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股票

英飞拓大股东花式套现 员工持股接盘后巨亏

新浪财经讯 1月16日,英飞拓发布了第三期员工持股计划。尴尬的是,在过去的两年多时间内,英飞拓股价已经跌超50%。随着股价不断下跌,2016年底推出的第二期员工持股计划已经陷入巨亏的境地。

新浪财经发现,就在2016年公司推出员工持股计划之前,大股东已经率先进行了大笔减持套现。而第二期员工持股计划的股票,就来自大股东的减持。还有公司高管一边减持股票,一边又参与员工持股计划,动机令人生疑。

今年以来,大股东刘肇怀一度打算转让股权,让出公司控制权。这种情况下,英飞拓将何去何从?

控股股东减持 员工持股计划接盘巨亏

1月16日,英飞拓发布公告,对2018年9月26日发布的第三期员工持股计划草案做了修订。最主要的变动集中在两个地方:一是变更了员工持股计划的管理机构,由之前的国信证券更改为海航期货有限公司;二是提高了资金总额上限,由1.28亿元提高到1.48亿元。按照1月16日3.86元的收盘价计算,员工持股资管计划大概可以购买3834.2万股。

这1.48亿元的资金来源包括三部分:7名高管认购595万元,预留147.36万元,剩余1.41亿元由员工认购。

根据之前的公告,第三期员工持股计划有一个特殊的任务:为已经巨亏的第二期员工持股计划接盘。之前公告里是这么写的“公司第三期员工持股计划股票来源全部为第二期员工持股计划通过大宗交易方式获得”。

新浪财经注意到,2017年6月,英飞拓第二期员工持股计划完成了股票受让,受让的3196.42万股全部来自大股东刘肇怀的转让,总共成交金额1.99亿元,成交价6.22元/股,相比前一日收盘价仅有10%的折价。

大股东通过这种方式变相减持套现1.99亿元。之后英飞拓股价就一直下跌,按照1月17日收盘价3.81元计算,第二期员工持股计划已经浮亏38.75%。而从成立以来,第二期员工持股计划一直未减持。

2018年9月,在巨亏的情况下,英飞拓宣布提前终止第二期员工持股计划。给出的终止原因是“当前股价与持股计划买入均价出现严重倒挂,亏损严重,致使本员工持股计划已经失去激励作用。为切实发挥员工持股计划实施目的,维护公司、股东和广大员工的利益,公司决定提前终止第二期员工持股计划并启动第三期员工持股计划。”

令人不解的是,在第二期员工持股计划被深套的情况下,成立第三期员工持股计划去“接盘”第二期的股票。如果按照当前的市场价受让股票,并不能改变第二期员工持股计划巨亏的现实。那么,公司要怎样通过第三期员工持股计划来解决第二期的巨亏?

新浪财经还注意到,在参与第二期员工持股计划的高管名单中,有三位刚进行了减持。包括,财务总监廖运和2016年6月以9.22元的价格减持套现57.39万元;副总经理林冲2017年12月以5.09元的价格减持套现100.78万元;公司监事郭曙凌,2017年12月以5.1元的价格套现2.74万元。

这三名高管在2016年底成立的第二期员工持股计划中,分别出资400万元、400万元和100万元。

高管一边高位套现,一边又拿钱参与公司的员工持股计划,究竟是看多公司的股价呢,还是看空?

英飞拓大股东的花式套现之路

事实上,就在英飞拓成立员工持股计划,进行股权激励之前,公司大股东已经在进行花式套现了。

先从公司上市时说起,英飞拓成立于2000年,2010年底上市。上市之初,公司总股本为14700万股,其中包括11000万原始股和3700万股上市时发行的股票。而实际控制人刘肇怀通过直接和间接持有公司71.09%的股份。这部分股票有36个月的锁定期,解禁日期为2013年12月24日。

然后就出现了“神奇”的一幕,从2010年到2014年,公司连续进行了5次高额现金分红,分红总额达2.79亿元。从下表可以看出,除了2010年之外,其余四年分红金额都要高于当年归母净利润。而且2011年与2013年这两年,公司经营现金流净额还是负的。在公司现金流并不充足的情况下,为了现金分红,公司还动用了上市时超募的资金。

英飞拓大股东为什么要这么做呢?答案就在公司的股东结构上,实控人刘肇怀控制了超过70%的股权,而在上市前三年内,这部分股份还在锁定期,不能上市套现。大股东通过这种超额派现的方式实现了“变相套现”。由于大股东和上市后公众股东持股成本差距加大,这导致分红时二者实际收益率差距达数十倍。

根据Wind数据,从2015年起,英飞拓就没有再进行过现金分红了。因为大股东持股已经解禁,可以直接减持套现了。

2016年,公司巨亏4.29亿元,几乎将前几年的净利润全都亏了进去。然而从这一年9月起,实控人开始大手笔减持。

从2016年9月到2016年11月,刘肇怀总共减持套现3.28亿元。有意思的是11月份这笔套现,是通过收购的方式实现的。

2016年9月,英飞拓与北京普菲特广告有限公司及其股东签订协议,拟以6.4亿元收购普菲特100%股权,但是双方约定,普菲特在收到英飞拓支付的对价后40个工作日,必须使用其中3.15亿元以前收盘价9折的价格购买英飞拓股票。当然是从实控人刘肇怀或者刘肇怀控股的JHL INFINITE LLC 手中受让。

这就等于利用公司资金帮自己完成了一次大额套现。

值得一提的是,正是从2016年年中开始,公司股价进入了下行区间。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公司开始筹划员工持股计划。

2016年5月,发布了第一期员工持股计划草案,3个月后终止了这份只有高管参与的员工持股计划,发布了第二期员工持股计划的草案。2017年3月,刘肇怀利用第二期员工持股计划再度减持1.99亿元。

2018年5月,刘肇怀和JHL INFINITE LLC与深圳前海富荣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签署了控制权转让的框架协议,拟向后者转让所持有的30%股份和上市公司控制权,交易价格19.56亿元。不过5月26日,公司发公告终止了这次股权转让。

2018年12月,实控人刘肇怀和控股股东JHL INFINITE LLC又与深投控签订了协议,拟向深投控转让1.03亿股,转让价格为3.5元,合计交易金额3.61亿元。交易完成后,刘肇怀持股比例为38.03%,仍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大股东套现完毕已经打算“撤”了,英飞拓将何去何从?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