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迪士尼的中国故事,阅文的全球故事

原标题:迪士尼的中国故事,阅文的全球故事 来源:Candy

迪士尼继续加强与中国的合作。

三年前,迪士尼在中国大陆建成了第一个主题乐园,两年前,迪士尼决定由刘亦菲主演迪士尼经典动画电影《花木兰》真人版,本周,迪士尼与阅文集团联合宣布,双方在内容创作领域达成合作:

星球大战(以下简称「星战」)系列中文电子书首次亮相阅文集团旗下数字阅读平台,这也是迪士尼首次在国内开放星战小说的电子版权;

阅文集团大神作家「国王陛下「将执笔,和阅文集团世界观架构组、卢卡斯影业故事组共同打造全球首部由中国作家创作的星战小说。

「星球大战」这一IP在海外取得了巨大成功,但在国内还有很多潜力可以发掘,他们需要一条通路,来聚拢更多的粉丝和受众;阅文正在打通IP全产业链,并谋求全球化运作,这次合作,也有助于阅文丰富自己的运营手段,将其复用到更多的作品经营上。这是中国故事创造者与全球知名故事品牌深度交融的尝试,旨在让星战故事更具备中国色彩,也让中国故事借助星战不断传播。

阅文集团CEO吴文辉表示:「我们希望能够助力星战触及更多的中国读者,让星战在中国焕发更蓬勃的生命力。同时,通过创造性地尝试和探索,我们将共同为中国读者带来中国式表达的星战故事。」

顶级平台的合作

写作是最具个人特色的活动,迪士尼与阅文合作的实质,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合写一本书」,而是要用一套工业化的标准体系,生产充满创造力的个人作品,合作过程中还涉及到跨国跨文化的合作,其难度不言而喻。

不过好在,不论「星战」还是阅文,在这方面都不是新手。

1977年,《星球大战:新希望》上映,至今四十多年,在电影之外,全球创作者在不同的媒介上创作了不同形式的星球大战故事,包括电视剧、动画、漫画、游戏等,组成庞大的星战谱系,被称为「衍生宇宙」,其中的一些故事,甚至影响了正史。

正如阅文集团内容运营总经理杨晨所说:「星球大战从诞生以来就具有全球共创基因,甚至可以说是当代粉丝文化的起点。」它有着极强的开放性,可以容纳不同风格的创作者,自然也可以容纳中国式的星战故事。这次负责执笔的国王陛下,也是资深星战粉丝,擅长用二次元方式表达当代年轻人对于世界的理解,其代表作《从前有座灵剑山》、《崩坏星河》拥有大量忠实读者。

同时,星战也会以「内容开放,持续互动」的粉丝管理体系来维持粉丝的热爱。星战诞生这四十年来,全球著名的粉丝组织就有十多个,在每年5月4日的星球庆典上,这些知名粉丝团体既是庆典狂欢者,更是星战文化展示的重要组成部分。

星战的衍生宇宙不仅开放,也有着严格的规则,这样才能保证世界观的统一。如何保证中国故事和星战世界观的统一,这也正是项目中最需要磨合的部分。阅文集团CEO吴文辉也在采访时表示,「一个全球化IP到中国后,面对中国市场现有状况,应该如何去调整和改编。哪些是不能放弃的,哪些是可以给中国创作者更多想象空间的,这个尺度可能是会遇到最大的困难。」

卢卡斯影业品牌内容和策略副总裁James Waugh在发布会上表示,卢卡斯影业故事组会总体把控这一项目,其中原力、绝地武士等「星战最重要的元素」,会完整保留带给中国读者。

在具体内容上,中国创作者享有充分地创作自由。根据阅文集团世界观架构组负责人悟道以及国王陛下在采访时的说法,小说里要展现的不仅是几个人、几句话或者一些建筑物等具象化的中国元素,而是会将「人与人的关系等中国习以为常的概念引入到星球大战里面」。

显然,在这本合写的星战衍生小说背后,是两个全球最顶尖的文化生产公司和内容生产工业体系的合力。

这只是后续合作的开始,未来,中国作家的创作将成为星战正史,而双方也在规划围绕星战这一IP,继续开发更多的衍生产品,我们在《星战外传:侠盗一号》里已经看到甄子丹和姜文,而未来,中国元素将以更丰富的形式出现在整个世界面前。

星战的中国故事

不可否认的是,星球大战在中国年轻人当中的影响力却正在减弱,遇到了「中年危机」。

一直以来,电影是迪士尼在中国最重要的产品。

然而,随着中国本土电影崛起,观众口味发生很大变化,中国电影市场已经不再是好莱坞称王。为了赢得中国市场,好莱坞电影越来越多地加入中国元素,但正如悟道所说,「一般是建筑等相对具像化的元素」,难以真正跨越中美文化之间的鸿沟。

迪士尼需要了解中国年轻人的需求,而阅文恰好拥有这一渠道和平台。

有着20年网文经营历史的阅文,目前已经有超过2.17亿月活用户,780万位作家,以及1110万部原创文学作品,丰富的产品矩阵和海量用户,会成为迪士尼重要的宣发渠道。

而且,在阅文集团内容运营总经理杨晨看来,网文与受众关系更为接近。通过与读者即时互动,网络能够持续产出读者最需要的内容。通过阅文内容创作和消费的互动闭环,可以让迪士尼更快了解年轻人的文化消费趋势。起点中文网的「本章说」,已成为最受欢迎的功能。「段评」的社交互动功能更累计产生了7700万条段评数据。国王陛下说,在星战小说里,也会根据这些互动调整星战小说内容,因为「这是网络小说的特色」。

起点介绍称,起点粉丝参与创建的角色有9万多个,累计产生的角色互动达3000多万次。其中,仅《圣墟》单部作品粉丝数量已突破1000万。粉丝读者从最基础的故事内容、到作品世界观完善、到周边衍生,几乎涉及作品的全方位深度参与。

以《全职高手》为例,其衍生同人小说、漫画、动画、游戏、影视剧、周边、后援会、叶修迷等,已形成一个高密度的IP扩展世界。庞大而热情的粉丝让《全职高手》从一部网文变成一种文化,赋予了其无限叠加的IP效应和生命周期。

「基于网络的特性让网络文学IP的粉丝社群建设更加高效,无论是阅读产品本身还是各类社区,能够最快地找到粉丝、聚合粉丝、转化粉丝,这与需要二次建设线上社群的传统IP相比更有成本优势;另外,网络文学的共创色彩更加浓厚。网络文学在连载过程中粉丝就可以跟进参与,从故事文本到世界衍生都充满粉丝表达,在用户感召力和归属感方面具有优势。」杨晨说。

无疑,想要让星战抵达更多年轻群体的心理,在中国培养更庞大也更忠诚的粉丝群体,阅文是最好的合作对象。

阅文的全球野望

迪士尼将《星球大战》带来中国,与中国创作者分享这一IP,同时让这一IP更深入中国年轻人心里,而在这一过程中,阅文也在借助与迪士尼的合作,探索文化产品全球化的生产模式。

在吴文辉看来,与迪士尼合作,可以获得不少「实际的东西」。

「一方面,我们参与到这个IP的创作中,发挥我们讲中国故事的能力;另一方面后续衍生开发我们也希望能够有所参与,在磨合的过程中取道美国成熟的IP版权运营业务经营」,吴文辉接受采访时表示,「比如从IP运营角度看,对于内容生产、IP生产质量的把控、分工,后续如果要进行影视化开发,应该遵循什么规则?需要什么样的人才?都是比较实际的东西。」

阅文正积极构建IP全产业链。在阅文集团上半年总收入中,版权运营收入达到12.15亿元,同比增长280.3%,版权收入占到了总收入的四成,呈现出与在线业务齐头并进的势头。这也意味着阅文「以版权为中心」的变现模式正有效延长着版权的生命周期,并实现不同娱乐形式的高效变现。

通过与迪士尼的合作,阅文深度参与一个IP衍生产品的生产过程,可以进一步增强自己在IP开发中的薄弱环节,例如世界观建设、IP核心价值观保持与衍生故事创作等。

这也是阅文出海战略的延续。

今年上半年,阅文与新加坡电信、传音达成战略合作,此后,阅文在上月底宣布拟收购泰国网文公司OBU 20%股权,在此之前的2018年10月,阅文完成对韩国原创网络文学平台Munpia的战略投资。

「在任何一个国家,我们把这些原创的翻译作品放上去,吸引到一些用户,很快当地的原创作家、原创内容就会起来。所以我们除了内容输出外,还要做模式输出,把网文模式输出到海外各地。」吴文辉介绍,「针对不同语种市场,阅文会在当地建立原创文学平台,让当地作家也可以创作作品,进入到网文IP的商业模式中来」。

先前的「网文出海」,大多是粉丝自发的行为,如今,则是在阅文集团主导下,布局海外原创作家、内容平台、分发渠道,在海外再建一个阅文。

和星战的合作,则体现了阅文全球野望的另一个面向:阅文要面向全球讲好中国故事,推动IP全球影响力的实现和文化的跨地域传播。在发布会现场阅文也表示,中国文化也需要融入世界语境,借助「星球大战」这一IP的全球影响力进行文化出海。

这是每个内容平台都需要关注的合作,正如吴文辉所说:「我们更期待能探索出一条‘世界故事、中国表达’的新通路。」这条路无论最终通向哪里,都将是所有内容可以平台共同受益的新世界

加载中...