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行业基本面向好,中国金融科技公司或迎市值修复

腾讯自选股

关注

原标题:行业基本面向好,中国金融科技公司或迎市值修复 来源:大京网

而随着行业治理明朗、新冠疫情结束,中国金融科技公司估值或将在业绩修复预期下迎来大幅反弹,中美两国金融科技公司的估值差异不会保持长期悬殊的状态,可以预见,陆金所、360数科、乐信信也科技等头部机构的估值将在可持续的业绩推动下,回归至市场合理水平。

近日,银保监会发布了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业务细则,新规一方面从资金源头抑制中小银行互联网贷款的冲动,另一方面再次强调“同类业务、一视同仁”的监管原则。新规也意味着,过去三年对互联网贷款持续不断的监管政策基本到位,从牌照门槛到资金来源,从利率限制、数据隐私治理到催收规范,互联网贷款全链条的监管和法律法规框架基本成型。

互联网贷款治理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行业加速完成优胜劣汰,资金和客户流量向行业大中型平台聚集。保守估计,行业玩家从早期的上万家减少95%以上,目前互联网贷款机构主要包括四大类:银行、互联网巨头、产业巨头,创业金融科技公司、持牌消费金融(捷信、马上消金、招联等)。

另一个冲击体现在金融科技上市公司的股价上。从2017年起,数十家金融科技公司奔赴海外上市。经过长达三年的行业治理,迄今顺利转型并保持业务健康发展的仅剩下几家,如陆金所、360数科、乐信集团、信也科技。当然,这些公司的估值和股价也难免缩水。陆金所去年底上市估值低于最后一轮融资估值,360数科、乐信和信也科技的股价也在去年初迎来至暗时刻,距高峰期缩水6-9成。

幸运的是,黯淡时刻已过去。随着行业治理收尾、新冠疫情结束,中国金融科技公司的股价在业绩修复预期下迎来大幅反弹。

去年3月迄今,360数科股价从最低6美元上涨至32.25美元,涨幅506%,且股价创下了上市后新高,这也是第一家股价创新高的中国金融科技上市公司,代表了整个行业迈向良性复苏的新阶段;其他金融科技公司如乐信,股价从6.04美元反弹至15.42美元,涨幅255%;信也科技股价从1.13美元反弹至8.16美元,涨幅722%。

从数据看,推动这一轮反弹的核心动力是金融科技公司的业绩触底转折。从下方图表中可以看到,2020年3月-4月份新冠疫情最严重的时候,360数科、信也科技、乐信的业绩在经过2019年四季度的低谷后,展示出良好的弹性。尤其是360数科,由于没有P2P清退的历史包袱,2020年三季度净利润已超过2019年同期,同比增长70.4%(Non-Gapp)。2020年四季度的业绩尚未披露,不过按照前三个季度的趋势,2020年业绩大概率会创新高。

乐信和信也科技2020年的业绩可能低于2019年,但在完成P2P清退的艰巨工作后,2021年的业绩有望快速恢复。

中美金融科技公司估值差15倍

然而,一个奇怪的现象是,上述几家中国金融科技公司在股价大幅反弹之后,其估值仍然远低于美国同类企业。目前,陆金所是海外上市的中国金融科技公司里估值最高的,约385亿美元(约合2500亿元人民币);其次是360数科,38亿美元(约合245亿元人民币);乐信21亿美元,约合136亿元人民币);信也科技18亿美元(约合116亿元人民币)。

再来看看美国几家金融科技公司。

Affirm于2021年1月份上市,是一家Buynow,Pay later(BNPL,先买后付)互联网贷款机构,发行价49美元,目前市值264亿美元。Affirm 2020财年(2019年6月-2020年6月)营收5.09亿美元,亏损1.13亿美元,其活跃用户数约450万。

Afterpay是“先买后付”行业的先驱,是一家澳洲上市公司,不过其信用贷款业务现在已经扩展到新西兰、美国、加拿大和英国等多个国家,其用户数超过1000万。2020财年(2019年6月-2020年6月),Afterpay的营收为5.19亿美元,亏损0.18亿美元,预计2021财年将实现盈利。目前,Afterpay的市值约306亿美元。

Upstart是一家AI互联网贷款公司,2020年12月在纳斯达克上市,发行价20美元,目前74美元,市值50亿美元。2020年前三个季度,Upstart营收1.47亿美元,亏损496万美元,其整体规模比较小。

SoFi则是一家包含了互联网贷款、理财、券商、保险等业务的综合平台,它预计在2021年通过借壳完成上市,目前其市值约170亿美元。2020年,SoFi预计实现营收6.21亿元,净利润1.38亿美元,其活跃用户约171万。

老牌P2P公司Lending Club市值最低,只有10.6亿美元,2020年前三个季度,其营收为2.39亿美元,亏损1.16亿美元。

毫无疑问,和美国金融科技公司比,中国金融科技公司明显低估了。从下图数据可以看出,360数科、乐信、信也科技等公司营收是Affirm、Afterpay的2-3倍,用户数也超过后者;净利润方面,前三家公司年利润约2-3亿美元;后两者仍然处于亏损中。但是,Affirm和Afterpay的估值是3家中国公司的6-15倍。

如果从市销率(PS)、市盈率(PE)以及市净率(PB)三个指标去比较中美两国的金融科技公司,会发现中国金融科技公司的价值低估更为明显。

市销率(PS)方面,中国4家金融科技公司里,陆金所最高,4.8倍;360数科2.1倍,乐信和信也科技分别为1.2倍和1.4倍;美股公司中,老牌支付机构PayPal市销率为14.5倍,Capital One和抵押借贷机构Rocket为3倍;其余几家创新公司,Affirm、Afterpay、Upstart以及SoFi最低24倍,最高80倍,平均40倍以上。

再看市盈率(PE),中国金融科技公司里,陆金所的PE为20倍,360数科9.7倍,乐信24倍,信也科技5.4倍;平均15倍;美股公司里,PayPal、Capital One和Rocket市盈率最低20倍,最高74倍;Upstart和SoFi的市盈率分别高达480倍和124倍。

最后看市净率(PB),中国金融科技公司PB在1.3-3之间,美国公司里,除了Capital One和Lending Club外,其余的PB分布在6-43倍之间。

回归市场合理估值

是什么造成了中美两国金融科技公司巨大的估值差异呢?可能有两个因素:

首先,由于文化和语言差异导致的估值“歧视”。除了蚂蚁金服、腾讯这些巨头外,中概股在海外资本市场的估值普遍是要打折扣的,欧美国家机构和个人投资者更容易接纳和信任相同文化背景下的创业公司。这里的“歧视”并非指欧美投资机构故意低估中国金融科技,而是指从信息获取方面,他们更容易接触和了解欧美国家金融科技公司,文化价值观上更亲近,更倾向于给出较合理的估值。

例如,Afterpay虽然始于澳大利亚,但它在美国的用户数量已经远远超过了本国。支付巨头PayPal更是如此,它的客户遍及全世界,营收分布也很均衡,是一家真正意义上的全球化公司。在这一点上,中国的金融科技公司还有很大差距,即便是支付宝和腾讯,在中国之外的落地和渗透能力仍然是很弱的。这是中国金融科技吃亏的地方。

当然,这也是中国金融科技公司有希望取得进展的地方。过去几年,头部金融科技公司都已经在香港、东南亚、俄罗斯和非洲等地区开拓业务。目前,这些业务主要是通过与当地机构合作展开,也并未归入上市公司旗下。未来,我们期待看到更为多元化、更加国际化的中国金融科技公司,这将有助于提升其在海外资本市场的知名度和价值。

其次,过去几年,中国金融科技监管政策的频繁变动和不确定性,客观上削弱了中国金融科技公司的投资价值,外部机构对长期投资抱有疑虑。

金融行业最容易受到监管政策的冲击,金融科技由于其跨界和互联网化的程度,在监管当局面前尤为脆弱。目前看,国内互联网贷款的政策已经基本落地,行业后续受政策冲击的几率大为降低,对相关上市公司来说,后续几年有望迎来持续的业绩提升。

同样可以预期的是,中国两国金融科技公司的估值差异不会长期悬殊下去,陆金所、360数科、乐信、信也科技等头部机构的估值将在可持续的业绩推动下,回归至市场合理水平。【本文转载自“开甲财经”微信公众号】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