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金种子酒持续净亏:暂无回暖迹象 二股东大幅减持

日k线图

日k线图

2020年,因为疫情因素影响,很多白酒企业的收入和净利受到不利冲击,然而,2019年,在A股上的白酒上市公司的收入和净利却是以双增长为主旋律,不过,也有例外,比如青青稞酒,再比如皇台酒业,还有金种子酒

数据显示,2019年,金种子酒实现营业收入约为9.14亿元,与去年13.15亿元相比,降幅在30%以上;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负,约为-2.05亿元,相较于2018年1.02亿元,降幅在300%左右。

对此,金种子酒方面给出了三点理由,一是白酒行业消费升级趋势进一步显现,行业竞争持续加剧,公司生产的酒类主要为中低端产品,虽然也进行了中高端产品的布局,但由于布局时间较晚,基础较为薄弱,尚未能大规模的占领市场,因此2019年酒类销售收入下滑较为明显;二是公司的管理费用和销售费用均较为刚性,综合造成了公司2019年业绩亏损;三是按照谨慎性原则,对相关亏损主体暂时性差异不再确认递延所得税资产,使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下降。

在2019年年度股东大会上,金种子酒方面公开表示,冰冻三尺非一日寒,近几年销售不佳、利润下滑的原因是聚焦不足、品牌体系“乱”、缺乏高端次高端产品等多方面问题的集体爆发。

由于2019年金种子酒首次出现了亏损,如何通过改革扭转业绩颓势,则成为了金种子酒的当务之急。

“我们今年提出改革元年,数字化元年,围绕改革我们涉及到了方方面面,包括我们的战略,文化,组织流程,薪酬激励,最重要的还是我们的营销变革。”金种子酒总经理张向阳称。

进入2020年第一季度,金种子酒实现营业收入接近1.94亿元,与去年同期2.89亿元相比,降幅在33%左右;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负,约为-0.26亿元,相较于2019年第一季度898万元相比,降幅在392%左右。

由于2019年就已经陷入了净亏之中,且进入2020年第一季度,金种子酒依然没有走出净亏泥潭,这让投资者为其捏了一把汗。

据悉,2020年是金种子酒的“改革元年”,其表示,要切实增强危机意识,清醒认识当前的严峻形势,转变观念,锐意创新,凝心聚力,为实现公司的可持续健康发展而奋斗。

“过去人家都以为,金种子酒都是几十块钱的,没有好酒,”在张向阳看来,“柔和这个单品卖的太好了,但是它也导致消费者对我们品牌的认知固化,我们必须要通过另一种形象来打破这个认知。”

基于此,金种子酒将坚持高端产品做加法,低档产品做减法,构建以“醉三秋1507”及“馥合香金种子”为核心的主推产品矩阵,持续夯实金种子年份酒及柔和系列种子酒销售,全面淘汰销量小或利润低的产品。

2020年1月,醉三秋1507开始推向市场,在价格定位上属于次高端到高端酒之间,但是,张向阳也坦言,醉三秋1507从元月份推出来以后,量不是特别大。

“从目前来看,金种子酒的业务暂时仍没有好转的迹象,内有古井贡酒口子窖迎驾贡酒的挤压,还有洋河股份泸州老窖等外来品牌的蚕食,这让金种子酒在市场上腹背受敌,”一位酒企人士告诉《五谷财经》,金种子酒想要实现扭亏为盈的局面,必须在管理团队、公司机制和品牌营销上进行“刮骨疗伤”,修修补补的可能结果就是无济于事。

值得关注的是,6月29日收盘之后,金种子酒发布了《股东集中竞价减持股份进展公告》,引发投资者热议。

公告显示,付小持有金种子酒总股本的5.38%,陕西柳林酒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柳林酒业”)持有公司总股本的2.33%。

截止2020年第一季度末,付小铜是金种子酒的第二大股东,柳林酒业则是第六大股东。

以上股份已于2020年4月7日解除限售并上市流通,而付小铜先生为柳林酒业实际控制人,也就是说,柳林酒业是付小铜的一致行动人。

2020年4月11日,金种子酒发布公告显示,柳林酒业计划根据市场价格情况,采取集中竞价方式减持,减持不超过1315.5936万股,占公司总股本数的2%,自本公告披露之日起15个交易日后的6个月内进行,且在任意连续90个自然日内,减持股份的总数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1%。

截至本公告披露日,柳林酒业已通过交易所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减持公司股份657.78万股,占金种子酒总股本的1%,仍持有金种子酒股份871.8359万股,占金种子酒总股本的1.33%。本次减持计划减持数量已过半,减持计划尚未实施完毕。

责任编辑:陈悠然 SF104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