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前陕西首富陷债务危机 世纪金花易主国资

大摩财经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原标题:前陕西首富陷债务危机 世纪金花易主国资 来源:大摩财经

关注资本市场人与事

一个富豪的没落

撰文 | 舒克

出品 |大摩财经(ID:damoland)

西安老牌商场世纪金花的易主来得很突然。

12月2日晚间,世纪金花(0162.HK)当天停牌后宣布主要股东变更,世纪金花董事会主席吴一坚的金花投资向国资背景的曲江金控出让持有的全部3.36亿股,总代价7136万港元,即每股0.2123港元,较停牌前折让约16.75%。

转让之前,金花投资全资子公司MCL是世纪金花第一大股东,持股29.24%。吴一坚是金花投资控股股东(持股92%)。

交易完成后,世纪金花的第一大股东变更为曲江投资。曲江投资的实控方为西安曲江新区管理委员会。

世纪金花是陕西本土连锁商业品牌,于1998年在西安成立,旗下产业包括精品百货、高端家居和品质生活超市等,世纪金花商场是其最知名的资产。

世纪金花近年来业绩表现欠佳,从2014年开始利润下滑,2016-2018财年营收分别为11.4亿、11.6亿和10.5亿,期间净利分别为-3.5亿、0.27亿、-2.6亿。不久前的11月22日,世纪金花发布业绩预告称,今年4-9月亏损幅度较上年进一步扩大。

世纪金花的业绩下滑一方面是由于传统零售业受电商冲击的影响,另一方面世纪金花在老家西安正在受到外来者的挑战。

2018年,国内最赚钱的商场SKP将第二家店开在了西安,正位于世纪金花南大街店的隔壁。这个高端百货激战的西安南大街商圈中,世纪金花还面临王府井百货、中大国际等多个知名高端商场品牌的竞争。

财报显示,世纪金花还面临着极大的债务压力。截至2019年9月末,世纪金花有息负债11.1亿,手头的现金不足5亿,实控人吴一坚对世纪金花的多数境内贷款承担着连带还款责任。

资本市场对世纪金花的接手方国资曲江系并不陌生。

公告显示,曲江投资由曲江管委会(80.05%)和曲江金控(19.95%)共同控制。曲江金控持股99.9%的大股东正是曲江管委会。

曲江系旗下的商业版图包括大唐不夜场、民生商场及多个餐饮品牌。但从产业链的布局来看,曲江系缺乏在高端商业体系的竞争力,入主世纪金花无疑补齐了这一短板。

事实上,入主世纪金花已经是曲江投资今年第二次在资本市场出现。今年5月,曲江金控通过旗下公司曲江永徽大健康以逾11亿入主A股上市公司华仁药业(30011.SZ),成为后者持股20%的第一大股东。本次拿下世纪金花,也意味着曲江管委同时手握A股、港股两大上市平台,对于曲江系打开境内外资本市场,将有极大的助力。

实控人变为财大气粗的国资,让世纪金花在二级市场引发爆炒。今天,世纪金花盘中涨幅最高突破100%,收报0.3港元。

前陕西首富的债务危机

吴一坚出清世纪金花背后,是其难解的资金困局。

现年59岁的吴一坚曾经是资本市场的风云人物,其早年曾先后南下广东、海南闯荡,90年代初期,吴一坚回到西安创办金花房地产开发公司,此后,吴一坚的经营版图逐渐扩大,其控制的金花投资集团涉足投资、制药、房地产、酒店及高尔夫等多个领域,拥有金花股份(600080.SH)、世纪金花两家上市公司。吴一坚本人曾在2013年、2014年连续问鼎陕西首富。

吴一坚的转折点是2015年因政商关系被带走调查后。此外,由于牵涉陕西当地官员贪腐案,吴一坚在2018年被起诉。此事连带着金花系上市公司股价的一路下滑,目前,金花股份市值22亿左右,世纪金花市值仅3.8亿港元。

这两年,吴一坚的商业帝国陷入流动性危机。11月23日,金花股份公告称,控股股东金花投资的持股因诉讼保全被司法冻结。公告显示,金花投资最近一年存在逾期债务合计4.15亿。

金花投资是金花股份持股30.78%的大股东,与持股8.04%的二股东世纪金花股份为一致行动人。吴一坚通过二者控制金花股份38.82%股权,但截至目前,上述股权已经全部被质押。

为了缓解资金困境,金花系开始变卖资产。今年8月,世纪金花公告称,旗下全资子公司西安鸿辉物业将名下位于曲江新区的一户572平米的商住物业出售。

吴一坚似乎已经透支了在资本市场的信誉,金花系正面临借不到钱的窘境。财报显示,截至今年九月底,金花股份并未获得任何融资,世纪金花也在今年3月取消了2亿可转债的发行。

世纪金花商场已经受到了资金链危机的波及。近日,世纪金花被曝其发放的预付商联卡无法正常使用,余额无法消费、也无法退款。公开报道显示,由于世纪金花长时间拖欠联营品牌的销售货款,从今年初开始就有品牌专柜不接收商联卡。原本全场通用的商联卡,目前仅可在几家商铺使用。相应地,原本世纪金花统一收银的情况,变为各供应商自主收银,部分品牌还选择了撤柜。

公开资料显示,从2019年8月起,吴一坚已经六次被列入执行人名单,收到六张限消令。这就是说,前陕西首富连自己名下的酒店和高尔夫球场都不能去消费了。

有意思的是,今年截至三季末,金花股份负债2.3亿,有息负债仅有5000万短期借款,但手头持有4.4亿现金。账上表面上还是有钱的。

但金花股份的会计师事务所是频频踩雷的瑞华事务所。此前爆雷的康得新辅仁药业背后都是瑞华,今年已有多家排队IPO的企业与瑞华解约。在此背景下,今年11月金花股份也与瑞华解约。

•END•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