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股票

东北百年老店秋林集团5亿债券告急 董事长失联9个月

债市观察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原标题:东北百年老店5亿债券告急!董事长失联9个月,10吨黄金消失

这是一家因哈尔滨秋林红肠、格瓦斯、大列巴而闻名的百年老店,创办至今已近120年。

但是,近年来的秋林集团开始陷入多事之秋,“10吨黄金失踪案”、5亿“萝卜章案”、3亿债券专用金被冻结,可谓惊雷不绝。而公司董事长、副董事长也已双双失联,距今已达9个月。

11月27日,5亿债券“18秋林01”的付息日就要来到,违约风险已肉眼可见。秋林集团将何以应对?

近日,万联证券发布受托管理事务临时报告称,根据万联证券风险排查情况,“18秋林01”(150922)发行人哈尔滨秋林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秋林集团”,600891.SH)偿付利息资金尚无确切安排,18秋林01付息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01

债券违约,祸起“秋林大战华夏银行

据小债了解,“18秋林01”上市日期为2018年11月27日,期限3年,票面利率8%,发行规模为5亿元。每年11月27日为该债券的付息日。

由万联证券的临时报告可知,几天后的27日,“18秋林01”的利息兑付可能有点悬!

其实,秋林集团的债券危机在“18秋林01”发行之初就露出端倪。据该债券《募集说明书》显示,“18秋林01”的资金应全部用于偿还公司存续期内的“16 秋林 01”和“16秋林02”两期公司债券本息,由华夏银行天津分行对“18秋林 01”的募集资金专户进行全程监管。

借新还旧是“18秋林01”的任务,但它并有很好的完成,反而在引出一幕“秋林集团大战华夏银行”的闹剧。

3月17日晚,秋林集团发布公告称,华夏银行天津分行以保理合同纠纷事由向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申请诉前财产保全,导致秋林集团名下银行存款3.06亿元被司法冻结。

秋林集团还表示,在公司不知情的情况下,“18秋林01”债券专户中的资金有有3亿元被华夏银行天津分行已转移至其他账户。

一边起诉冻结,一边转移专户资金,华夏银行的这波“止损”操作可谓666。但秋林集团却被惹急了。

3月8日,秋林集团工作人员在华夏银行天津分行营业厅现场拨打“110”报警,面对警察问询,华夏银行天津分行才表示,募集资金专户资金中的3亿元已流向秋林集团在该行开立的其他3个辅助账户。

虽然秋林集团就此向银保监会天津分局进行了投诉,但3亿元资金被冻结却无可挽回。由此引发的连锁反应就是,秋林集团发行的“16秋林01”、“16秋林02”两只债券无钱可用,随后双双违约。

而秋林集团与华夏银行的此番激烈“斗法”,只是这家百年名企众多“糟心事”的其中一个。

02

转型黄金业务,巨亏41亿元

据官网介绍,秋林集团始于1867年的俄罗斯,由伊万·秋林创建,并于1900年进入哈尔滨。经过近百年的发展,秋林集团的大列巴、红肠、格瓦斯、秋林百货等已成为哈尔滨的象征。而极具巴洛克风格的秋林百货大楼,也已成为哈尔滨旅游的打卡热门景点。

1996年,秋林集团登陆A股,成为较早上市的地方性国企之一。但在此后的23年里,秋林集团的业绩却很不理想,“披星戴帽”成为常态。在此期间,秋林集团数易其主。

2010年,颐和黄金成为秋林集团新的控股股东。2015年,深圳市金桔莱黄金珠宝首饰有限公司(简称“深圳金桔莱”)通过“借壳”秋林集团完成上市,秋林集团从商品零售业、食品加工转入黄金珠宝业务。天津嘉颐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颐实业”)由此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

目前,嘉颐实业、奔马投资、颐和黄金为一致行动人关系,分别持有秋林集团股份比例分别为37.59%、10.36%及2.07%,合计超过秋林集团50%的股权。实控人为平贵杰。

华泰证券研报指出,转向黄金珠宝业务后,秋林集团开始激进扩张,展厅模式的资金占用较为严重,经营现金流恶化较明显。2017年后公司销售模式更趋激进,在深圳、天津设立展厅加大铺货,对下游收款放松刺激销售,增大了库存压力和资金占用,当年末存货35.24 亿元,近乎翻倍。

2019年8月底,秋林集团发布半年度报告,业绩已相当难看。营收1.74亿元,同期减少96%,净利润为-1.07亿,同比扩大341%。而在2018年,其更是巨亏41.31亿元。

而随着近年来民企融资难度增大,公司财务费用明显上升,从2016年的3829万,飙升到2018年的1.81亿元。

债务方面,截至2019年9月末,秋林集团总负债26.85亿元,其中流动负债合计21.71亿,短期借款5.58亿,占比较高。

而随着业绩上的江河日下,秋林集团的各种问题开始集中爆发,雷声不绝。

03

大案不断,雷声不绝

2019年2月16日,秋林集团披露一则重大事项公告,公司董事长李亚、副董事长李建新失联。

彼时秋林集团之所以发出这份公告,是因为公司收到通知,第一大股东嘉颐实业,第二大股东奔马投资及当时的第三大股东颐和黄金所持有的公司股权已被司法冻结。

这还是小事,真正致命的问题随即出现。

2019年4月30日,秋林集团发布2018年年报,计提了36.95亿元的坏账损失,其中有22.91亿元黄金板块业务的存货资产减值计提。

22.91亿元存货,小债大致推算了一下,略等于10吨黄金。

对于10吨黄金不翼而飞的原因,公司公告称,由于黄金业务原由公司董事长负责经营,公司董事长、副董事长失联后,黄金事业部下辖公司经营处于基本停滞状态。“因大部分未收到回款,或者收回款项之后又转走”,秋林集团认为其涉嫌虚构收入,全部转入其他应收款,并全额计提坏账准备。

面对秋林集团糟糕的经营和财务状况,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无法(拒绝)表示意见,从而导致秋林集团被上交所实施退市风险警示,于5月份更名为“*ST秋林”。

而在此期间,秋林集团还陷入了多起诉讼,其中就包括轰动一时的5亿元“萝卜章案”。

据秋林集团2月份公告称,公司收到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发来的关于渤海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诉滨奥航空等四家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相关诉讼材料。渤海信托认为,由于秋林集团出具了《担保函》,因此对涉案的5.05亿元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对此,秋林集团表示,公司初步判断《担保函》中落款的公章为伪造,不承认负有连带担保义务。

疑难重重,如今未有定论,而秋林集团董事长、副董事长在9个月后仍未有消息。“18秋林01”付息在即,警报已经拉响,违约真的会来吗?欢迎在下方留言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