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股票

5亿债务违约下月还有6亿到期 亏损的贵人鸟折翅难飞

日k线图

日k线图

来源:梧桐树下V

双11全球狂欢日,贵人鸟(603555)的债权人们恐怕是没有心情狂欢了。2019年11月11日晚,贵人鸟发布公告,5亿到期债券无法偿付。

而从今年6月起,联合评价就在不断的下调主体和“14贵人鸟”债券的评级。

2019年6月21日,从“AA”下调至“AA-”,评级展望维持“稳定”;

2019年9月16日,从“AA-”下调至“A”,评级展望调整为“负面”;

6天前的11月5日,又从“A”下调至“BBB”,评级展望维持负面。

可见,贵人鸟的债务逾期应该是在意料之内的。

一、业绩严重下滑,仅1500万资金对应25亿债务

贵人鸟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11年,公司主营鞋、服装的生产、研发和批发,属制造纺织、服饰行业。2014年1月24日,公司挂牌上交所上市,简称贵人鸟,代码603555。

上市当年(2014年),贵人鸟的业绩便出现了下滑,之后几年,则一直不温不火。

2018年,市场竞争加剧,贵人鸟收入、毛利出现大幅下降;同时,贵人鸟调整了销售渠道,销售费用大幅增加。加之融资渠道和融资成本方面的压力,2018年,贵人鸟出现了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2018年,贵人鸟实现营业收入28.12亿,同比下降13.52%;扣非归母净利润-6.47亿,同比下滑826.26%。

进入2019年,业绩下滑更加明显,三个季度均亏损。

对于业绩的下滑,一方面来自于公司自2018年来陆续出售了部分子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减少,从而收入利润规模下滑;另一方面,公司主打品牌“贵人鸟”销量下降、收入下滑,而销售费用却大幅增加,应收账款的坏账准备计提也有所增加,因此出现了亏损。

相比严重下滑的业绩,更可怕的是公司的资金情况。

2019年三季报显示,截至9月末,公司货币资金仅余1528.91万元,相比年初的1.48亿,下降了近9成。而现金流量表显示,资金紧张最核心的原因仍然是经营不善。前三季度,公司经营活动现金净流出3.13亿,尽管公司仍然在处置子公司、在银行贷款,但整体资金处于流出状态。

然而与1528.91万货币资金相对的,是25亿的金融负债——截至9月末,公司短期借款11.77亿、1年内到期的长期借款和应付债券13.02亿、长期借款2700万。合计达到了25.06亿。

所以,无法按期对付5亿债券,从贵人鸟的三季报便已经有所察觉。

二、自营品牌急速下滑,大量关店,依靠代理销售

业绩的大幅下滑,最直接的原因便是自营品牌“贵人鸟”销量的大幅下降。

单位:元

如上图所示,2018年贵人鸟品牌的收入毛利均出现大幅下降,自营品牌贵人鸟的收入占公司总收入的比重尚不足4成。而代理品牌——阿迪、耐克等的收入却是大幅增长——贵人鸟公司的业绩依靠代理销售。

而这一点,从公司的前五大供应商排名也可以看出。

2018年,贵人鸟公司的前五大供应商中,排名第一二位的分别是耐克和阿迪,也就是公司的代理销售。代理的采购金额远超过了公司自行采购原材料、外协加工的金额。可以看出,贵人鸟公司目前更多的是在做代理销售业务。

除了自营品牌的下滑,2018年大量的店铺调整,关闭加盟店而新开直营店,造成了收入的下滑,销售费用也出现了大幅的增长。

进入2019年,上述情况则更加的严重。

2019年上半年,贵人鸟的自营品牌和代理品牌营业收入都出现了大幅的下滑。关店也仍在继续——2019上半年,公司新开店129家,关闭门店313家,净关店184家。

三、大卖股权,却“节外生枝”

眼看着业绩持续下滑、资金周转不畅,贵人鸟开始大卖股权。

2018年12月27日,贵人鸟将所持的杰之行50.01%股权转让给陈光雄,交易价格30,006万元。

2018年,贵人鸟将持有的参股公司康湃思(北京)体育管理有限公司37%的股权、康湃思(北京)体育咨询有限公司37%的股权转让给晋江国家体育城市股份有限公司,转让金额分别为13,522.21万元、811.42万元。

2018年7月,贵人鸟向九牧王转让了持有的贵人鸟上海100%股权,股权交易价格6,008.09万元。

接连出售公司股权,意在及时回笼资金,缓解贵人鸟所遭遇的资金困境。然而,其中最大笔的杰之行50.01%股权转让,却节外生枝,引来一系列的麻烦。

2016年6月,为推动线下渠道布局,整合优质资源,贵人鸟通过受让和增资的方式,以38810.5万元取得了杰之行50.01%的股权。杰之行,全称湖北杰之行体育产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7年4月,主营体育用品、服装鞋帽等,是一家体育运动产品专业零售商。

杰之行原有股东做出业绩承诺:2016年,杰之行净利润不低于5000万元;2016-2018年3年累计实现不低于2亿元的净利润。不过,杰之行后续的业绩表现却是远不及承诺。

如上图所示,除了2016年完成业绩承诺外,17-18年,杰之行的业绩离当初的承诺都相距甚远。经双方协商,贵人鸟将杰之行50.01%的股权卖给原股东陈光雄,交易定价为30006万元。前后2年多时间,3.88亿买来的股权,只能以3亿再卖掉,净亏损8800多万。

还不只是亏损,更大的问题是股权转让款迟迟没能收到。

根据双方约定,50.01%的股权转让款分两次支付。2019年4月20日前支付第一次12000万元,2019年10月31日前支付第二次18006万元。

公告显示,第一次股权转让款陈光雄便未能按时支付,多次催告无效后,贵人鸟将其告上了法庭,后经调解达成一致。第二次股权转让款已过付款时限,目前仍未回款。而后,双方又重新签订了补充协议,将剩下的18006万元分13次支付。

而这迟迟收不回的股权转让款,也是贵人鸟本次债券逾期的直接原因之一。

四、多次上榜“监管关注”

在交易所的监管名录中,贵人鸟因财务资助未经审批、会计核算不恰当等事项,多次被监管关注和通报批评。

2015-2017年,贵人鸟分别向其经销商提供财务资助19.42亿、17.45亿、14.19亿,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比中共86.86%、73.2%、50.9%,3个年度末的财务资助余额分别为6,701.3万元、10,269.86万元、9,027万元。上述财务资助事项达到股东大会审议标准和信息披露的标准,但公司未及时将上述事项提交股东大会审议,也未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直至2018年4月28日,公司才披露2017年度财务资助事项;2018年5月18日,公司才召开2017年年度股东大会,审议通过2017年度财务资助事项;2018年5月18日,公司才于年度报告问询函的回复公告中披露2015年度、2016年度的财务资助事项。

对于提供的财务资助,贵人鸟将其反映在应收账款中,而按照交易实质,并非为销售产生,应反映为其他应收款。因未按照交易实质进行核算,在2015和2016年的财务报告中,对于此部分款项的坏账准备计提出现了错误。

此外,2017年12月29日,泉州土储中心批复了向贵人鸟收回三宗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收购面积78541.9平方米,收购金额3591.05万元。相关的收储交易是在2018年才陆续完成的。然而,贵人鸟却在2017年确认了此笔交易,违反了会计准则的规定。

对于上述事项,公司的董秘、财务总监,以及外审会计师事务所均未履行相应的审批流程和正确的公告,违反了相关规定。因此,交易所给予了相关人员监管关注和同胞批评。

也是因为财务资助一事,自上市以来一直为贵人鸟服务的天健会计师事务所(连续服务6年),出具了非标审计意见——带强调事项段的无保留意见,强调了截至2017年末贵人鸟公司对经销商提供财务资助余额9027万元。2018年,贵人鸟的年审服务机构更换为大信会计师事务所。

五、20天后还有6亿债券到期

竞争加剧、销量大幅下滑、严重亏损、资金异常紧张、股权转让迟迟未能兑现……贵人鸟正在经历着“黑暗时刻”。雪上加霜的是,不到一个月之后,又将有一笔债券到期。

2014年12月3日发行的5年期公司债券,将在2019年12月到期,贵人鸟需要偿还的金额达到了6.47亿,可能也将逾期。

六、控股股东股份全被质押或冻结

截至2019年9月末,贵人鸟的控股股东贵人鸟集团(香港)有限公司所持的4.79亿股、占公司总股本76.22%,已全部被质押和冻结。

控股股东所持上市公司股份全被质押或冻结,说明控股股东债务压力也很重,已无力支持贵人鸟解困。

12日晚上,公司又发布公告,联合评级公司将贵人鸟公司的主体信用等级由“BBB”下调至“CC”,评级展望调整为“负面”;同时将“14 贵人鸟”的信用等级由“BBB”下调至“CC”。

深陷亏损和债务泥潭的贵人鸟,恐怕已经难以再飞。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