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股票

飞马国际控股股东可交换债违约 西部利得基金踩雷

华夏时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飞马国际控股股东可交换债违约 西部利得基金专户产品踩雷

记者 帅可聪 陈锋

首例可交换债违约引发市场关注。发行方被推向风口浪尖的同时,卷入其中的基金公司和银行也正遭到质疑。

10月8日,深圳市飞马国际供应链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飞马国际”,SZ.002210)公告称,接到控股股东飞马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飞马投资”)函告,获悉其发行的飞马投资2016年非公开发行可交换公司债券(第一期、第二期)未能如期偿付应付利息及相关回售款项。

《华夏时报》记者独家采访获悉,西部利得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多个资管计划投向了飞马投资发行的可交换债,而浦发银行为资管计划的代销机构,浦发银行深圳分行为资管计划的资产托管人。违约事件发生后,有投资者对西部利得基金与浦发银行提出了多项质疑。

可交换债首曝违约 

可交换公司债券是指上市公司的股东依法发行、在一定期限内依据约定的条件可以交换成该股东所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的公司债券,其兼具债性和股性,属于股债结合型产品。数据显示,2015年以来沪深上市公司共发行了208只可交换债券;其中,44只已经到期,164只还未到期,未到期的规模高达2266.95亿元。

据一位券商分析人士介绍,可交换债此类品种理论上对于投资人来说是“进可攻、退可守”的一类优势产品,股价涨时可通过转股获取高额收益,股价下跌时则可选择到期拿固定收益。不过,一旦发行人实力不济无力偿还,依然具备违约风险。

飞马国际成立于1998年,2008年在深交所上市,公司主营供应链管理服务,包括综合供应链、煤炭、塑化和有色金属供应链服务。半年报显示,控股股东为飞马投资,占股48.48%。

公告称,飞马投资于2016年9月6日发行可交换债“16飞投01”,根据飞马投资与债券持有人达成的约定,飞马投资应于今年9月28日(含)之前偿付“16飞投01”剩余本金和利息。2016年9月28日发行的可交换债“16飞投02”则应于今年9月28日偿付投资者登记回售的本金和利息。但到期后飞马投资未能支付已登记回售的剩余本息合计约8.15亿元。

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飞马投资此前于2016年9月至11月先后共发行四期私募可交换债券,分别为“16飞投01”(3亿元)、“16飞投02”(5亿元)、“16飞投03”(5亿元)和“16飞投E4”(7亿元),合计发行规模20亿元,票面利率3%,债券期限3年,附第2年末投资者回售选择权。“16飞投03”、“16飞投E4”的起息日分别为2016年10月18日、2016年11月23日。

Wind数据显示,“16飞投01”、 “16飞投02”的转股价分别为8.66元、8.62元。不过,在最后回售日到期前,由于重组失利,飞马国际股价连续遭遇7个跌停,即使转股,投资者也将承受巨大的亏损。

飞马投资目前已深陷流动性困局。10月8日同时披露的另一则公告显示,飞马投资持有飞马国际的部分股份被动减持以及被司法冻结。因股票质押回购交易业务违约,9月27至28日,万联证券、国海证券、第一创业合计处置了约1070万股,从而导致了飞马投资被动减持。此外,飞马投资有3000万股被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于9月27日司法冻结。

飞马投资在公告称,拟将继续努力筹措资金,延期支付剩余回售款和利息,公司及其控股股东拟通过处置资产等方式继续为公司债兑付筹集资金,争取短期内尽快确定资金到位时间。此外,还将根据募集说明书的相关约定,采取不向股东分配利润;暂缓重大对外投资、收购兼并等资本性支出项目的实施;调减或停发董事和高级管理人员的工资和奖金;主要责任人不得调离等措施。

西部利得基金专户踩雷

《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西部利得基金管理有限公司通过5只基金专户产品投向了飞马投资可交换债。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官网披露的信息显示,西部利得基金作为产品管理人于2016年9月和11月先后发行设立了“西部利得-飞马分级资产管理计划”1至5号共五只分级基金一对多专户产品,产品期限皆为2年,合计发行规15亿元,合计投资者数量563人。

本报记者拿到的“西部利得-飞马1 号分级资产管理计划”、“西部利得-飞马1号分级资产管理计划”合同均显示,上述产品募集资金均定向投资于飞马投资发行的以飞马国际上市股票为标的的可交换债,其余仅可投资包括银行存款(包括但不限于银行活期存款、银行定期存款、协议存款、同业存款等各类存款)和货币型基金。这两份合同中,浦发银行为资管计划的代销机构,浦发银行深圳分行为资管计划的资产托管人。

合同还显示,该资管计划份额分成风险高低不同的两个级别,即A级计划份额和B级计划份额,两者份额配比原则上不超过3:1,A级份额作为优先级的业绩比较基准为年化5.4%。

知情投资者在向《华夏时报》记者提供的材料中称,西部利得-飞马1号分级资产管理计划募集资金规模3亿元,投资于“16飞投01”;西部利得-飞马2号产品和西部利得-飞马3号产品募集资金规模分别为2.4亿元和2.6亿元,合计5亿元,一并投资于“16飞投02”。然而由于“16飞投01”、“16飞投02”回售违约导致3只基金专户产品兑付违约,且有可能面临本金亏损的风险。

“在‘16飞马01’发行时点,飞马投资就已将其所持有的上市公司股票几乎全部质押,存续期内一旦股价下跌发行人将面临无剩余足额股票提供补充质押的窘境;且亦反映了发行人飞马投资反复质押股票融资、公司经营资金链紧张。”投资者质疑认为,西部利得与浦发银行分别作为产品管理人和代销机构未能勤勉尽责履行尽调职责。

此外,“过去两年时间里,产品管理人本来有很多时间段(在飞马国际股价高时)可以行权转股以获取高收益,但却都没有及时转股,偏就等到产品到期时只以票面利率3%回售给发行人,甚至出现产品到期时发行人无法兑付本息的情况。”该投资者还质疑称。

《华夏时报》记者10日下午致电相关方寻求置评,西部利得基金方面接听电话的工作人员表示将向相关人员转达置评请求,但截至发稿前仍未获回复。飞马投资控股方面拒绝就此置评。飞马国际年报披露的联系方式无人接听。

浦发银行深圳分行一位工作人员则回应称:“我们现在收到的也是管理人给的延期兑付提示函,说是产品会延期兑付;但是具体什么时候,现在我们也没有收到通知。如果想了解要问西部利得那边,他们可能在跟发行方协商处理这个事情。”

就此次违约事件,本报记者将继续跟进报道。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