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股票

净利润狂降6011% 幸福蓝海花7亿埋下的雷还没排完

新浪财经-自媒体综合

关注
日k线图

日k线图

净利润狂降6011%!幸福蓝海花7亿埋下的雷,还没排完……

来源: 国际金融报 

原创 沈玉洁

2020年影视寒冬中,没有一家院线公司能够独善其身,即便是区域巨头也不例外。

4月7日晚间,江苏广电旗下幸福蓝海发布的2020年年度报告显示,报告期内,幸福蓝海实现营业收入5.71亿元,同比减少73.2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约3.89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6011.81%,而上一年其归母净利刚刚扭亏。

对于业绩大幅亏损的原因,幸福蓝海在财报中解释称,一方面,受新冠疫情影响,2020年1月底至7月中旬,幸福蓝海院线及所属影城暂停营业;另一方面,由于公司收购的重庆笛女阿瑞斯影视传媒有限公司(下称“笛女传媒”)部分影视剧项目已到结算期,但因未完成发行目标,账面存货需结转成本,同时笛女传媒借款利息较高,导致其出现较大亏损,对公司业绩造成不利影响。

幸福蓝海与笛女传媒之间的纠葛最早可追溯至2018年,如今近三年过去了,投资者们仍在苦苦期待这场并购闹剧的终结。

就业绩亏损扩大、2020年逆势扩张的原因以及与笛女传媒之间诉讼纠纷的进展,《国际金融报》记者试图采访幸福蓝海方面,但截至发稿前尚未收到回复。

4月8日,幸福蓝海股价走势低迷,报收6.12元,下跌2.7%。最新股价已经较2017年宣布收购笛女传媒时的13.03元跌去超一半。

寒冬中拓展版图

影院停摆多月,以影城运营为主营业务之一的幸福蓝海出现亏损并不令市场意外。

1月28日,幸福蓝海就发布业绩预告称,预计2020年全年营业收入在5亿-6.4亿元,亏损额在3.2亿-4.5亿元之间,年报中披露的5.71亿元营收和3.89亿亏损额符合当时的预期。

2020年,新冠疫情侵袭下,影院自1月24日关闭,直至7月20日才逐步重启,院线公司因此受到重创。

2020年上半年,幸福蓝海院线院线发行及放映收入2310.76万元,较去年同期下降91.63%。随着影院的重启,该项也随之回升,2020年全年,幸福蓝海院线发行及影城放映业务实现收入23579.68万元,但同比2019年电影业务板块的16.49亿元的收入仍有较大程度的下滑。

分季度来看,虽然2020年第四季度的营收环比增长逾180%,但是同期净亏损额却较第三季度翻番,达到1.14亿元。《国际金融报》记者注意到,幸福蓝海方面并未解释四季度净亏损扩大的原因。有财务人士告诉记者,这或与年末集中计提各类减值损失有关。

值得一提的是,即便2020年院线业务遭遇严峻冲击,但幸福蓝海仍在拓展自己的影城版图。据披露,2020年全年,其新增签约30个影城项目,131张银幕,其中乡镇影城项目20个。截至2020年12月底,幸福蓝海院线旗下影城共计447家、银幕数2815张,其中自有影城103家、704张银幕,加盟影城344家、2111张银幕。

事实上,选择在寒冬拓展版图的并不止幸福蓝海一家,如万达拟募投超43亿加码影院项目,金逸影视去年3月公告称拟成立文化产业投资基金,围绕影院为核心的上下游关联产业进行投资等。

对此,国海证券传媒行业分析师朱珠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总体而言,小体量的企业受到的现金流压力更加明显,会在现金流压力下被动退出。“经过洗牌,留下来的院线加码主业,可以利用自己的优势,如资源、资金、资本等,抢走出局公司已有的份额。”

不过,亦有人不看好逆势扩张之举。北京看懂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欧阳艺智此前曾直言,在行业竞争日益加大的背景下,以后影院带货估计也会受到影响。

并购顽疾未除

造成幸福蓝海业绩大幅亏损的原因不仅是疫情的影响,还有其3年多前斥资7.2亿元埋下的雷。

2017年11月20日,幸福蓝海披露公告称,笛女传媒各股权出让方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以现金7.2亿元收购笛女传媒80%股权。

公开资料显示,笛女传媒主营电视剧投资、制作及发行业务,尤其在正剧领域处于市场领先地位,推出过《母亲母亲》、《双枪老太婆》、《雾都》等作品,还与央视、省级卫视、视频网站等多渠道建立发行网络。

当时,双方还签订了业绩承诺,约定2017年-2021年各期期末扣非后的归母净利润累计分别不低于7500万元、16000万元、25500万元、35500万元和46000万元。据当时的公告披露,笛女传媒储备了近30部正在拍摄、筹划拍摄的剧目或剧本,为后续的业绩承诺提供了保障。

有了业务储备和业绩承诺背书,这一交易彼时被多方看好,包括中泰证券山西证券等多家机构发布研报称,收购笛女传媒,与幸福蓝海电视剧精品化目标相契合,能够有效补充其内容制作、发行渠道等方面的能力,二者合力有望成为正剧领域的龙头公司。

2017年12月7日,笛女传媒完成工商变更登记手续,一天后,幸福蓝海所支付的首笔交易对价3.6亿元就打到了傅晓阳等交易对方的户头。

幸福蓝海的噩梦就此开始。

2018年,幸福蓝海在内部审计时发现了笛女传媒的财务问题。因此,当年年底,其就计提了3.9亿元的应收款坏账准备,4.8亿元的商誉减值。2018年,幸福蓝海出现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归母净利润降至-5.32亿元。

2020年10月15日,江苏证监局对幸福蓝海及其子公司笛女传媒下发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揭开了笛女传媒的造假细节。决定书显示,2016年,笛女传媒称与河北电视台签订的两笔合同,既无证明也未播放,却虚报为确认收入;2017年笛女传媒的三笔合同中,收到的回款也并非业务回款,而是自身的资金;在2017年12月至2018年7月间,笛女传媒又通过虚假项目投资等方式,累计占用母公司资金2780万元,且未按规定披露。

由于与笛女传媒各股权出让方签订《股权转让协议》时,傅晓阳故意隐瞒并未向公司真实、完整、准确的披露笛女传媒的实际经营情况,2019年6月,幸福蓝海方面向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傅晓阳等17名股东提起诉讼申请及诉讼财产保全,请求依法撤销《股权转让协议》,并要求被告返还财产、赔偿损失。最新进展显示,该案于2020年1月17日开庭,但由于案件涉及当事人众多,开庭当日仅完成了证据交换,目前正等待法院通知再次开庭。

从2018年开始,并购爆雷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已经延续至今。财报显示,2017年至2020年笛女传媒实际实现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累计净亏损已经达到59237.07万元,对幸福蓝海的业绩持续造成较大影响。

投资者也苦并购顽疾久已。

今年1月,有投资者在互动平台上向幸福蓝海的董秘发问:“公司就迪女官司已经持续好几年了,目前处于什么阶段?为何迟迟没有下文了,请不要重复的用官方话复制来回答股民的问题,收购迪女事件失误是直接导致股民利益损失的重大原因。”

对此,幸福蓝海方面的回答是:“笛女案件暂无进展,如有进展公司将按时按规披露”。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