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股票

东阿阿胶迎来新掌门人,华润系入主近20年后“清场”东阿系

市场资讯

关注

  来源:红星资本局

红星资本局3月19日消息,东阿阿胶(000423.SZ)日前发布公告称,选举白晓松担任公司第十届董事会董事长,任期与第十届董事会任期一致。

↑截图自东阿阿胶公告

白晓松是华润系的老将。此次换帅,或意味着华润系在入主东阿阿胶近20年后,实现对后者的全面掌控。

董事会已无“东阿系”

其履历显示,白晓松于1971年5月出生,曾任华润石化油站公司副总经理,华润(集团)有限公司战略管理部业务总监,沈阳华润三洋压缩机有限公司助理总经理、人力及发展总监,华润双鹤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助理总裁,华润雪花啤酒(中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华润三九医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润三九”,000999.SZ)副总裁。

2021年底,白晓松“因工作变动”辞去华润三九副总裁职务;2022年1月,华润医药公布,白晓松被委任为华润医药公司执行董事、首席执行官、执行委员会主席、企业管治委员会成员及授权代表。

外界对于白晓松掌舵东阿阿胶并不意外,上任董事长辞任后,东阿阿胶曾于2月24日晚公告,根据公司董事会提名委员会提名,提请白晓松为公司第十届董事会董事候选人。

白晓松空降东阿阿胶,或标志着“华润系”势力完成对“东阿系”的清场。

据东阿阿胶2月20日公告,高登锋申请辞去公司董事长等其他一切职务。高登锋是“东阿系”的元老,22岁时入职东阿阿胶,由销售代表一路升至公司董事长。2月21日,红星资本局曾以投资者身份致电东阿阿胶董秘办,对方表示高登锋将调任华润集团。

近年来东阿阿胶人事变动频繁。红星资本局不完全统计,2019年11月至今,东阿阿胶共有14名董监高离任,涉及董事长、总裁、副总裁、财务总监、监事等职位。

激荡之下,东阿阿胶的权力结构也越发分明。从现任董事会成员名单来看,已不见出身东阿阿胶的高管。18名高管中,只有刘广源、王延涛、李新华三名副总裁和刘广立、冯春华两名职工代表监事,是根正苗红的“东阿系”,而包括董事长、总裁在内的9名高管均出身华润。

值得一提的是,在2月份的投资者活动上,东阿阿胶表示,为实现组织与战略和业务逻辑相匹配,2022年系统开展组织重塑,调整力度之大前所未有,未来将持续优化组织配置和人员结构,以适应公司发展。

↑资料图 据IC photo

近年不断换帅

东阿阿胶前身是1952年建厂的山东东阿阿胶厂,1993年改制,1996年在深交所挂牌上市,主要从事阿胶及阿胶系列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2005年,地方国资委退出东阿阿胶,华润集团间接入主。

彼时,华润面临的问题是,如何实现对地方企业的掌控。

此后长达十余年的时间里,东阿阿胶一直处于“秦玉峰时代”。这位“老东阿人”自2006年执掌东阿阿胶起,缔造了12年连续增长的业绩神话。2006年-2018年,东阿阿胶营收从11亿元增至73亿元,净利润从1.5亿元增至21亿元,公司市值随之水涨船高。

华润也在不断巩固自身的控制权。2016年4月20日至2017年1月25日,华润医药投资增持东阿阿胶3271.08万股,占总股本的5%,累计耗资15亿元;华润医药投资又于2018年11月6日至2019年5月10日期间累计购入东阿阿胶1306.38万股,增持金额5.43亿元。

根据公开资料,2006年至2019年,东阿阿胶累计提价17次,250g阿胶块的价格从25元飙涨至1499元。秦玉峰则是涨价的主导者,他对外界声称涨价是阿胶的“价值回归”。这套方法论的直接结果是,经销商看到涨价预期,边买边囤,既能给东阿阿胶带来账面收益,又能看着仓库里的阿胶一路升值。

但市场不可能一直为此买单,依赖涨价的业绩泡沫终被戳破。2019年东阿阿胶亏损4.4亿元,系上市24年来首亏。也是这年11月,“华润系”的王春城辞去东阿阿胶董事长职务,一个月后,同样带有华润基因的韩跃伟上任。

临危受命的韩跃伟将发展策略聚焦两大方面,一方面是清库存,强化经销体系,另一方面是着手数字化转型,拓展线上渠道。2020年,东阿阿胶扭亏为盈,2021年净利同比增幅273.98%。

时至2022年1月,执掌东阿阿胶两年的韩跃伟请辞,高登锋成为接任者。仅过一年多,高登锋也申请辞职,由白晓松接棒,“华润系”再度现身台前。

频频换帅的同时,东阿阿胶正努力摆脱过去的发展路径。公司称已初步建立“药品+健康消费品”双轮驱动业务模式,不再过分依赖阿胶块的业绩增长,而是推出更多的“阿胶+”“+阿胶”产品。根据业绩预告,东阿阿胶预计2022年净利润为7.6亿元至8.1亿元,同比增长73%至84%,但仍不及巅峰时期的一半。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