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股票

2100万盈利说没就没 海南椰岛业绩变脸面临退市风险

国际金融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因涉嫌“忽悠式增持”而被推上风口浪尖的海南椰岛又来了个业绩“大变脸”。

3月12日晚,海南椰岛公告称,拟对部分收入确认、应收款项减值计提等方面做出调整,预计2017年度业绩将出现亏损,与前期披露的业绩预盈公告内容发生重大变化。1月30日,海南椰岛曾发布公告称,预计2017年将盈利约2100万元。

由于2016年度净利润亏损3525万元,根据相关规定,若2017年经审计的净利润仍为负值,海南椰岛股票将在年报披露后被“*ST”。

《国际金融报》记者注意到,在业绩持续不振的情况下,海南椰岛此前还宣布投入巨资用于广告宣传。

一位知情人士表示,当时海南椰岛大力投入有悖于行业常规,也有悖于行业发展规律。海南椰岛的经营模式属于赌博式,而整体市场表现没有达到预期,真实地反映了海南椰岛在保健酒领域的地位和现实。

面临退市风险

3月12日,海南椰岛公告称,经公司与年审注册会计师沟通,因在部分收入确认、应收款项减值计提等方面存在不同的判断,公司拟尊重年审注册会计师的意见,对相关事项作出调整。目前,公司与年审注册会计师正在就年度报告具体数据进行确认与调整,具体亏损数额暂时无法确定,公司与年审注册会计师将尽快确定最终数据。2017年年度报告披露时间将从原定的2018年3月24日延期至2018年4月25日。

值得注意的是,海南椰岛还在公告中表示,2017年公司通过转让参股公司股权、土地收储收益、理财产品收益及政府补助等事项获得非经常性损益约3240万元。若扣除上述非经常性损益事项后,公司预计亏损约1140万元。

而在2016年,海南椰岛已亏损3525.01万元,根据交易所的相关规定,上市公司最近两年连续亏损,其股票交易将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特别处理。

尴尬的是,在此前发布的业绩预增公告中,海南椰岛曾表示,扭亏为盈是通过销售模式的变革,产品结构的优化,同时加强渠道建设与市场投入,实现酒业的销售增长,增加了公司的盈利点,提升了经营业绩。

而从2017年上半年的业绩情况来看,海南椰岛旗下的椰岛酒业、深圳椰岛等相对亏损额较大,椰岛食品盈利情况反而较好。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国内保健酒行业已遭遇成长天花板,保健酒市场在过去主要以礼品消费为主,但现在礼品市场已分化,保健酒品类遭遇瓶颈。

资金链承压

2017年6月24日,海南椰岛发布公告称,包含海南椰岛第一大股东北京东方君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海南椰岛实控人冯彪在内的11位董监高及核心人员拟在未来12个月内增持公司股份。不过,在发布增持计划8个月后,上述主体却迟迟不增持,在2018年2月23日遭到上交所问询。

海南椰岛回复上交所称,鉴于资管新规的出台,前期探讨的增持方式需要重新研讨,加之本次增持主体拟增持股份数量占公司股份总数比例较高,筹集增持资金尚需一定时间。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表示,海南椰岛资金链紧张的可能性很大,或对公司未来发展前景及股票价值缺乏信心。

3月13日,海南椰岛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东方君盛发来的《关于增持海南椰岛股份进展情况的告知函》,其中称,东方君盛尚未实施增持计划的主要原因为避开海南椰岛定期报告及业绩预告等信息披露敏感窗口期。

事实上,自2014年以来,海南椰岛业绩便连续下滑。2014年,海南椰岛净利润为4189万元,扣非后净利润为-1161万元;2015年净利润为1312万元,扣非后净利润为-1392万元;2016年净利润为-3525万元,扣非后净利润为-4011万元。2011-2015年间,其营收也连续5年下滑。

自2002年起,海南椰岛先后涉足贸易、食用油、新能源和地产等业务。业务板块调整后,除主营业务保健酒外,仍保留了贸易和地产板块。2017年10月,海南椰岛董事会同意公司进行地产项目开发,向多家银行借款共计3亿元。业内人士认为,此举或加重海南椰岛的财务负担。

为扭转颓势,海南椰岛在2017年12月宣布投入巨额资金进行广告宣传。据媒体报道,海南椰岛出现在2018年央视“国家品牌计划”的名单上,而根据《2018年CCTV国家品牌计划项目方案》,白酒行业“行业领跑者”品牌签约费为2.8亿元,其他行业为2.5亿元。以海南椰岛2016年营收8.5亿元计算,此次投放将超过其全年营收的30%。

其实,早在2016年,海南椰岛就开始投入巨资进行广告宣传。年报显示,海南椰岛2016年销售费用为1.33亿元,同比增长53.2%。海南椰岛也承认,报告期内因品牌推广费用增加,市场投入效应相对滞后,对公司利润有所影响。

“此前海口国资委是海南椰岛股东,其退出后是民营企业在主导海南椰岛经营,海南椰岛的整个盘子才8亿左右,投入那么多钱在央视打广告,资金压力可想而知。”食品产业评论员朱丹蓬表示。

沈萌认为,海南椰岛不可能不清楚2017业绩转亏的后果,所以现在的结果,要么是管理层盲目托大、过度自信,要么就是管理层能力不足、无法掌控公司发展。

见习记者 黄林夕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