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股票

最新集体企业改制案例 北摩高科IPO即将上会

原标题:最新集体企业改制案例,发行人曾借款股东1.5亿炒股

来源:梧桐树下

北京北摩高科摩擦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北摩高科”“北摩有限”)IPO即将上会,公司主要从事军、民两用航空航天飞行器起落架着陆系统及坦克装甲车辆、高速列车等高端装备刹车制动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包括飞机刹车控制系统及机轮、刹车盘(副)等。

公司研发的产品陆续列装陆、海、空三军部队,参加了“纪念抗战胜利阅兵”和“朱日和军演”等多项重大军事行动,获得了原中国人民解放军总装备部颁发的“建国六十周年国庆阅兵突出贡献奖”及“抗战胜利70 周年阅兵突出贡献奖”。公司及员工先后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状”、“全国五一劳动奖章”等7项省部级以上荣誉。

公司成立时全面承接了北京摩擦材料厂(“摩擦厂”)的业务及人员,而摩擦厂成立起即从事摩擦材料的研制,为集体所有制企业。本文重点研究该案例历史沿革涉及的集体改制事宜。

1、摩擦厂改制

据披露,摩擦厂成立于1961 年,成立时企业性质为集体所有制企业。摩擦厂主管部门为北京市机械工业局粉末冶金工业公司,产品归口部门为北京市机械工业局,主业为工程、航空及其他机械摩擦材料。

1999 年1 月20 日,摩擦厂向北京市经济委员会递交《集体资产产权登记申请书》,申请集体资产产权登记。

1999 年3 月31 日,摩擦厂取得北京市经济委员会核发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城镇集体资产产权登记证》(证书号:11000920)载明:截至1997 年3 月31 日,摩擦厂的集体资产为1,826.19 万元人民币,其中1,826.19 万元归本企业劳动者集体所有;集体资产占企业净资产比例为100%。

1999 年北京市经济委员会下设北京市划转工作领导小组印发《北京市划转工作领导小组关于下发划转企业名单的通知》((99)京经中小字第192 号)要求将北京摩擦材料厂在内的186 户中小型工业企业分别划转至全市18 个区县管理,其中北京摩擦材料厂被划转至北京市西城区国有资产经营公司管理,2000 年北京市西城区国有资产经营公司向北京市西城区工商局出具《证明》“北京摩擦材料厂属于集体所有制企业,未占有国有资产”。

2001 年7 月24 日,北京市西城区国有资产经营公司下发《关于北京摩擦材料厂改制的批复》(西国经[2001]14 号),批复如下:“一、同意摩擦厂的改制方案,按照现代企业制度改制为股份合作制;二、同意企业资产总额43,305,588.25元,净资产17,636,843.58 元;其中:999 万元用于支付离退休、内退职工的各项费用。剩余的净资产764.68 万元,其中398.44 万元按照工龄、职务技术含量等条件按比例配送给职工并记在在职工名下。另净资产366.24 万元作为集体共有股;三、同意154 名职工以货币投资入股265.32 万元;四、债权债务由改制后的企业承继;五、同意改制后的企业章程。”

2001 年12 月17 日,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政府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出具《关于同意北京摩擦材料厂实行股份合作及集体资产处置的批复》(西改发[2001]60号),同意摩擦厂本次改制。

......

由于摩擦厂原址位于北京西城区北三环黄寺大街、工业生产受到限制,2001 年摩擦厂为研制新型高性能摩擦材料而投资扩产,因此选取当时的昌平沙河工业区为新项目的坐落地,2002 年北京市经济委员会批准了摩擦厂新项目建设;同年摩擦厂启动了新项目的土建工作,按照北京市昌平区沙河镇政府的要求新项目须由在其辖区注册的企业实施并进行属地纳税,因此2003 年1 月摩擦厂召开股东会通过了设立新主体北摩有限并由其承接摩擦厂业务及人员的决议,2003 年5 月摩擦厂主要股东及核心员工出资在昌平区注册成立北摩有限,由北摩有限逐步承接摩擦厂相关人员、资产、业务,摩擦厂仅从事房屋租赁业务至今;北摩有限全面承接摩擦厂的原主营业务相关的人员及业务,未侵害摩擦厂的集体权益;针对上述情况,保荐机构、发行人律师查阅了相关过程涉及的摩擦厂决策文件、工商档案,并由摩擦厂主要股东及职工代表对上述过程进行了确认并出具了《确认函》。

此后,历经多次股权转让,摩擦厂股权结构变更为:

总体而言,摩擦厂改制为股份合作制系比较清晰,但值得注意的是,摩擦厂历次股权变动中,集体共有股的权益是如何保障的?集体共有股持股比例逐步被稀释,是否存在侵权集体共有股的情形?集体共有股又是如何参与内部决策程序?

2、北摩高科股本演变

据招股书披露,2002年摩擦厂启动了新项目的土建工作,按照北京市昌平区沙河镇政府的要求新项目须由在其辖区注册的企业实施并进行属地纳税,因此2003 年1 月摩擦厂召开股东会通过了设立新主体北摩有限并由其承接摩擦厂业务及人员的决议,2003 年5 月摩擦厂主要股东及核心员工出资在昌平区注册成立北摩有限,由北摩有限逐步承接摩擦厂相关人员、资产、业务。

然而,2003年,北摩高科成立时,股权结构如下:

摩擦厂集体共有股不持有北摩高科任何股份。这是否与摩擦厂股东会决议一致?摩擦厂是否决策新设立第三方主体来承接摩擦厂业务及人员?是否存在执行与决策不一致情形?同时,北摩高科设立时存在股权代持情况。北摩有限由包括王淑敏、高昆和唐红英在内的摩擦厂共计31 名主要股东及核心员工共同以货币出资300.00 万元设立,该等货币出资来源于前述主体的自有资金,来源合法。为尽快完成北摩有限的设立登记,北摩有限设立时的全部出资登记在王淑敏、高昆、唐红英三人名下。

不过,历经多次股权变动,2006年北摩有限股东会同意北摩有限新增注册资本1,523.54 万元,其中摩擦厂以非专利技术“湿式铜基粉末冶金摩擦材料技术”认缴1,400.00 万元,王淑敏以货币方式认缴67.6392 万元、陈剑锋以货币方式认缴10.2909 万元、刘扬以货币方式认缴10.2909 万元、冯华以货币方式认缴5.00 万元、高昆以货币方式认缴4.00万元、李荣立、孙立秋、唐红英、王影、夏青松、闫荣欣、杨朝旭、张秋来、周玲、王代英分别以货币方式认缴2.6319 万元。

2007年,北摩有限再次新增注册资本1,000 万元,由摩擦厂以货币方式认缴。此时,北摩有限股权结构变更为:

毫无疑问,此时北摩有限仍由摩擦厂控制,摩擦厂第一大股东仍是集体共有股,持股比例为35.56%。

此后,2011年12月,摩擦厂将其持有的北摩有限全部出资共计2,400 万元分别转让给王淑敏980.7143 万元,陈剑锋570.6526 万元、刘扬232.0849 万元、高昆223.9304 万元、孙立秋34.7106 万元、周玲34.6487 万元、闫荣欣31.3055 万元、吴晓明30.5323 万元、张秋来30.1867万元、唐红英29.3602 万元、夏青松20.3507 万元、李荣立18.4342 万元、王影16.7121 万元、唐君16.6267 万元、王代英8.0564 万元、王金刚7.4767 万元、梁金茂7.4718 万元、冯华7.2967 万元、赵云峰6.7470 万元、李根岭6.7178 万元、刘江萍6.6156 万元、齐立忠6.4259 万元、常春6.3238 万元、李光宇4.8644 万元、潘虹4.8644 万元、肖凯4.8644 万元、杨昌坤4.8644 万元、杨涛4.8644 万元、张传风4.8644 万元、张晓红4.8644 万元、张智斌4.8644 万元、郑聃4.8644 万元、刘晓华2.4322 万元、吴润2.4322 万元、张伟2.4322 万元、李桂凤2.4128 万元、魏军2.3544 万元、李永山2.2960 万元、彭向东2.1793 万元、姜秀华2.1501 万元、叶小平2.0868 万元、刘俊杰2.0625 万元。本次股权转让系经摩擦厂股东集体决策,将摩擦厂持有的北摩有限股权转让给北摩有限或摩擦厂现有股东,转让价格均为1 元/注册资本,由转受让双方以出资额为依据协商确定,定价合理。

至此,摩擦厂不再持有北摩高科任何股份。与此同时,摩擦厂集体共有股持股比例已被稀释到10.46%,王淑敏、陈剑锋分别持有摩擦厂32.27%、26.55%的股份。

由上可知,摩擦厂先改制为股份合作制后,此后摩擦厂决议设立北摩有限,但北摩有限股权结构与摩擦厂并不一致。此后,北摩有限承接摩擦厂业务及人员,同时王淑敏、陈剑锋逐步取得摩擦厂股权。随后摩擦厂彻底退出北摩有限,王淑敏变更为北摩有限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

其实,核心法律问题就是,摩擦厂历次决策是否履行适当的程序,是否保障集体共有股的权益?不过这一部分披露并不多。

2019 年5 月17 日,北京市人民政府办公厅下发《关于北京北摩高科摩擦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上市产权确认及历史沿革有关事宜的通知》,原则同意北京市集体改制企业上市产权确认工作联席会议办公室关于北京北摩高科摩擦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上市产权确认及历史沿革的确认意见,即:北摩高科在设立及北京摩擦材料厂持股期间的增资、股权转让,已按照相关法律、政策规定履行了股东会决议、办理工商登记等相关程序,未发现侵害北京摩擦材料厂及其股东、职工权益的情形;北京摩擦材料厂改制事宜已取得了相关部门的确认文件,产权界定清晰,未发现侵害北京摩擦材料厂及其股东、职工权益的情形。

实务上,取得省级人民政府的确认,集体企业改制的合法性就有了保障。

不过,摩擦厂不再持有北摩高科股权后,仍存在一系列交易。

(1)2016年2月23日,公司与摩擦厂签订了《厂房及办公楼租赁合同》,约定公司向摩擦厂租赁厂房、办公楼26,655.33平方米,年租金496万元(含税),期限二十年。由于2016年摩擦厂新建部分厂房导致公司租赁厂房面积有所增加,公司与摩擦厂于2017年1月31日签订了《厂房及办公楼租赁补充协议》,约定租赁面积调整为28,004.75平方米,年租金调整为580万元(含税)。

证监会询问到,请补充核查说明公司关联租赁占比较高的原因,是否反映了公司的改制不够彻底,未能将相关资产置入发行人的原因,未来有何安排。

就此,2019年8月28日,公司与摩擦厂签署了附生效条件的《经济补偿协议》,协议约定:双方一致同意自2019年9月1日起终止《沙河厂区租赁协议》;经双方协商一致,北摩高科向摩擦厂一次性补偿1,722万元以补偿摩擦厂因购买沙河厂区建筑物、沙河厂区经营管理权终止、租赁协议终止所造成的损失;截至本招股说明书签署之日,北摩高科已取得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政府关于北摩高科有权使用及管理经营沙河厂区所占用的土地及地上建筑物的授权,北摩高科股东大会已审议通过《关于终止与北摩高科关联租赁并同意由北摩高科对摩擦厂进行补偿的议案》,《经济补偿协议》已生效,北摩高科已依据《经济补偿协议》向摩擦厂支付全部经济补偿金。

鉴于摩擦厂2016年从北摩高科公司购入房产之目的系为北摩高科完善房产手续需要,且摩擦厂含有集体共有股成分,补偿金额的确定应在不损害摩擦厂利益的基础上进行公允定价;基于此,上述北摩高科向摩擦厂支付的补偿金额系按照摩擦厂房产初始取得成本扣除北摩高科已支付的租金后的净额加计4.35%的资金成本计算确定,补偿金额的确定公允合理。

(2)2015年11月,部分股东向摩擦厂借款增资北摩有限

2015 年11 月13 日,北摩有限召开股东会并作出决议:同意北摩有限新增注册资本3,800 万元,其中王淑敏以货币方式认缴2,107.4583 万元,陈剑锋以货币方式认缴960.5831 万元,刘扬以货币方式认缴124.6830 万元,高昆以货币方式认缴107.3845 万元,孙立秋以货币方式认缴49.3330 万元,增资价格为1 元/注册资本。

王淑敏、刘扬、高昆、孙立秋增资的资金来源于向摩擦厂的借款,陈剑锋的增资资金部分来源于向摩擦厂的借款,部分来源于自有资金。

截至2015 年12 月31 日,前述向摩擦厂借款的主体已还清前述全部借款。

摩擦厂含有集体共有股成分,该笔借款是否存在损害摩擦厂利益的情形?是否存在其他股东占用摩擦厂资金的情形?

3、北摩高科借股东1.5亿股票理财

除去向摩擦厂借款增资北摩高科之外,北摩高科还借款给股东1.5亿股票理财。

据披露,2016年度,公司股东陈剑锋、高昆分别累计向公司借款10,000万元、5,000万元,上述资金主要用于股东个人股票理财,上述股票理财资金已于2016年12月31日前完成规范清理。同时招股书披露,报告期内关联方资金往来状况如下:

股东大额占用公司资金1.5亿,十分诡异。陈剑锋、高昆个人资金流水是否核查?1.5亿如何流转是否核查?过往曾有案例,要求发行人提供实际控制人及其直系亲属的全部银行账户及对应资金流水情况,保荐机构对股东占用公司资金1.5亿又做了哪些银行流水核查?

4、净利润过亿

2016~2018年,公司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为7,333.38万元、10,318.77万元、14,715.85万元,业绩非常亮眼。具体如下:

与此同时,报告期内公司毛利率均超过68%,远超过可比上市公司毛利率平均值,具体数值如下:

公司报告期内现金流量分析如下:

由上可知,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远低于净利润。与此对应的是,公司应收账款余额较大。

报告期内,公司与军品客户的销售结算模式及信用政策不存在重大变动。2016 年至2019 年6 月末,发行人应收账款货款回收期大部分在2 年以内,账龄在2 年以内的应收账款占比分别为98.99%、99.80%、91.36%和85.69%。

总之,北摩高科近几年盈利状况较好,但经营现金流净额小于净利润,应收账款余额较高,不过这与之行业特点相关。同时,公司历史上涉及集体企业改制,涉及事项较多,但最终取得北京市人民政府办公厅的确认。不过,仍有许多细节值得考究,不知保荐机构是否核查到位。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