检察长已经表示,在他们完成了自己的独立调查之后,可能会签字支持司法部的案子。

当然,司法部或各个州也可能会针对亚马逊、Facebook还有苹果提起更多诉讼。随着案件的审理,国会也可能会通过新的立法。

但无论司法部的诉讼案最终结果如何,对大型科技公司而言,起诉本身已经标志着一个明显的转折点。像谷歌这样的巨头公司,在恣意扩大商业帝国的同时,将再也无法指望可以继续规避过时的法规而不受惩罚。相反,他们将被视为潜在的有害机构,他们的权力需要得到政府的监管,因而他们也将面临越来越严格的审查和执法。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