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京东拼购升级“京喜” 真的要对标拼多多?

丁道师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原标题:京东拼购升级“京喜” 真的要对标拼多多? 来源:丁道师

一个多月前,在京东2019年2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京东零售集团轮值CEO徐雷回答分析师提问时表示, 京东将在国庆节前后,升级与腾讯合作的微信一级入口的资源,将微信一级入口重新打造成专门针对微信生态,尤其是女性和低线市场的新模式。

彼时,虽然京东没有明确新业务的名称和运营模式,但“微信生态”、“低线市场”这样的关键词,还是让业界浮想联翩,很多人猜想到京东将要升级拼购,和拼多多全面开战。

果不其然,日前京东拼购更名为“京喜”。截止目前,京东拼购APP、小程序、京东拼购在京东微信购物入口等的名称已变更为“京喜”。

从产品形态来看,“京喜”和拼多多有诸多雷同之处,不管从页面配色还是板块呈现,以及拼购(团)的核心电商社交模式,均沿用了已经被拼多多验证成功的电商模型。在主流观点看来,京东“京喜”的推出,就是为了对标拼多多,毕竟拼多多这两年的发展势头有目共睹,用户量、市值和订单量等核心数据和京东站到了同一级别,抢走了京东太多的风头。

不过在笔者看来,京喜的推出,并非为了对标拼多多,而是借助京喜这项新服务,接触到更多的低线区域用户群体。

换句话说,即便没有拼多多,京东的京喜也会推出,只不过时间节拍上不可能如此之快。

按照这个逻辑,我们不难推测,京喜是一项“进可攻,退可守,以退为进”的业务模型。“进”的一方面在于,如果能够做成,将会打造出来一个和京东商城体量类似的社交电商平台;“退”的一方面在于,如果没有做成,也会通过京喜的低价特性,吸引到海量的低线用户群体,然后把这些群体中愿意为品质产品付费的部分用户,转化为京东商城的用户。

不管从哪个层面来看,对于京东来说,京喜一开始就站在可进可退的不败角度。

那么京喜有挑战吗?当然有,京喜最大的挑战或者对手不在于拼多多、苏宁拼购、淘宝聚划算等外部因素和外部对手,而在于自身因素和自我挑战。

京喜脱胎于京东拼购,享受京东品牌和渠道红利的同时,也不可避免的背上了京东的历史包袱。众所周知,京东以高品质产品和服务著称,而专注低线区域的京喜与之相左,当然我这里并没有说京喜的产品不好,但究其模式本身,我们推导产品和服务质量,是无法和京东商城相提并论的。

虽然京东商城和京喜品牌独立,但京东所积累的技术、人才渠道以及对互联的理解依然会赋能给京喜,且二者运营体系和供应体系必然有重合的部分,这就需要京东权衡利弊,找到各种内部发展因素冲突之间的最大公约数,而探寻公约数的办法和智慧,就是京东最大的挑战。

从9月20日开始,我又离开北京,在低线市场走访做选题。就我观察来看,京东、拼多多、美团等巨头2季度财报之所以都显示低线市场的营收占比增加,这是因为低线城市的基础设施愈发的完善。

这里说的基础设施,包括三条路,分别是:道路、网路、脑路。

道路:交通物流逐步完善,非山区村镇快递能送货上门。甚至在贫困县镇,平川地区的村子快递均可送达到集散地(村长家,小卖部、电商服务站等)甚至送货上门,不过目前在山区还无法送达村子里,但可以送达乡镇一集的集散地。我去过的每个县下面的乡镇都建立了电子商务服务站点,品牌包括供销e家、乐村淘等等。

网路:4G终端和4G网络的普及。这几年,我走访了静乐、赤城、代县、岚县、临县等几十个贫困地区,哪怕在山区,都能畅通的连接4G,当地农民花费几百元就可以买一部4G手机。三大运营商,为了响应国家扶贫政策,推出了廉价的资费套餐。

脑路:随着移动互联网和社交网络的发展,低线市场的互联网意识和新经济消费意识全面觉醒。在低线市场,除微信以外,最主要的的三大互联网服务是电子商务、游戏、短视频。这些互联网服务在低线市场的风靡,打开了乡民的脑路,触网并且通过互联网消费的农民占比大幅提升。

写在最后:低线市场的电商市场爆发,从本质来看要感谢国家的政策好,如果没有国家政策对扶贫、教育、道路、通信、基建的投入,就没有拼多多崛起的可能,京东京喜和苏宁拼购等也就没必要布局了。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