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收购Amer Sports未满1年 安踏为何低价出售给自己人

港股k线

港股k线

原标题:【解读】收购Amer Sports未满一年,安踏为何低价出售股权给“自己人”? 

记者 |陈菲遐

11月12日,安踏体育(02020.HK)发布公告称,以11.98亿港元(约人民币10.74亿元)出售Amer Sports间接权益的5.2517%。此次交易后,安踏体育持有Amer Sports57.7%的表决权,并且享受52.7%经济利益。这个出售决定,距离收购,仅仅过了一年的时间。

二级市场方面对于这则消息是用脚投票。公告后一日,安踏体育股价下挫2.71%,11月14日继续下跌。午盘,安踏体育报74.45港元/股,下跌1.13%。

但是如果光看二级市场的表现就判定安踏是由于缺钱或者不看好Amer Sports而出售股权,就有些断章取义了。

首先来看接盘方的身份。公告显示,此次买方主要由四家组成,分别为超鸿(2.67%)、晋富(0.83%)、红杉SPV(1.13%)及ZWC资本(0.38%)。其中,超鸿的背后,是安踏体育四位执行董事丁世忠、赖世贤、吴永华、郑捷。四人将用自有资金出资合计7120万欧元,收购Amer Sports2.67%B股。晋富的背后,则是公司高管团队成员。其将合计出资2200万欧元,购买Amer Sports0.83%的股份。

红杉SPV以及ZWC资本则是此次新引入的战略合作。红杉资本在业务知名度颇高。在中国消费品领域有着丰富的投资经验和业内资源。而ZWC资本则专注于消费及TMT行业。

不难发现,上述买方除了是公司实控人以及高管这类“自己人”,就是著名的基金公司,且都愿意接受没有表决权的B股,这都从侧面说明,对于Amer Sports未来前景的看好。因此,这则出售公告,本质上来看,对于安踏的股价并不造成利空影响。

另一个可以解释二级市场下跌的原因,是由于安踏前期的市场表现过于抢眼。

自从今年5月安踏接连被浑水发布做空报告后,安踏的股价一路上升。从5月30日安踏被做空后大跌计算,安踏股价已经从低点43.09港元/股,一路攀升至79.9港元/股,涨幅超过了74%。而于此同时,361度(1361.HK)等同类运动品牌,涨幅仅为10%左右。前期涨幅过高也是导致股价回落的原因之一。

但是需要留意的是,虽然这次交易并不代表看空Amer Sports,但是也不是没有问题。此次间接出售的5.2517%份额,按安踏当时收购价格支付的26.68亿欧元计算,对应的估值达到了2.4亿欧元。如果按照此次1.33亿欧元的出售价来看,这次5.2517%股权出售价格降幅达到44.6%。

这一高买低卖背后的交易值得注意。当时,安踏收购Amer Sports是一次溢价收购。安踏收购时的每股报价为40欧元,而当时市场对于该企业的股价评估只有30欧元。加上Amer Sports公司当时的经营状态并不乐观,公司背负着巨额的债务。因此,当时溢价购买,一方面体现出安踏对于Amer Sports的志在必得,也同时也体现出“财大气粗”。但是在仅仅交易一年之后,就将当时溢价收购的股权,折价出售给“自己人”,价格甚至低于购买时的市场价。这背后是否存在侵害上市公司股东利益,还需要安踏进一步说明。

不过需要留意的是,在安踏收购完成Amer Sports之后,安踏至今也没有将Amer业绩并表。主要原因还是由于目前Amer Sports的亏损。不难推测,此次引入战略伙伴之后,或可能开启Amer Sports的转型,为后续纳入安踏的上市公司体系中做准备。

财报数据显示,2019上半年,安踏营收148.1亿元,同比增40.3%。其中,FILA实现营收65.38亿,同比增长80%,毛利46.73亿,毛利率71.5%。

此前,包括浑水等做空机构,都将安踏对于FILA的重度依赖认为是安踏潜在的风险之一。假设此次引入战略伙伴后,可以成功使Amer Sport纳入上市公司,则可以摆脱在高端品牌上对FILA的依赖。安踏也曾表示:“在正面战场上,耐克的优势在中短期很难撼动,而我们收购Amber,则可以在细分市场上,迅速占领高点,形成差异化竞争的新对峙格局。”

责任编辑:陈悠然 SF104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