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携程回港股时间很尴尬:未摆脱佣金依赖症 美团成主要竞争对手

斑马消费

关注

18年后,携程回归中国资本市场,今日在港交所敲钟。

2003年,经过了非典的考验后,公司以触底反弹的姿态登陆纳斯达克;这一次,世界范围内的新冠疫情仍处在拉锯之中,作为全球最大的在线旅游平台,公司去年收入腰斩、亏损32.69亿元,何时才能重回正常轨道?

作为中国在线旅游市场中的绝对霸主,关于公司二选一、大数据杀熟、店大欺客的质疑几乎从未平息。在这一轮声势浩大的反垄断监管中,携程能够逃过一劫?

更关键的问题在于,公司作为纵横中国旅游市场20年的互联网巨头,仍然未能摆脱佣金依赖症,业务缺乏想象空间,如何在港股讲出新故事?

未来TMP接班,其中美团已经成为公司最主要的竞争对手,公司如何应对降维打击?

反垄断危机

4月6日通过港交所聆讯后,携程(9961.HK)在美股连续阴跌5个交易日,累计下跌超过13%,市值蒸发超过200亿元,直到临近港股上市才略有回升。

不止是携程,在港股上市的科技巨头美团-W(03690.HK)、京东集团-SW(09618.HK)等,均迎来了灰暗的一周。

最直接的原因是,4月10日,阿里巴巴反垄断调查的靴子终于落地,公司因“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要求平台内商家二选一”等原因,被处以罚款182.28亿元。

这不是黑天鹅,而是灰犀牛——大概率要发生,且影响巨大。

很快,两天之后,市场监管总局通报第二起互联网平台实施二选一垄断的处罚,上海餐饮外送平台食派士被罚116.86万元,4月15日又对扬子江药业集团垄断行为处罚7.64亿元。

如此密集和大手笔,意味着这一轮反垄断调查,并不只是说说而已。谁知道下一个点名出列的到底是腾讯、美团、京东、拼多多,还是携程?

携程创立于1999年,2015年合并去哪儿网,2016年收购英国的天巡(Skyscanner),同时公司还是同程艺龙(00780.HK)的第二大股东。

公司拥有携程、去哪儿网、Trip.com、Skyscanner四大在线平台,线下在300多个城市拥有6000家门店。

以GMV口径统计,公司在过去10年内一直是中国最大的在线旅行平台,且自2018年以来,成为全球最大的在线旅行平台。

携程是否具备市场垄断地位?这应该是无需质疑的。许多年前,携程与去哪儿网、同程网、艺龙旅行网还是竞争对手时,没少为这个话题打口水仗。

携程是否以市场支配地位产生不正当商业行为?关于公司二选一、大数据杀熟、店大欺客、随意修改规则等质疑,几乎从来都没有消停过。

4月13日晚,携程确定港股上市发行价为268港元/股,较当日美股折价1.63%,公开发售录得16倍超额认购。

而今年以来港股上市的快手科技-W(01024.HK)、百度集团-SW(09888.HK)、哔哩哔哩-SW(09626.HK),公开发售分别录得超额认购400倍、112倍、170倍。

所以,媒体说携程港股上市遇冷,其实并不夸张。

这也意味着,4月19日携程港股敲钟当日,又会是一场多空大战。

就算没有反垄断这只灰犀牛,大科技公司港股上市破发,也算是大家见怪不怪的事儿了。经过了快手、百度、B站的连番透支后,携程在港股市场的表现将会如何?

业务低谷期

创立4年后,携程在2003年迎来了创业之后最大的挑战——非典。没人旅游,没人住酒店,公司收入锐减。

媒体报道称,当时梁建章准备将公司卖掉,可无人接盘。

幸运的是,非典在几个月内就得到控制,报复性消费让携程的业绩触底反弹,公司于当年底成功登陆纳斯达克,成为3年内首日涨幅最高的股票。

说来也是真巧,携程第一次美股上市,遭遇非典,现在回港二次上市,又遭遇持续时间更长、范围更广、更严重的新冠疫情。

而且,这一次,海外疫情久久不见好转,携程这几年来着力发展的海外市场,损失惨重。

以至于,去年人口学博士梁建章,本着能卖一点是一点的姿态,豁出去,穿起汉服化起妆,直播带货。

2018年-2020年,携程收入分别为311.04亿元、357.16亿元、183.16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0.96亿元、69.98亿元、-32.69亿元。去年,公司经营性现金流也从上年的73.33亿元,下降至-38.23亿元。

公司业绩疲软多年,终于在2019年打了个翻身仗,没想到,马上跌了个大跟头,时隔4年,再度亏损。

2020年初疫情爆发,引发股市震荡,携程四大业务全部停摆,首当其冲。

后来,携程赖以生存的中国市场,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助力公司在2020年下半年扭亏为盈。

市场预期逐渐转为乐观,股价持续回升,到今年3月中旬,市值已经远远超过去年疫情爆发前的水平。

2021年,携程的业务能恢复到什么水平?公司住宿预订、交通票务、旅游度假、商旅管理四大业务,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彻底恢复正常?

初代巨头掉队

携程四君子1999年开始创业的故事大家早已耳熟能详。令很多人没想到的是,公司创立的时间,其实与BAT差不太多。

携程“成功”之后,四君子马放南山、各自出走,梁建章跑到斯坦福读经济学博士;沈南鹏转型投资,如今成为中国最成功的投资人之一;季琦在携程之后,先后孕育了如家、华住、汉庭等首屈一指的酒店企业;任敏在携程呆的时间最长,后来还是另立门户领导天海邮轮。

四君子领衔的携程董事会把守土重任交给了前CFO孙洁,直到公司出了各种问题,才由梁建章回归挽救危机。

20年来携程在资本市场动作频频,合并去哪儿,入股同程艺龙,收购天巡,投资途家,也零星地收购了一些航空和酒店资产。

但是细究下来发现,携程发展20多年来,一直在围绕着自己的OTA生态打圈。

这并没有什么不好,在一个市场中,不断深挖护城河,也是在巩固企业的核心竞争力。

但是,大如携程,也仍然是把鸡蛋放在了同一个篮子里。

于是,我们看到,在疫情黑天鹅爆发之后,公司几乎一点办法都没有。

就不说与携程几乎同一时间创立的BAT(百度阿里腾讯),至少在互联网多个领域保持相当的竞争力,就算是后辈们,也在前些年组成了TMD的接班姿态,后来随着滴滴问题频出,又变成了TMP(头条美团拼多多)。

百度用去哪儿网与携程换股,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腾讯与携程分列同城艺龙前两大股东,也算是找到了利益平衡点;阿里创立了飞猪,虽然与携程多有竞争,但时间窗口已过,基本构不成什么威胁。

BAT与携程不会爆发大规模战争,并不代表TMP会容忍携程这个“老人”继续稳坐钓鱼台。

携程荡平了旅游生态圈,行业内找不到敌人。没想到,遇上了王兴往这里拓展边界。

目前,美团已经成为携程最大的对手。交通订票、酒店预定、民宿、周边游、景点门票,携程有的,美团几乎都有。

20多年来,携程依然是重度依赖佣金收入,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创新。行情好的时候,作为本质上的中介机构轻松赚钱,一旦风向有变,只剩下躺平的份。这才是携程的根本危机所在。

近年携程了陆续进行了一些尝试,比如说推出打车业务,今年港股上市造势期布局基金销售,推出全面内容化的转型战略。虽然创意性比之前更强,但相比之下,仍然是小打小闹,没有根本性的跨越。

创始人的高度决定了企业发展的上线,现在来看,是不是因为携程的创始人,高度太过于高了?

责任编辑:陈悠然 SF104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