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股票

华平股份:"在线"业务占比小 业绩回暖但仍处低位

新浪财经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新浪财经讯 自疫情以来,包括在线教育、在线办公、在线医疗等“在线”概念成为投资者热捧的对象。受在线概念影响,华平股份近来波动较大。2月4日至2月6日,连续收获三个涨停板,2月10日开始进入下滑通道,整体呈现A字形态。2月17日股价翻红且再次涨停,收盘价为4.95元/股。

公开资料显示,华平股份2019年业绩虽预计有所回暖,归母净利润同比上升约0到30个百分点,盈利1483.15万元–1928.09万元,但纵向对比来看仍处于近年来的业绩低位。此外,华平股份的净利率、毛利率均有所下降,应收占比大且增幅高于营收,2018年和2019年前三个季度现金流持续失血。

另外因孙小波受贿案而爆出的上市行贿“黑历史”也引起了投资者关注。

在线教育、视频会议业务毛利率高但营收占比低

华平股份2010年于创业板上市,所属行业为多媒体通信行业,目前业务主要划分为智慧城市、视频会议、应急指挥、在线课堂等。     

根据近三年年报披露,智慧城市业务为华平股份的第一大业务。2016-2018年的营收占比分别为60.28%、56.21%和64.59%,但智慧城市业务的毛利率水平却逐年降低,分别为38.07%、33.91%和23.40%。

其次是应急指挥业务,三年营收占比分别为12.28%、19.28%、18.94,但毛利率同样逐年下降,分别为72.19%、67.38%和61.25%。

备受市场关注的在线教育和视频会议业务的毛利率相对较高,在线教育业务毛利率虽有所下降,但2018年年报仍达到44.74%。视频会议业务毛利率则连续三年超70%。但需要注意的是,在线教育和视频会议业务的收入占比相对较小。在线教育业务三年营收占比分别为3.17%、2.59%和5.75%;视频会议业务三年营收占比分别为20.80%、20.09%和7.82%。

华平股份2月6日在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中称,目前,公司有关视频通讯、在线教育业务规模占比较小,较往年相比没有出现爆发式增长,不会对公司业绩产生重大影响,敬请广大投资者注意投资风险。

业绩预告同比上升 但仍处历史低位

2月3日华平股份发布2019年度业绩预告,归母净利润预计盈利1483.15万元–1928.09万元,同比上升0%-30%。

虽然华平股份2019年度业绩预增,貌似还尚可接受的。不过从历史角度来看,即使按照2019年归母净利润1928.09万元估计,这个成绩仍是处于较低的位置。从2010年到2018年,华平股份的营业收入从1.03亿元的规模增长到了4.49亿元,但归母净利润却呈现波动下降态势。2013年归母净利润达到峰值1.02亿元,到2018年归母净利润只有0.15亿元。

从2010年到2018年,华平股份归母净利润低于1928.09万元的年度只有2018年。

增收不增利,表明公司的盈利能力在下滑。从近三年的角度看,公司的销售毛利率由2016年的51.79%下降到2018年的36.72%;净利率由2016年的22.03%下降到2018年的2.34%;毛利率和净利率在三年的时间里,分别下降15.07个百分点和21.69个百分点,降幅较大。

华平股份曾表示,从事的多媒体通信行业是一个充分竞争的市场,行业集中度较低,竞争较为激烈。

此外,华平股份的现金流情况也不容乐观。2018年度三大现金流量项目全部为负,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净流出2.11亿元。2019年前三个季度,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净流出0.48亿元。2017年到2019年前三个季度,华平股份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分别为2.85亿元、0.73亿元、0.25亿元。

不过好在华平股份的偿债压力较小,资产负债率维持在20%左右,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均大于2。

运营方面,2017年三季报到2019年三季报,华平股份的应收账款周转天数和存货周转天数持续上升。存货周转天数分别为256.72天、324.73天和283.23天,应收账款周转天数分别为202.25天、276.44天和322.77天。

由于主业智慧城市业务有周期长、投资大的特点,华平股份的应收账款金额一直较高。2016年到2018年,应收账款分别为1.66亿元、2.44亿元、2.95亿元。到2019年三季报,应收账款高达3.58亿元,占总资产的比例为23.74%。 

控制权变化致管理层动荡 机构投资者退出

2018年不但是近几年来盈利最差的一年,也是公司经历控制权争斗的一年。华平股份原控股股东刘晓丹、刘海兰、刘焱和新控股股东智汇科技由于股权转让款的支付、控制权的转让等方面存在分歧,导致双方对簿公堂。后双方和解,截止2020年1月22日,控股股东智汇科技所持上市公司全部股份不存在被司法冻结的情况。

从2018年起,控股股东的变动导致了管理层动荡。根据2019年中报披露,包括董事长、副总经理、董事、董秘等核心高管离职。当然“一朝天子一朝臣”是很正常的,但机构投资者的相继退出则耐人寻味。

根据Choice金融终端显示,2018年年报时华平股份的机构投资者还有建信基金、诺安基金、广发基金、前海开源基金等持股,而到了2019年三季报时,除控股股东智汇科技外,机构投资者只剩深圳科乐投资管理企业(有限合伙)-科乐长虹私募证券投资基金一家。

另外根据原创业板发审委委员孙小波的受贿刑事判决书显示,华平股份原董事长刘焱曾在华平股份上会前一天向孙小波行贿1.5万美元,以谋求关照。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