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股票

广誉远营收十年增8倍 应收账款13亿占总营收83%

日k线图

日k线图

长江商报消息 本报记者 陈妮希

“下半生我就一件事,就是做好广誉远。”从风光无量的“中国最年轻的上市公司董事长”,到负债几十亿跌进人生低谷,再到一点点还清债务东山再起,广誉远实控人郭家学曾这样表示。

在郭家学的掌舵下,广誉远的业绩也一年超过一年,在去年首破十亿大关后,再次刷线自身记录。近日,广誉远发布2018年报显示,公司实现销售收入161,876.40 万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7,410.81 万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37,646.80万元,分别较上年增长38.51%、57.98%、81.43%。

不过,据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发现,广誉远也有成长的烦恼,经营活动现金流9年为负。与此同时,其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合计达15.82亿元,占总营收97.71%;其中应收账款增至13.38亿,占总营收82.64%,在这同行业里是少有的。

为何在经营活动现金流和应收账款上,多年未见起色?上周,本报记者向广誉远发去采访函,但截至发稿前未收到回复。

负债增82%远高于营收增幅

公开资料显示,坐落在山西的广誉远中药有限公司,在2006年成为首批被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认定的“中华老字号”企业。

最被市民熟悉的,是公司主打的两大拳头产品龟龄集和定坤丹,这两个爆款发展成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其如今的控股人郭家学功不可没。

此前,郭家学已经是名噪一时的资本狂人,他曾用18年时间将盖天力、青海制药、丽珠集团、潜江制药云南白药收入麾下,他带领下的东盛集团最高市值做到100亿。然而,快速的并购、重组使东盛的企业规模实现了跨越增长,同时也埋下了快速扩张带来的资金紧张的隐患。这一隐患在2004年爆发,东盛资金链断裂。重创之下,郭家学也开始谋求新的出路,用了三年时间筹备了广誉远的再出发。

2003年,当时这家药厂的名字还叫山西中药厂。几番谈判,终于敲定收购方案,凭借着传承和弘扬中国传统中医药文化的理念,广誉远公司逐步壮大,并在2008年成功于资本市场谋得席位。

据长江商报记者梳理,上市以来广誉远营收稳步翻升,从2009年的2.58亿元,到如今16.19亿元,十年增长近8倍。

不过,广誉远的销售费用也激增,2018年达6.29亿,比去年同期5.16增幅21.85%,占营业总收入39%。

广誉远在财报中表示,报告期内,公司进一步下沉营销资源,强化市场开发力度,细化产品营销策略及市场服务方案,随着“好孕中国”以及线下地推活动全方位深层次的开展以及广告投放策略的持续优化,公司品牌效应全面提升。

此外,广誉远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合计达15.82亿元,占总营收97.71%。尤其是公司应收账款近些年也在逐年攀升,2018年增幅82.00%。对此,广誉远在财报中解释,主要是由于公司营业收入持续增长,使得信用期内应收账款随之增加。

长江商报记者对比发现,2018年广誉远营收增幅为38.51%,而负债增幅82.00%,远高于前者。

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2.98亿元

事实上,广誉远的毛利率甩开行业平均水平一大截。近三年来看,其销售毛利率高达80%左右,远高于行业水平,同为老字号的白云山为33%、云南白药为30%、片仔癀仅为45%左右。

不过,毛利率虽高,广誉远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却连续第9年为负。截止2018年为-2.98亿元,较2010年的-4721.26万元,扩大了6倍。

也就是说,每年赚钱,但账上的钱却越来越少。

对于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长期为负,广誉远方面表示,受制于品牌知名度的影响,产品议价能力较弱,为了快速占领市场、覆盖终端渠道,给予了商业客户一定的信用账期,且商业客户以银行承兑汇票方式向公司支付货款的比重较高,而广誉远为了节约财务费用,一般不采用银行承兑汇票贴现的方式获取现金,因而对其经营性现金流入产生了重大影响,截止2018年,广誉远持有的银行承兑汇票为2.44亿元。

在此背景下,2018年存货增幅104.74%,主要是由于公司利用中药材市场价格波动,对牛黄、天然麝香等贵细药材进行储备性采购,使得原材料较年初增加16,135.17万元,以及为市场销售备货库存商品较年初增加1,976.56万元。

不过,在二级市场,对于广誉远的信任似乎已经有所动摇。今年1月初,广誉远股价闪崩,郭家学当机立断,公告称将用573万元回购21万股挽回市场信心。如今,在销售费用尤其是市场推广费增加后,广誉远这样的老字号已经能够被年轻人所接受,如何解决多年的经营活动产生负现金流问题,广誉远仍然需要进一步举措。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