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2019年IPO狂热背后:这五支美股或遭遇滑铁卢

原标题:2019年IPO狂热背后:这五支美股或遭遇滑铁卢 来源:腾讯证券

1、 2019年迄今为止的IPO数量不及去年同期,但企业总融资却较此前增长23%,达到425亿美元。

2、不过,这并不意味着投资者就可以高枕无忧的择股下注,因为其中的风险敞口依旧存在,这五只美股的后市表现尤其值得我们警惕。

腾讯证券9月13日讯,据国外媒体报道,2019年的前8个月,总计有107家企业IPO上市,数量较去年同期下跌约20%。然而,这些企业的总融资总额达到了425亿美元,较2018年前8个月增长23%。例如,美国牙齿矫正独角兽公司SmileDirectClub就于9月3日提交了初步招股说明书(将于9月12日登陆纳斯达克,股票代码为“SDC”),该公司预计通过IPO筹资至多13亿美元,以每股19-22美元的价格发行5850万股股票,推动公司估值达到32亿美元。

不过,尽管如今的IPO看起来是一个卖方市场,但其中的风险依旧存在。

截至9月3日,今年IPO企业的平均回报率为33%,几乎是标准普尔500指数的两倍,但美国媒体认为市场依旧将迎来几宗IPO惨剧:

1.We Company

虽然尚未正式IPO,但We Company(办公合作巨头WeWork控股公司)几乎已经锁定了2019年最糟糕的IPO名额。

We Company目前在29个国家的111个城市拥有528个办公空间,自2010年初在纽约开设第一家办公空间以来,该公司的增长速度令人难以置信。

但坏消息是,WeWork可能永远无法实现盈利。

英国《金融时报》撰稿人雷特•华莱士(Rett Wallace) 9月3日写道:“在未来能否盈利能力的关键问题上,我们无法判断WeWork的成本是否将继续是其收入的两倍。或者按单位趋势来看,是否有理由进行额外投资。单纯依赖招股说明书内容的投资者可能难以判断为什么应该对We Company的前景感到担忧,但We Company此次IPO过程中面临的冷嘲热讽表明,该公司上市首日几乎不可能实现正回报。”

除了持续亏损、估值缩水和严重依赖创始人和CEO亚当•诺伊曼(Adam Neumann)外,We Company采用的三级股权结构也注定机构投资者几乎不可能对公司施加任何压力。

最新的消息是,作为We Company的最大外部股东,软银正在敦促这家处于亏损的房地产集团搁置其备受期待的IPO,原因是投资者对其上市活动反应冷淡。迄今,软银及其愿景基金已向该办公空间提供商提供了超过100亿美元资金。但随着银行家们调低了We Company的上市估值,软银对其上市的热情也已大幅减弱。

虽然We Company还没有正式上市,但已经被广泛认作是2019年最糟糕的IPO之一。

2.Peloton

专注自行车和跑步机制造的家庭健身初创企业Peloton已于6月向SEC递交招股书,这家总部位于纽约的公司计划在纳斯达克筹集5亿美元资金,以“PTON”股票代码进行交易。

Peloton创立于2012年,他们将顶级健身教练指导的健身课程通过直播方式带给全球客户,并将运动表现指标和社交互动结合在一起,使健身体验不仅有效,还让人乐在其中。除了是一家科技公司外,Peloton还认为自己是一家媒体公司、互动软件公司、产品设计公司、社交公司、全渠道零售公司、服装公司和物流企业。

用Peloton首席执行官约翰-弗利(John Foley)的话来总结:“Peloton所销售的东西是‘幸福’。”

2019财年,该公司通过销售健身产品获得了7.19亿美元营收,通过用户每月订阅获得了1.81亿美元营收,另外还有1470万美元的其他收入。Peloton健身产品毛利率为42.9%,月订阅服务毛利率为42.7%。然而,就像家居装饰和装饰零售商Wayfair一样,Peloton必须持续在营销上投入大量资金才能吸引和留住客户。由于这些高额成本的存在,Peloton在2019年税前亏损达到1.956亿美元,几乎是2017年亏损的三倍。

因此外界相信,Peloton未来的IPO对于意向投资者来说有可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3.格林兰控股公司(Greenlane Holdings)

格林兰控股公司创立于2005年,总部位于美国佛罗里达州Boca Raton,是一家美国领先的电子烟产品和配件分销商,并在加拿大拥有越来越多的业务。今年4月,格林兰控股以每股17美元的价格发行600万股股票,高于其此前定价。因此,该公司股票在首日交易中上涨了24%。

然而,该公司股价自那以后已跌至不足6美元,引发了美国各地律师的集体诉讼,他们认为该公司在IPO招股说明书中做出了几项不实陈述:在其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报告中,格林兰控股报告了1.029亿美元的营收和2100万美元的净亏损。经调整后,该公司今年上半年亏损260万美元,较上年同期的310万美元盈利大幅下降。

8月,格林兰控股宣布已与大麻种植公司Canopy Growth签署协议,成为这家大麻公司Storz & Bickel蒸发器的独家经销商。但这一消息对格林莱恩来说其实毫无帮助。因为事实是,格林莱恩的库存增长速度是其销售速度的三倍,成为后者独家经销商并不会帮助其实现降低库存的目标。

4.优步

今年5月,优步以每股45美元的价格上市,融资81亿美元,成为近年来最受期待的科技股IPO之一。如今,优步股价约在每股33美元徘徊,较IPO发行价低30%。

那么现在是时候买入优步了吗,一点也不!

就在该公司IPO前夕,媒体就建议投资者至少等上6个月再购买其股票。现在近4个月过去了,没有任何迹象表明现在是买进优步的时候了。作为一家上市公司,优步在第一季度录得52.4亿美元的GAAP亏损,其中约39亿美元是基于股票的补偿。在非公认会计准则的基础上,这家叫车应用在2019年第二季度调整后的EBIDTA为6.56亿美元,同比增长125%。这一表现虽然没有52.4亿美元亏损那么糟糕,但对于一个季度来说仍然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更为尴尬的是,每当优步和其他叫车应用采取措施降低成本时,增长也同样会放缓,这就说明了其商业模式的不可持续性 。

5.Levi Strauss公司

今年3月,在Levi Strauss IPO之前,InvestorPlace曾为读者列出了“应该避开Levi Strauss股票的七个理由”,他们的最大担忧之一是其账面上的债务规模。

InvestorPlace指出,假设Levi Strauss的IPO估值为57.8亿美元,那么该公司11亿美元的长期债务将占其市值的19%。考虑到它的资产负债表上有7亿多美元,这不是一个庞大的数字。但我们想知道的是,为什么Levi Strauss在过去四年里都没有还清债务。对Levi Strauss的另一个重大担忧是,该公司在亚洲地区缺乏显著增长。

2019年上半年,Levi Strauss的在亚洲地区营收为4.744亿美元,同比增长7.1%,仅占其全球收入的17%。我们知道这是一个标志性的美国品牌,但有很多美国品牌在亚洲都发展得更快,显然Levi Strauss在这一方面做得不够出色。(德鲁)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