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股票

乐视网股东大会闹剧:门外债主喊还钱 屋内股东求合影

  原标题:乐视网[股评]股东大会闹剧:门外债主喊还钱,屋内股东求合影

叶露 缪凌云

来自微信公众号: 野马财经

临时股东大会都从乐视大厦换到了酒店,怕被堵?然而还是被堵了。

时钟敲过2点,但股东大会未能如期举行,门外供应高举“还钱”标语。

这个时候才那么介意上市公司与非上市公司体系的差别,是不是晚了点?

7月17日下午,乐视网(300104.SZ)召开临时董事会,然而,会议却由于乐视债主闹场,未能如约举行,乐视网第二大股东、融创中国董事局主席孙宏斌淡然地坐在位置上亲切地与奉他为救命良药的股东朋友们合照。

下午2点36分,股东大会才正式召开,备受瞩目的审议环节15分钟匆匆结束,未设交流环节

审议事项包括修改注册资本和股份,改组董事会,席位增至8人,但并未产生新舵主。

贾跃亭,还钱!

股东大会延迟半个多小时,15分钟了事,股民不乐意了,内心OS:我都亏了辣么多钱了,不让我交流交流怒火?

不乐意的不止股民,还有要账的乐视手机供应商们,会议开始前的2个多小时,会场外便拥堵不堪,充斥着来讨债的供应商,他们要求面见贾跃亭。据媒体报道,在股东大会召开前2小时,多位乐视供应商便“占领”了乐视股东大会签到台,手举“乐视欠债乐视还!”的指示牌。

看来,乐视变更董事会召开地点也实属无奈,根据直播视频,现场的供应商情绪激动,警察调解称“大家不要违法,这是酒店”也无济于事,一位供应商直呼“我们是受害者,在乐视大厦静坐了近一个月,没能解决”。气愤之余,甚至推翻了签到桌。

乐视控股赵磊出面回应称“欠钱的是非上市公司体系,现在是乐视网的股东会,是两个体系。希望大家离开。对于乐视移动欠的钱,贾跃亭都认,现在正在想办法解决,只是还没找到合适的方案。贾跃亭连房子都抵押了,绝对不会忽视。贾总目前还在海外,为乐视融资,后续会给大家答复。”

然而,讨债的供应商并不买账。在场供应商反驳称“不管是什么,反正只认乐视。不要问我是乐视哪个体系欠钱,就是乐视欠钱,贾跃亭欠我们钱,结果他跑了。”

资金链出现问题了,这个时候告诉债权人,“我们不是一回事,别找我”,连续3年业绩跟打了鸡血似的,关联交易错综复杂,应收账款攀升的时候,怎么不提风险了?

而反观贾跃亭的处理方式,撇下国内的烂摊子,跑到美国造车。7月6日上午面对乐视危局,刚刚说完让人泪飚的“乐视今日之巨大挑战,我会承担全部的责任,会对乐视的员工、用户、客户和投资者尽责到底”,下午就递交辞呈,辞去在乐视的所有职务。

有人来接盘方能解决问题。孙宏斌在15分钟的股东大会结束前总结陈词,对乐视未来持乐观态度,“现在第一步是稳定债权人,我们再借点钱,资金不是问题;第二步解决关联交易,处理好非上市公司问题。”

所以,孙宏斌要扛大旗了?还是一面千疮百孔的褪色旗帜……

没产生新董事长,失望了?

然而,下午的股东大会并未产生新的董事长,只是改组了董事会,提名3位非独立董事:孙宏斌、梁军、张昭。据7月7日的董事会决议公告文件,孙宏斌为美国籍,梁军和张昭均持有美国绿卡。

下午1点40,孙宏斌出现在股东大会现场。门口的保安堵住股东会大门,形成最后一道防线。与门外的喧闹不同,据现场媒体报道,场内十分平静,孙宏斌面带笑容落座,摆弄着手机,内场的股东们似乎早已把孙宏斌当成乐视的续命丹,忙跟着与他拍照,互加微信。

股东大会虽未任命孙宏斌为董事长,但晚间会召开董事会,到时会产生怎样的决断呢?要知道,在腾讯创始人之一曾李青在朋友圈斥责乐视网为庞氏骗局,甚至称曾参与过乐视投资的人“不是智商有问题就是职业操守有问题”时,孙宏斌当晚的朋友圈在力挺贾跃亭,“老贾手上还有好牌,不盖棺不定论”。

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告诉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从孙宏斌的表态来看,他对乐视和贾跃亭仍持乐观态度,所以在乐视发展状况急剧恶化的情况下,担任董事长的可能性变大,至少当前对于乐视来说也需要一个较强的管理者和贾跃亭分担经营压力。

半年前孙宏斌携150亿救场时,市场上曾猜测孙宏斌欲用150亿资金撬起乐视生态体系,而当时孙宏斌对乐视经营的关键词是““不想管”,“参与”、“学习”,“不会投入什么精力”,当然,表面的说辞似乎有些不靠谱。

入驻乐视网时,孙宏斌看起来大度,按照收盘价照单全收,实际上条件也苛刻,包括提名融创中国风险管控中心高级总经理刘淑青担任乐视网非独立董事,监管乐视网财务;6月又提名郑路担任独立董事。

如今,孙宏斌正式入局董事会,在现有的5名非独立董事中,融创中国方面位列2席。除了领导班子和架构变化之外,此时的乐视已不再是贾跃亭治下那个试图兼顾乐视七子的乐视。

贾跃亭正逐步丧失对乐视体系的控制权,其手上的乐视网股权被冻结,乐视影业股份质押给融创,按照目前乐视网的资金现状,还钱解押难度不小,更可能的是直接转让股权。

而乐视网现任CEO梁军在多个场合谈及“新乐视”,将上市公司与非上市公司进行切割。目前乐视的核心资产——乐视网、乐视致新、乐视影业均已收归孙宏斌掌控的“新乐视”旗下,下一步会是什么呢?

难道孙宏斌只想做一个救世主吗?在贾跃亭需要钱的时候出现,然后屈居幕后?

或许乐视网这个壳,以及乐视网的土地储备,才是孙宏斌最为看重的,尽管孙宏斌的负债率高到让机构下调评级,但人家账面上还趴着近千亿资金,虽然前两天买万达的文旅资产和部分酒店花了一部分,但是再度增持乐视,也不是没可能,毕竟在老孙眼里,“乐视的基本面是好的,对我们来说是长期投资,短期怎么样我们不关注,往下最多是30%,往上涨可以到300%。”

果然壕气!

只是,尴尬之处在于,从融创踏足乐视开始,乐视的各种问题拖累着融创的股价,而从融创花60余亿购入的乐视网股份,截至4月14日,已浮亏超8亿,如今要真正接盘,等着孙宏斌与融创的还有哪些烂摊子?

来自乐视的馈赠:“烂摊子”一大堆

资金断链、拖欠工资、员工辞职…随着危机的发酵,很多乐视非上市体系公司已经基本处于哪里跌倒就哪里躺着的状态,颇有点回天无力的感觉。

其实,作为上市公司的乐视网,即使能够成功切割出去,其自身也处于岌岌可危的状况。

而在股东大会上,小股东对于乐视的资金危机相当关注,但在提问乐视资金敞口时却被制止,随后小股东又发问“乐视网与乐视非上市体系的关联交易是否存在”,梁军回答,关联交易是乐视网目前优先解决的重大事项。

此前,野马财经此前文章《乐视网86亿应收账款迷局》就曾指出,虽然2016年,乐视网实现归属母公司净利润5.5亿元,但这是因为其通过对少数股东损益的调节,将绝大多数亏损计算到了子公司乐视致新头上。合并利润还是亏了2.2亿元。

此外,2016年乐视网应收账款高达86亿元,其中有38亿元为关联方应收。

也就是说,乐视网将38亿元的产品“卖”给了关联方,但却没有收钱,仅此一个变动,营业收入即可以增加数十亿,至于这些货是已经卖到了消费者手中,还是囤在了其它公司,都已无从知晓。

但已经可以肯定的是,在诸多关联方(即乐视非上市体系公司)深陷泥潭的情况下,这些钱能否收回,已经需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且就在7月14日,乐视网自己也发布了一则公告,对前五大关联方坏账计提做了补充说明。

由此可以看出,按照一年期3%,两年期坏账10%的比例,乐视网对前五大关联方客户应收计提了8844.39万元坏账准备。

对此,会计师李芸对野马财经分析,从财务角度来看,如此计提比例倒还算正常,但从实际角度出发,拿在乐视非上市体系公司手中的这38亿元,到底有多少能够收回来,投资者心中都应该是有数的。

李芸同时强调,如果接下来真的发生乐视相关公司破产潮,那这颗38亿元的雷将是乐视网绝对难以承受的,毕竟其净资产不过百亿左右。

与此同时,乐视网亦发布了2017年上半年业绩预告,归属母公司利润预亏6.36亿元。

警惕乐视网股价雪崩

从财务角度观察,乐视网本身就已经顶着不少炸雷,而从股价角度来看,同样面临着雪崩的风险。

随着相关事件的不断发酵,数个月来,已经有二十余家基金下调了乐视网的估值,其中,华安基金更是直接下调至了20.13元/股,相较于30.68元/股的停牌价,有着四个跌停板的差距。

而早在2016年12月7日,野马财经亦曾报道乐视惊魂一秒:贾跃亭64.81%质押股票一度跌破平仓线,根据东方财富[股评]网choice数据,乐视网停牌前一天,贾跃亭有64.81%的质押股票盘中一度跌破平仓预警线。

这意味着,乐视网复牌后,如果没有其它重大利好驰援,股价继续保持下跌态势,这部分股票仍然存在爆仓的风险。

且券商人士曾对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分析,对以不同价格进行质押的股票而言,倘若最上层(质押价最高)股票爆仓,在市场抛售压力与质押方资金紧缺的情况下,极有可能发生连锁反应,出现股价雪崩。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很多媒体报道,贾跃亭已经赎回了部分股权,但具体比例为多少,一直没有进行公告。

那么,作为乐视网的新主人,孙宏斌会不会再次出手,托底股价呢?

一个有趣注意的细节是,据第一财经网报道,今天股东大会之后,孙宏斌说过这样一句话:

“我没有精力放在乐视上!”

Really?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