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重庆首富生死局:力帆股份无人接盘 花光股民的钱也救不回

时代周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探寻牛市基本面|郭磊(金麒麟分析师):宏观视角下当前像历史上哪个阶段?

耀才证券黄泽航:论港股中资券商股的投资价值

海通余文心(金麒麟分析师)、融通万民远:下半年医药,还能乘风破浪吗?

海通荀玉根(金麒麟分析师)、上投摩根李德辉:洞见2020下半年投资机遇

探寻牛市基本面|秦泰(金麒麟分析师):引而不发——2020下半年宏观经济展望

FOF投资总监教你择“基”

兴证全球基金乔迁:风格切换?解析大消费行业当前投资价值

兴银基金王丝语、吴绮然:经济周期与行业配置

国企混改:既要混,更要改

谢诺辰阳朱威:基本面量化策略如何“避震”

汇添富劳杰男、兴业王德伦(金麒麟分析师):未来10年看中国,国际视角把握A股市场核心优势

原标题:重庆首富生死局:力帆股份无人接盘,长孙女被迫继位,花光股民的钱也救不回!

“重庆力帆”,这个曾经响当当的名字,如今已经没人再将它当回事了。

7月9日,力帆股份发布公告称,多家子公司被债权人向法院申请司法重整,公司将存在因重整失败而被破产的风险。换而言之,力帆股份可能直接因为债务而关门大吉。

倒闭,对于这个曾经辉煌过的“国产摩托车大王”而言,是一个令人难以接受的结局。但时代周报记者在查阅力帆股份公告时发现,近段时间该公司披露最多的公告均涉及“诉讼”、“破产”等字眼,一个好消息也没有。

7月14日收盘后,力帆股份独家回应时代周报记者称,公司会持续关注外界消息,对于不实的、恶意的报道,力帆会及时汇报给网监部门。

负面消息缠身的力帆,还有翻身的机会吗?

成也造车,败也造车

1992年,重庆人尹明善带着20万元的资金,从出版业转行到制造业。彼时已经在出版业闯出一番天地的尹明善,拒绝了所有人的劝告,毅然扎入摩托车制造业中。

“轰达”,这个取自日本知名车企本田“Honda”的中文谐音,成为了尹明善在摩托车领域的首家公司——“轰达车辆配件研究所”。虽然名字叫研究所,实际上尹明善还是干着倒卖的活儿。

轰达研究所

当时在重庆有两个摩托车行业巨头——嘉陵和建设,因此重庆也有着一大批生产销售摩托车及配件的民企。但由于行业巨头驻扎,因此像发动机这样的重要环节往往被巨头牢牢掌握,不少经营摩托车厂的民企都不得不跑去外地进口货物。

而尹明善的公司正是瞄准建设集团在发动机环节上的“漏洞”。据悉,尹明善通过购买建设集团维修部的发动机主要配件,进行组装后再当作发动机总成卖出。成本不过1400元的配件,尹明善的卖价可以高达1998元。

成本低、利润足,尹明善在这个行当越干名声越响。轰达研究所在9年内卖出了184万台发动机,销售收入高达38亿元。作为公司拥有者的尹明善,迅速累计了上亿元的财富。

摩托车业务,一直发展到2001年才出现了停滞。

2002年,力帆最为重要的摩托车业务开始走下坡路,尹明善不得不为力帆谋求下一个业绩增长点。造车工业,成为了尹明善的目标。只不过,制造汽车和制造摩托车完全不同,没有汽车资质的力帆根本没资格涉足造车领域。

无奈之下,尹明善只能靠这些年累积起来的资本当作开门砖去换取汽车生产资质。

尹明善

2003年8月,力帆收购了重庆专用汽车制造厂80%的股份,终于成功进入造车领域。但当时进入汽车行业的资本非常多,像美的、奥克斯、比亚迪等都是在这一时期进入汽车行业。

越来越多的资本进入汽车行业,说明这一行业更被人看好,而时间就是力帆缩短与前辈们差距的关键。

据了解,2003年8月力帆才进入造车领域,但在2004年12月,力帆汽车第一款产品——力帆520便可量产。这样的造车速度,可以说是相当地快。但由于力帆在520可量产后一年才得到轿车生产资质,因此力帆520整整推迟了一年才正式在市场上销售。

力帆520

只不过,力帆这一次可没有了摩托车时期的好运。

2005年,比亚迪F3推出后火遍全国。虽然这款车一度被人认为是抄袭了丰田的车型,但在当时,仅售8万元的车,还自带触屏显示等“高级”配置,比亚迪依然赢得了消费者的青睐。最火时,比亚迪F3月均售出8000辆,相比之下,力帆520上市一年后的总销量,也仍然摸不到1万辆的门槛。

开局失利后,尹明善不愿意放弃造车的高利润,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干。但是,尹明善从当时混乱的国产车市场中学习到一个重要的技能:山寨。

2008年,力帆“宝马3系”问世;2009年,力帆“宝马MINI”推出;2017年,力帆“福特S-MAX“下线……力帆在山寨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尽管力帆每年都有2款以上的新产品推出,也有自己的原创作品,但销量依旧一直不理想。

图源:网络

与后来的“模仿车之王”——众泰汽车相比,既要山寨又要面子的做法,可能就是力帆汽车做不好汽车的原因之一。据尹明善表示,造车之前钱怎么也花不完,造车之后多少钱都不够花。

不够钱花的尹明善,选择了上市花股民的钱。

2007年,尹明善开始着手力帆上市的事情,但2008年的金融危机警示,让尹明善足足拖到2010年才让力帆上市。

作为中国首家上市A股的民营乘用车企业,力帆股份受到了股民的欢迎。72岁的尹明善在这一年,身家超过110亿元,力帆也因为上市让现金流的问题暂时得到了解决。

然而,成也造车、败也造车,身处造车领域的力帆,最终还是没能摆脱财务危机的宿命。

财务危机

2013年,新能源趋势悄悄抬头,有着极佳商业嗅觉的尹明善提出了力帆要进入新能源领域,试图通过这个新业务将老对手一一击败。

当时,新能源的价值并未得到广泛的认可,力帆因此得到了发展喘息的空间。为了证明自己的决心,尹明善还声称“要在2020年前推出20款纯电和混动产品,新能源累计销量要达到50万台。”

公开资料显示,2014年4月力帆就与河南省济源市政府签署合作框架协议书,拟投资22亿元在当地设厂;7月,力帆在上海自贸区注册一家融资租赁公司,注册资本追加至5亿元;11月,力帆设立P2P平台——四川力帆善蓉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用以开展汽车融资租赁业务,促进力帆汽车销量;12月,河南济源工厂正式建成并投产。

力帆年内数个大动作,就是为了在新能源业务上压下重注。2015年5月,力帆的共享汽车——“盼达用车”推出,成为了接下来几年力帆新能源汽车的主力。同年,力帆新能源汽车销量已经破万,甚至还准备推出电动汽车的换电服务。

盼达用车,名称取自熊猫的英文“Panda”

但是,力帆却在这个时刻遭到“致命一击”。

据时代周报记者查阅力帆控股2016年年报发现,2016年力帆股份仍然通过其控股股东下属公司——重庆盼达汽车租赁有限公司来提升力帆新能源车的销量。换言之,力帆汽车从来就没有流出市面,但依旧能得到来自国家的新能源汽车补贴。

于是,力帆汽车“骗补”的丑闻被曝光。

据悉,当时财政部点名批评了2015年力帆新能源电动车有2395辆不符合申报条件,涉及中央财政补助资金1.14亿元,并撤销补助同时取消力帆乘用车2016年中央财政补助资金预拨资格。

一夜之间,声誉和金钱消失殆尽。

由于新能源汽车补贴占据力帆2015-2018年间累计净利润的90%,没有了补贴之后的力帆一下子就陷入了财务危机。事实上,力帆早已在2016年就已经出现了财务上的问题,但依靠卖地以及补贴才堪堪让财务报表勉强能看。

数据显示,2014年-2018年力帆股份扣非归母净利润,从3.4亿元一路下降到-21.5亿元。2017年,力帆股份将负债的上海力帆融资租赁有限公司转移出上市公司的报表,从而降低明面上的负债规模。

但2018年力帆203.5亿元的负债规模已无法再通过“财务洗澡”来减少,甚至有188亿元的流动负债在年内到期。尹明善不得不以33.15亿元的价格卖掉年产15万辆汽车的生产基地,同时向车和家卖掉了自己拥有的其中一个造车资质,换取6.5亿元的收入,而这笔6.5亿元的交易也为理想汽车的崛起埋下伏笔。

力帆汽车销量不佳

现金流的问题,终于在“骗补”丑闻曝光后迅速爆发。受困于财务危机的力帆,汽车销量也持续低迷。截至2020年6月份,力帆新能源汽车当月销量89辆,年度累计销量549辆,与当年尹明善50万辆的目标相去甚远。

据一位曾代理过力帆汽车的经销商表示,由于汽车性能差、服务跟不上,他于2017年及时退出了力帆汽车的经销商网络,所幸各项费用都按时退回。但错过了2017年退网时机的经销商,则不得不接受货物砸在手里的现实。

时代周报记者查阅力帆股份财报发现,2019年该公司巨亏46.82亿元,同比下降1950%,而截至2020年一季度,该公司的亏损已经接近2亿元,同比下降103%。

至此,力帆再也没有了和各大车企抗争的资本。

“富二代”拒接烂摊子,未毕业孙女“逼上梁山”

力帆掌门人这个位置,似乎并不受尹家人待见。

早在2017年,尹明善宣布退休的时候,其子尹喜地就拒绝了接手父亲的位置。坊间传言,两人之间似乎存在某些分歧,导致尹喜地在2012年就彻底离开了力帆汽车业务。

图左为尹喜地

据了解,尹喜地从不开自家的力帆汽车,反倒是对豪车超跑情有独钟。尹喜地在21岁时就花3000万元购入中国首辆布加迪威龙。有网友戏称,尹明善要卖出750辆价值4万元的力帆520才足够尹喜地一次豪车消费。

除此之外,像法拉利、帕加尼等千万级超跑,也被尹喜地收入自己的车库中。据不完全统计,尹喜地购置的这些豪车总价值已在亿元级别以上。只不过,尹喜地这个“富二代”拒绝了接手父亲的事业,沉醉于自己的世界。

据尹明善在2017年的重庆力帆发布会上表示,“我的儿女、儿子、孙子或者重孙一代当中,如果有好的人才就让他们当董事局主席,如果没有就在职业经理人中选。”既然大儿子不愿意接班,大儿子的女儿便被尹明善提上了接班人的队列。

网传尹安妮照片

据悉,孙女尹安妮出生于1995年,就读于美国加州大学尔湾分校经济专业,尚未毕业。今年4月27日,尹安妮当选为力帆股份监事,其后在5月29日的力帆2019年度股东大会上,以力帆股份非职工监事身份亮相。为了孙女轻松继位,尹明善还承接了约9亿元的债务,以便让孙女轻装上阵。

然而,让一个学历虽高、却从未在商场上证明自己的95后来掌控集团,显然并非是一个明智的行为。又或者存在一种可能,力帆已经到了退无可退的地步了。

据汽车分析师张翔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现在中国汽车市场的竞争越来越激烈,以前车企所能享受到的地方政府保护被逐渐消除,力帆竞争力差这个劣势也就暴露无遗了。但对于这个竞争力的问题,力帆股份避而不答。

尽管力帆曾在2019年年报中提及,会将业务中心重新回归到摩托车业务,但如今摩托车的市场已越来越小,力帆又怎么可能重获新生呢?

有投资者表示,如果没有大资金看上,是不是这个企业就该倒闭了。也有投资者认为力帆的衰落是有原因的,连自己都不开自己造的车,谁又敢去相信你的车呢。

投资者评论截图

据7月14日最新消息,重庆两江新区与全球新能源领军企业——特斯拉就加快推进项目合作深入交流并达成广泛共识。截至7月14日收盘,力帆股份报收4.98元/股,锁定涨停板。对此,力帆股份企划部员工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公司有最新情况都会在公告中及时进行披露。

伴随着明星企业特斯拉即将进驻重庆,力帆这个曾经的明星会不会就此被人遗忘呢?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